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关停、裁员,社区团购大逃杀

关停、裁员,社区团购大逃杀

广告

image

和半年前的“风口”、“砸钱”相比,此时的社区团购更像是一场大逃杀。

“早上还在工作,下午就收拾东西走人。”在杭州十荟团工作了4个月的的杜铭说道,这场突如其来的离职处处透露着行业的瞬息万变。从北京寄来的离职证明上写着“因个人原因离职,跟公司没有经济劳动纠纷”,而杜铭目前的情况是:公司还拖欠着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并且没有拿到一分钱补偿。

但在书面文件上,他已经和这家公司没有了一分瓜葛。

曾经火爆一时的社区团购正在变成修罗场,而身在其中的公司则想尽办法逃出生天,关停、裁员则是企业最有效的断臂自救之法。

同时开启裁员的,还有互联网巨头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最近一张讨薪图正在互联网上流传,白底黑字,赫然写着“橙心优选 还我血汗钱”,从场景来看是橙心优选的办公室,图片中还能依稀辨别出员工桌签。

据《财经》报道,滴滴旗下橙心优选正在进行大范围的调整和收缩,“第一批就会关掉现有60%的城市的业务”。而就在一年前,滴滴CEO程维曾表示,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

在最近一个季度,社区团购像积木城堡崩塌一样在进行“调整”,风口来得如此迅速,退潮也如此狼狈。短短一年,社区团购便从风口掉到了谷底。

据鞭牛士了解,多家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企业于最近开启裁员,十荟团、美菜网、橙心优选均在其中。

为了自救,社区团购们主动开启了“大逃杀”。

关停、裁员

8月21日,社区团购企业十荟团宣布关停全国21个城市圈的业务。8月24日,杜铭便从这家公司办完离职手续:“几乎是上午通知,下午就收拾东西走人。”

杜铭告诉鞭牛士,自己并不接受这样的结果:没有解释,没有赔偿,甚至公司还欠着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他很有可能会申请劳动仲裁,因为他工作四个月”连劳动合同都没有签”,这在劳动仲裁中是可以得到2N赔偿的。

这样的例子在十荟团并不是少数,据鞭牛士记者了解,在十荟团离职员工中,有很大一部分入职时间不足三个月,这些员工告诉鞭牛士,最初来十荟团,看重它有“大厂”背景。因为在2019年,阿里曾独立投资十荟团,2020年十荟团再获两次阿里投资,今天3月,十荟团的7.5亿美元D轮融资中,依然有阿里身影。

但这些荣誉,似乎和杜铭他们没什么关系。

“我们很多员工来十荟团很少有超过半年的,大多数都是两三个月工作时间,很多人都不愿意把十荟团工作的经历写进简历里。”杜铭说道,他还提到自己其实算是十荟团挖过来的,面试的时候HR不断强调自己是上市公司、淘宝买菜,没想到离职的时候这么“迅速”,很多都是上午告知,下午就收拾东西走人。

在十荟团,这是一次全国范围内的业务紧缩,据媒体报道,8月,十荟团关停了全国21个城市圈的业务,同时江苏、山东多地也重新整合,只保留湖南、湖北、江西等核心地区的业务。

本次大裁员几乎等于一场全公司的“地震”。

另一位十荟团在职员工告诉鞭牛士记者,目前在公司钉钉打卡系统里,团购业务只有1500多人(送菜上门业务3000多人)。据鞭牛士了解,十荟团员工总数曾超过1.1万。

企业加速撤离

十荟团并不是第一个爆发裁员潮的社区团购平台,这是逐渐蔓延开来的一场灾难。这场“大逃杀”,早在两个月前,从同程生活就开始了。

今年7月初,刚刚改名为“蜜橙生活”的同程生活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决定申请破产。

7月下旬,食享会被爆武汉总部已人去楼空,供应商货款未结,员工工资被拖欠,创始人戴山辉宣布转型社区零食便利店,告别单纯的社区团购。

更多不为大众熟知的创业公司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一些地方团早就在第一轮混战中失去了作战资格。

9月,这场裁员潮再次来袭。据《财经》报道,9月中旬会是一个节点,到时候,橙心优选会进行全国分批次收缩,第一批会关掉现有60%的城市的业务。

另有消息称,橙心优选的产品研发岗位已经裁掉了一半的员工。

据《晚点LatePost》报道,橙心优选的大范围收缩非常突然,而橙心优选背后的滴滴,目前仍在接受网络安全审查,沉默地面对新的网约车大战。

据《界面》报道,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平均每个季度亏损30亿元左右。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橙心优选一直在资本市场上寻求数额较大的融资,但融资过程并不顺利。“橙心优选的C端用户只有30%,而B端用户占据70%。”上述消息人士称,资本市场觉得这个数据水分比较大,所以都不看好。

十荟团早在2019年就抱上了阿里,后面又多次获得阿里的融资。而这次迅猛的撤退,也与阿里有关。

十荟团创始人陈郢在内部信中说,将与阿里MMC在部分区域整合。虽然阿里方面否认了这一消息,但据十荟团的被裁员工称,公司宣布解散的时候还说会给大家介绍MMC的面试机会。

烧完钱该怎么办?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赛道,公开披露过的融资事件共19起,金额达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

但进入社区团购的资本,远不止这些。在社区团购平台疯狂融资的时候,滴滴、美团、京东、阿里也高调入场,抢夺团长资源,要打“一场必须要打赢的仗”。

“社区团购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为了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同程生活必须做出战略上的调整,放弃整个社区团购业务。”在给同程生活画上不甘心的句号后,其CEO何鹏宇如是总结。

纵观近十年的互联网大战,几次大战均经历了从“资本涌入”到“行业竞争”再到“洗牌”的过程,由此诞生出了美团、滴滴这两家巨头而足以进阶到互联网第一梯队而和“AT”站在同一体量竞争。

而滴滴旗下橙心优选的“退出”,是否说明烧钱也不管用了呢?

如今,曾经的社区团购独角兽们在大逃杀,巨头们社区团购业务也进入冷静期,要么主动收缩业务,要么低调避开“团购”话题。

疯狂烧钱占领市场,互联网一贯的快速打法,在社区团购领域折戟。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打起仗来有先天的优势。本就拥有成熟的用户群和电商基础,又舍得烧钱铺市场,BD(商务拓展)挨家挨户挖团长,不管你是夫妻老婆店还是深居居民楼里的宝妈,都要被疯狂的巨头“一网打尽”。团长一天能被不同平台的BD轰炸好几次,手里同时做着三四个社区团购平台。

但监管,首先打断了社区团购疯狂扩张的步调。

2020年9月市场监管总局出台新规,要求互联网平台要严格遵守“九不得”,其中第一条就是不得“低价倾销”;今年,政策愈加严格:3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曾发布公告称,对十荟团的不正当价格行为处以150万元人民币顶格罚款,随后又在5月27日,再次对十荟团作出150万元的顶格处罚,并责令其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

据《深燃》报道,去年12月,香飘飘、华海顺达、卫龙等多家企业发布通知,停止向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原因是社区团购平台的低价倾销行为严重搅乱市场。

2021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做出行政处罚。虚火被扑灭,变化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除了监管,庞大的供应商、团长管理,对于刻着互联网基因的社区团购而言,依然是巨大的挑战。

目前,有一大批供应商,在艰难地向已经宣布关停、转型的社区团购维权,这批曾经吃螃蟹的人,如今成为这个行业最受伤的人。

从目前留下来的玩家美团、拼多多、京东、阿里来看,大厂还在坚守,但模式已经不是单纯的拼低价的团购模式了。它们有电商的供应链储备,又有本地生活体系,它们都能实现社区团购与主业流量的双向互惠。

社区团购大逃杀后,将开启互联网大厂的精细化时代。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人名为化名)

来源:鞭牛士 微信号:bianews8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7964/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