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只感谢具体的老师,不歌颂复杂的群体

只感谢具体的老师,不歌颂复杂的群体

广告

desert-6578359__480

我经历过的大部分的老师都很好,在今天感谢他们。

去年教师节我发了一条微博,说

“每个学校都有几个这样的老师,看人下菜,对学生家长情况门儿清,让家长帮忙办事,送礼来者不拒,然后给孩子们贴标签,分三六九等。还觉得自己活得特别明白,特别通透,在同事们面前沾沾自喜,隔三差五就输出一下自己扭曲的价值观。你从来没遇到算你幸运,只要遇到一次这样的老师,轻则三观错位一段时间,重则终生对老师这个职业有成见。”
https://web.okjike.com/originalPost/613ac69b0bcf640010b08b95

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很多人说,我的老师一直是这样。我才意识到了自己所得到的师资,在小城市是 privileged,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遇到一位好老师,人生就已经被改写了。

而作为老师家属,这些年越来越理解教育是一种资源,老师是一份工作,不应该如此神圣。所有你认为是“师德”在发挥作用的地方,背后无不是经济原因:老师的待遇,学校的生源,高考招录制度,师生比 ……

这些年师范生越来越火,师范院校的分数线一路走高,短期上可能是一种教育焦虑的释放。更长期来看,很多人意识到了,在中国很多封闭的城市里,老师和医生两个职业,其实是代际转移“权力”和“影响力”的通道。

在很多地方,教师节,过得很“爹味儿”。因为老师深深融入到当地的社会结构中,以师生关系的道德外衣做掩护,行使着一种世俗权力。

所以今天,只感谢具体的老师,不歌颂这个群体。

来源:老talk消息 微信号:laotalk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003/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