博海拾贝 文摘 互联网江湖再无大佬?

互联网江湖再无大佬?

广告

123

黄峥、张一鸣之后,刘强东也要退了?

9月6日早间,京东发布公告称,徐雷获任京东集团总裁,负责京东全部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而刘强东会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年轻人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中。

这是刘强东迄今为止最大力度的“放权”。不过,刘强东放权不“让位”,他仍然担任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徐雷继续向其汇报工作。

掐指算来,刘强东已是今年第三位从一线管理角色退下来的互联网大佬。3月17日,黄峥将董事长之位交给陈磊;5月20日,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梁汝波接棒。

黄峥想摸一摸十年后的石头,遂投身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张一鸣放下字节跳动的日常管理,聚焦愿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

加上2019年宣布退休的马云,互联网大厂的创始人们纷纷离开了一线。这不禁令人遐想,马化腾、丁磊、李彦宏、雷军、张朝阳、周鸿祎等互联网“前浪”,以及王兴、程维等“新贵”,何时开始自己人生的第二目标?

“互联网江湖”变了

虽然很多互联网大佬仍在一线,但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大家彼此之间越来越相忘于江湖。

2017秋,丁磊在乌镇连续第四年攒局,一局更比一局人多,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张朝阳、周鸿祎、雷军、余承东、张一鸣、王兴、程维等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掌舵者悉数聚首。

饭局背后涌动暗流,刘强东、王兴在丁磊局上只待了一刻钟,便抽身离去攒了一个“东兴局”,并邀马化腾居主位。相比之下,姚劲波次日的组局,有些受到媒体“冷落”。

此后两年,饭局日渐萧条。

比照今日,遑论饭局,互联网大佬们隐的隐、退的退,一个比一个低调。

2018年8月31日之后,刘强东的状态发生改变。

三年来,喜欢抛头露面的东哥,缺席了国内外一切重大活动,除了给京东的“兄弟们”写写内部信,刘强东从未对外发声,其个人社交媒体停在2018年12月的“道歉信”。

2019年4月起,刘强东开始暴风骤雨般退出京东旗下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刘强东迄今退出公司近300家。

一向不事张扬的马化腾这两年更加“佛系”,江湖上可谓“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一些重大场合都是以几十秒微信语音的方式到场。上一次露面还是在2021年两会期间,马化腾出席广东代表团讨论会。

作为互联网新贵,80后的黄峥与张一鸣正值当打之年,却先后选择“让贤”。正如这两位所言,“一把手”的位置成了束缚,退休是为了“跳脱”。

另一位80后新贵王兴,仍然主导着美团的一切,但饭否上的王兴关注点十分广泛,且是“话痨”。不过,最近四个月,王兴不再话痨,并且在饭否上停止了内容更新。

在8月30日晚间的美团财报电话会上,王兴通过拆解“美团”二字的寓意,表示“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中”。与美团的表态不同,此前,为了共同富裕,腾讯投入1000亿元;此后,阿里宣布也要投1000亿元。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的掌门人程维,暂时无暇对“共同富裕”表态,自7月初滴滴遭遇网络安全审查以来,程维就开启了“静音模式”,其个人微博设置为半年可见,而半年来他没有发过微博。

相比之外,雷军频频掀起声浪,随着小米宣布入局造车、手机销量跃居全球第二,雷军一次次举办盛大发布会,不断对外讲述小米的成长历程,输出小米的价值观。

如今的互联网大厂中,只有丁磊、李彦宏、周鸿祎、张朝阳既未退也没隐,仍时不时吸引一下眼球,但各位大佬少了互动,自顾自家生意罢了。

谁到台前

有人退后,有人上前。

刘强东尚未退居幕后时,外界普遍认为京东没有“二号位”,东哥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明州事件后,徐雷站到台前。这几年无论是618周年大促,还是京东二次上市,徐雷俨然京东的“代言人”。

如今上任京东总裁,徐雷坐稳京东“二号位”。东哥何时让出“一号位”?在2018年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刘强东谈及退休计划时表示,“我相信65岁之前应该不会(退休)”。现在刘强东才47岁,年富力强。

55岁时马云退休,张勇掌舵阿里。在外界看来,相比马云的天马行空,张勇显得温文尔雅,有点类似乔布斯与库克的差异感。

马云“打江山”难,张勇“守江山”也不易。2020年蚂蚁集团上市暂缓,尤其是2021年“807事件”,阿里的舆论危机此起彼伏,都需要张勇出面“稳定军心”。

2020年的乌镇互联网发展论坛,张勇在演讲中表态拥抱监管,称有关部门的政策和法规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和监管是“相互促进、相互依托”的关系。

张勇听闻“807事件”后,在阿里内网上使用了“震惊、气愤、羞愧”表达感受,他的一系列措施得到大量阿里人的点赞。

徐雷、张勇,不同于刘强东、马云,前者更像是职业经理人在打理公司,缺少曾经互联网大佬们指点江湖的气魄,这或是因为时代不同。草莽初创时,中国互联网大厂的创始人顺应时代成了大人物;如今大业既成,存量竞争时代企业保持高速增长已经很难,“守江山”的徐雷、张勇只能成为公司里的大人物。

相比阿里和京东,拼多多和字节跳动还很年轻,而同样年轻的黄峥、张一鸣在达到个人事业新高度时,主动急流勇退。

接棒者陈磊、梁汝波,亦不同于徐雷、张勇身上的职业经理人味儿,前者是和黄峥、张一鸣一起打天下的股肱之臣,是“臣”也是“友”。以前是陈磊、梁汝波在幕后主要做技术工作,发声定音者是黄峥、张一鸣。现在黄峥、张一鸣拂袖身退,陈磊、梁汝波的压力应该更大了。

2019年4月,王兴曾发问: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大佬哪个会先真的退休?何时、以何种方式?现在来看,除了已经退休的马云之外,马化腾、丁磊、李彦宏、张朝阳、周鸿祎等人尚未透露退休计划。

那第二代互联网大佬呢?王兴没有要退的意思。黄峥、张一鸣真退了吗?未必。或许某一天,黄峥、张一鸣会带着“彩蛋”重新回到台前。

互联网还需要大佬吗?

互联网江湖是否还需要大佬,从吃瓜群众的态度来看,或许可见一斑。

8月10日,雷军办了人生第二场年度演讲,题目很宏大,“我的梦想,我的选择”。当晚,雷军回顾了小米及其个人历史上的重大时点,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抑扬结合。

特别是雷军喊出“三年时间,拿下全球第一”时,比当年“十个季度内,国内市场重回第一”还要让米粉信心爆棚。

不过,备受关注的小米造车进度,雷军在演讲中只字未提,直到9月1日,雷军才宣布小米造车迎来关键性里程碑,100亿元注册汽车公司。

待到小米手机登顶“全球第一”,小米汽车量产之日,恐怕将是雷军“封神”之时,“雷布斯”“雷斯克”之外,或许更该称一声“雷神”。

其实也不是雷军多高调,自从雷军创办小米以来,“劳模”雷军就不曾低调过。只不过现在互联网大佬们的低调衬托得雷军声浪很高,由此就有反对神化雷军的观点指出,雷军持续发声不过是小米营销链上的一部分罢了。

营销与否不重要,坊间更多的声音在呼吁“珍惜雷军”“把保护打在公屏上”,所以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江湖需要大佬。

那么,互联网公司自身需要大佬吗?

在外界眼中,行业大佬也是公司内部的“定海神针”,可以在危机关头力挽狂澜。同时,大佬也有可能给公司来带不确定性,当大佬出现个人危机时,可能累及公司。

当然大佬在某些时刻也是很有用的。华为公关团队认为,任正非出面更有效果,于是,极度低调的任正非在2019年密集接受国内外媒体采访。

其实,任正非早已不负责华为具体业务,华为高管直言“任总不懂业务”,连管理也不懂,任正非对此毫不避讳:“我不需要具体操心华为太多的事情,我在华为已经是一个傀儡了。”华为目前还是坚强地“活下去”了,靠的可不是任正非这个“傀儡”。

2011年,华为开始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轮值CEO制度,董事会是华为战略、经营管理的最高责任机构,行使决策权。据任正非所言,轮值CEO是华为的最高责任人,其本人只是虚位,但具有否决权。

华为的轮值CEO由三位副董事长轮流任职半年,由于是一个“小团队”,因此可以避免个人过份偏执带来的公司僵化,规避意外风险带来的不确定性。

京东这两年也在探索“集体决策机制”。京东目前组建了战略执行委员会和战略决策委员会,前者由各业务板块、职能体系负责人组成,后者由京东几十位一线业务部门负责人组成。京东方面称,两个委员会经过两年多的磨合运转,已经形成了集体决策和快速响应机制。

所以,成熟的公司不需要大佬,而依赖制度,包括接班人制度、战略决策制度、企业价值观文化等,这才是大公司基业长青的保证。当互联网真的没有大佬,而公司仍能好好活着,才是一家成熟公司的表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秦海清,编辑:刘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90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