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广西:宿命的对决

广西:宿命的对决

广告

壹 桑蚕

2021年9月4日上午,我在酷热的柳州市柳城县农村,见到张总向我走来。

我那时刚从南宁过来,先到柳州市区东看看西摸摸,第二天乘车一路向北,花了1.5小时,望柳城县而来。

那几天广西热得我抓狂,车子停在加油站加油时,朋友熄火关闭了空调,正在晕睡的我几乎瞬间被热浪拍醒,座椅突然就热得发烫,我踢开车门就跳下车,站在车旁惊魂未定,仿佛身子被火烧过一般。

一路上日头毒辣,自己眼睁睁看着阳光隔着车窗烧透进来,把我裸露的肌肤晒黑了两个色号,可怜我就差拎两把斧头,整个人就黑得可以cosplay李逵。

从柳州市区过来,高速路两旁树木苍翠,密密集集种满了桉树,远处也不再是喀斯特地貌常见的单独耸立的笔直小山,而是渐渐连接成了山脉,当我举起背包挡住车窗外的阳光,望向连绵起伏的群山时,知道自己正驶向云贵高原的山脚余脉,如果一路向北,山会越来越高,土地也会越来越贫瘠。

到达柳城县后,我们冲进了当地一家缫丝厂,见到了皮肤微黑、一身结实肌肉的张总。

张总约莫三十来岁,家里原先在东南亚做生意,后来广西投资,在柳城有一家中药厂、一家缫丝厂,我问他为什么来广西,他说产业用地便宜,这家缫丝厂占地三百亩,一亩地约20万,我那时刚从湖南过来,吃了一惊,说我们那产业用地都60万一亩了,张总说地便宜,人工也便宜,适合他们做初级加工品。

我们在厂里一边转悠一边说话,参观了分茧、煮茧、缫丝车间,聊了会生丝价格和产业规律,正值中午,见到当地女工端着饭菜,陆续蹲在车间门口吃饭,她们大多四十来岁上下,皮肤黝黑,显然是在田间地头劳动时晒的,一看就是本地村民。

我问张总厂里有多少女工?收入怎样?他说有两百来号人,生手3500-4000元一个月,熟手5000元一个月,一个熟手至少要半年才出师,都是村子里的妇女,厂子里两班倒,包吃不包住,女工下班都直接回家,用不着住宿。

我点点头说,你一家缫丝厂可能就解决了全村一半妇女的就业问题,他们还可以在家带孩子,不用骨肉分离。

我又问,那如果你这个厂没来前,村里的人靠什么挣钱?一年能挣多少?

张总正在思索着怎么回答这句话时,跟我同行的一位姓陆的年轻农业专家抢答了这个问题,他说广西人均耕地面积1.3亩,一家四口人算5亩地,主要种甘蔗、水稻、柑桔、桑蚕这些,不过柳州以北大部分地区都不种水稻了。

我问他,种这些东西挣钱吗?

不挣钱,他说,甘蔗分两种,一种卖480元一吨,一种卖520元一吨,一般一亩地能收6-7吨甘蔗,差不多一亩每年毛收3000-3500元,但是收甘蔗特别辛苦,一天一个劳动力要200-300元,一亩大概要1000元的人力成本,加上其它支出,实际上一亩甘蔗地一年能挣2000元纯利就不错了。

种水稻呢?

那更不挣钱,陆专家说,甘蔗至少种一次收三年,种水稻一季收1000斤稻谷,晒干后实际得600斤白米,种一亩地要200块的化肥、120元的犁田机械费、100元的蓄苗费、115元的收割机费,加上其它费用,一般一亩一季的成本是700元,而市面上现在一斤大米也就两三块钱,累死累活半年才挣1000块一亩地,这么辛苦还不如把地租出去,一年一亩还有600-1000元收入,种水稻划不来,现在只有老年人种一亩两亩,够自己吃就行。

种柑桔呢?

这就是个技术活了,时间成本还特别高,陆专家说,在广西种砂糖桔,像鹿寨县,差不多8千到1.5万斤每亩,南宁的沃柑,差不多两万斤每亩,容安县的金桔,差不多3-5千斤每亩,但这个东西一般要三年挂果,五年丰产,果树大概养到三到五年,又容易得黄龙病、黄化病,树可能就一片片全死了,这是个技术活,风险太高,就算你这五年顺顺利利挺过来,你又会发现销路是个问题,种水果销路永远是痛点,因为成熟时间就必须卖掉,果子卖不掉会烂,这个时间周期又特别短,果农容易死在这个点上。

我转过头问张总,你们缫丝厂不是要收蚕茧吗?那周围种桑蚕的农民们收入总高一点吧。

张总说养蚕比种甘蔗种水稻什么的赚钱多了,广西每年4-11月可以养蚕,桑叶4月长出,11月掉落,比江浙地区多两个月的养蚕期,平均25天能出一批蚕茧,平均每个蚕农每月有2-3千元收入,抵得种一年的地,不过养蚕气味大,又特别辛苦,你得从地里摘桑叶、打水,蚕宝宝长大后一天吃四顿,半夜也要起来喂蚕,还得不停翻叶子,避免高温,这样才能养出好蚕茧。

我说那你这一家缫丝厂,对本地人来说真是大造化啊,既给他们提供了女工就业,也提供了上游的养蚕收入,你就是这个村的财神爷了。

image

张总的缫丝厂

张总说我们这行业利润低,就是混口饭吃,你跑到广西来,不会就是为了了解养蚕吧?

我说不是,广西的桑蚕业是江浙地区迁过来的,算是广西的产业升级,就像我们刚才聊到的,养蚕总比种水稻种甘蔗好,收入稳定多了,广西将来的产业升级可能就是在农业这一块。

张总说,我看你平时总是在说工业升级,怎么到广西就说农业了?

我说,这个就说来话长,要说起原因,咱们得从广西的风水开始聊……

贰 风水

按惯例,我们每说起一个省,就要先看看这个省的风水。

风是山,就是地形图,水是河,就是河流图。

不废话,先上地形图。

这张图好像来源于地球知识局

打开广西地形图,看到的全是山,东面有大桂山、海洋山、云开大山,南面有六万大山、十万大山(这名字真有气势),西面有六诏山、凤凰山,北面有九万大山、八十里大南山、越城岭,中间还有大瑶山、大明山——因为在云贵高原的余威之下,山多没办法,只有中间有一些平地,北边以柳州为核心,南边以南宁为核心,山地、丘陵、石山总面积占到了整个广西的69.7%,到处都是山和石头,这些地方最多种种桉树发展造纸业,适合发展的平原、谷地、三角洲共约占27%,水域占3.3%,整体上来看,广西的地形不太好,大山太多,严重阻碍了交通,但放在全国算中等水平,不能跟江浙、广东比,但比甘肃、西藏、内蒙古、贵州等省要好不少,至少还有个北部湾,有钦北防三城沿海,给广西保留了大希望。

因为大山的阻隔,来往不易,不能常坐在一起斗地主,就形成了三大语言区域,分别是东北方向的西南官话,以柳州、桂林为代表,语言接近四川、重庆;西北方向的壮语,以百色、河池为代表,就是壮族人说的语言;以及南面的粤语,又叫白话,以南宁、玉林为代表,中间还有部分地区像贵港说客家话。

大山的围堵是广西贫困的一个重要原因,广西全省可用建设用地仅5.18万平方公里,扣除已经开发的区域,现在能建设的土地仅2.27万平方公里,而且还是一小块一小块零散分布在各市,作为比较,西部同样被围堵的四川有着一大片平整的沃野,广西支离破碎的地形很难像四川这样成为西部大开发的头牌省份。

东部是四川的精华所在,西边净是山了

广西最致命的其实还不是山,最致命的,是广西的河流。

我们反复强调过,中国最重要的河流是长江,谁靠长江谁富,而中国第二重要的河流,则是更南边的珠江水系。

而大珠江,主要贯穿了广西广东。

坏就坏在,这条江是由西向东流的,而不是由北向南流的,因为广西的南边才是海,水向东流,财富也自然而然流向了广东。

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

图片源自地球知识局

从上两张图可以看出,广西的漓江、邕江、柳江三条大江最后都汇聚成了西江,西江又从广东入海。

广州这座城市所处的位置,刚好位于广东省的东江、北江,和从广西过来的西江交汇的一个核心地带(注意西江并没有直接流经广州,只是离得近),河流再从这块区域出海,因此广州和上海一样,是中国最重要的两个江与海的汇集点。

广州和上海,是中国地理位置最优越的两座城市,他们俩命中注定是一定会富裕的。

仔细看这张图,广州所处位置,刚好是三江交汇区域的核心带,加上可以入海,广州位置极好,但比上海还是略弱一点。

西江这条航线的存在,肥了广东,苦了广西,别看广西有自己的出海口,但因为缺一条南北向的航线,大多数货物不去南边的钦北防,而是千里迢迢跑去了广州,西南地区的货物,则是选择绕道湖南。

广西的北部湾出海口,被地理扼住了咽喉,是一个假出海口。

没有形成规模优势,没有大批货物到钦州港,使钦北防完全玩不过深圳,一位在南宁做水果生意的老板告诉我,他有时从泰国运水果到深圳,大概是几百美元一吨,运到钦州,要几千美元一吨,到钦州贵的原因,一是船少,二是通常要空船返港,而去深圳,能装一大船回去做生意,相当于平时出租车运营,去钦州跑空车回来,去深圳再载个客回来,成本一下就大大降低了。

虽然吐槽了半天,但整体上广西地理位置还是中等水平,也不是差得没脸见人,怎么就发展成这样呢?

广西经济差到什么地步?

2020年南宁仅有4726亿GDP,柳州仅3243亿,桂林仅2182亿,其它各市均不到两千亿,其中玉林1741亿,钦州1406亿,北海1348亿,贵港1303亿,百色1303亿,梧州1027亿,河池910亿,崇左788亿,贺州727亿,防城港727亿,来宾678亿。

这个城市数据放在全国,实在是拿不出手。

2020年全年,广西5000万人口创造了2.2万亿GDP,总量只比苏州市强一点点,排在全国第19位,人均GDP只有可怜的44671元,排在全国倒数第三,仅比甘肃、黑龙江多一点,玩不过吉林、山西、河北、贵州、青海、西藏、云南(河北放在这显得好突兀),2020年中国人均GDP72447元,广西只有中国人均的61.7%。

等我坐在柳城县张总闷热的办公室里,花了半天时间,将广西的风水讲清楚后,张总忍不住问:地理看起来也不算很差,为什么广西就这么穷呢?

我说这就涉及到另一个知识点了,按理说广西可以发展得更好,但不幸的是,广西遇到了地缘上的问题。

叁 地缘

广西这些年落后全国各省的真正原因,是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大家可能不理解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明明就一个月时间,从2月17日开始,3月16日结束,怎么就耽误了广西这么多年?

整个1970年代,广西经济总量都安安静静地排在全国第20名,那时候福建还是广西的小弟,时常在22-25名之间徘徊,福建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真正的逆袭之王,现在杀进了全国第七,人均GDP达到了全国第四,在全国各省奋进了十几名,成绩喜人,后面我们写福建省时,标题可以叫《逆袭的福建》。

但是从1970年到2021年,转眼间50年过去了,跟福建手牵手的广西,现在还是停留在19名,被福建甩了三条街。

因为广西被地缘政治锁死了好长一段时间,使广西错失了黄金建设时期。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完后,其实中越之间并没有真正罢手,而是进入了长达十年的两山轮战。

两山轮战指的是我军将防御主峰的前沿工事前出到越南境内,使越南必须陷入边界争夺战,我军则安排各军区部队,共10个集团军轮番上阵作战,为的是锻炼队伍,推进军队现代化进程,同时也为了拖垮苏联。

对,我没有写错,是为了拖垮苏联,而不是为了对付越南。

因为有中国军队的轮战存在,越南不得不维持 100万大军,而越南自己是养不活这么大一支军队的,苏联为了照顾小弟,从1979年到1985年,一共给了越南600亿美元援助,包括575辆主战坦克、57艘舰艇、649门火炮、100辆装甲车、600套防空导弹等。

我们都知道,1979年12月,苏联还同时入侵了阿富汗,退出阿富汗时也刚好十年,当时的苏联,其实是在两个战场上同时被财政放血,活生生被放了十年。

战争最容易消耗一国财力,这样四面征战的帝国,迟早会财政枯竭而死。

我在别的文章里,把这一大段历史,统称为“联美制苏”,为了完成这个大战略,广西做为前线区域,出了一定的牺牲,没有赶上国家大发展的好时候。

越南的阮文灵接了黎笋的班后,发觉再拖下去越南必死无疑,眼见得苏联也风烛残年,这个老大不能再跟了,便于1989年托老挝书记凯山转告,希望可以不再对抗,1990年中越在成都秘密会晤,1991年11月,中越关系正常化。

1991年,广西的GDP是518亿,而福建的GDP是619亿,福建已经反超广西。

随后第二年南巡讲话,整个东部沿海热火朝天的发展了起来,广西渐渐赶不上了。

中国的宏观步骤是“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接着是“共同富裕”,所以那时候其实是在倾全国之力先把东部的工业化建起来再说,我写过的江西、山西、安徽三省,都为东部各省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默默无闻的贡献,有的替东部提供低价的矿产资源,有的替东部挡洪水,确保了东部飞速发展,只有东部发展了,中央才有可能有通过转移支付,有足够的资金来投入到西部的建设。

所以广西发展得慢,实际上是吃了地缘的亏,但广西吃这个亏,也是为了国家更好的发展,而暂时付出的牺牲。

否则以广西的地理环境,不可能是现在的GDP数据,广西理应发展得更好一些才对。

欠广西的账,全国人民是记得还的。

肆 南宁与柳州

说到这里时,我们已经在张总办公室喝了两大壶热茶,大家轮流上了好几趟洗手间,办公室外的烈日下有黄狗在低吠,过道走廊边衣着朴素的女工不时谈笑着来来往往。

张总说,那救广西的法子,是不是你常说的工业化,我们柳州的工业化就做得好啊。

我说,根据我的观察,能救广西的,可能不是工业化,柳州的历史巅峰期已过,后面,应该是南宁的天下了。

柳州解放后原本只有12家工业企业,1957发展到162家,1958年中央在柳州重点部署了柳州钢铁厂、热电站、联合机械厂、化肥厂、水厂、动力机械厂、水泥厂、造纸厂、建筑机械厂、第二化工厂十大项目,后来因为和苏联交恶,开搞三线建设,上海的针织厂、标准件厂、帆布厂等都搬到了柳州—–我老家邵阳也在这时候接收了一批上海的工厂,1960年柳州工业企业达到了235家,国企职工有4万人左右,柳州工业一时兴盛极了,从此成为全广西的工业重镇,一直红到1990年代中期前。

大家熟知的柳州螺蛳粉,就是国企工厂的工人们下班后吃的宵夜,1980年代工人们看完电影或者下晚班,就去谷埠街夜市吃东西,夜市里有人卖螺蛳也有人卖米粉,工人吃货们为了米粉里多点油水,有时将两样东西放一起吃,不小心搞出了柳州螺蛳粉

所以这个螺蛳粉,其实就是工人生活的产物,生下来就十分接地气。

这么多工厂放在柳州,是有原因的。

一是柳州是湘桂、焦柳、黔桂、衡柳、柳南铁路的交汇地,其中焦柳铁路最重要,负责将河南和山西的煤运到这里来,为柳州的工厂提供能源。

二是柳州有自己的水路港口,能通航500吨船只,生产完货物可以顺着水路经梧州(注意这个地名)到广州,再直接出海。

三是柳州当年有自己的合山煤矿,因为有这个煤矿在,建起了广西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保证了工厂顺利开工。

柳州因此一直是广西最繁华的城市,一位在柳州长大的80后跟我说,他小时候去南宁,感觉南宁市政建设远不如柳州,那时候柳州,才是整个广西的核心。

但是南宁渐渐反超了柳州。

过去广西搞的“4+2”战略,主抓钦北防加南宁,次抓玉林加崇左,另还搞左右江革命老区、西江经济带、桂林旅游名胜等,因为广西是自治区,省长必须由壮族担任,部分战略自然偏向山区而不是沿海,整个广西火力不集中,现在广西突出“强首府战略”,集中发展南宁,柳州的部分产业,像柳铁、华锡集团、柳钢部分都陆续迁到了南宁,搞得柳州人忿忿不平,觉得这是首府在抢柳州的生存空间。

柳州自1990年代中期后,整体工业已经迅速衰落,国企在市场竞争中纷纷落败,倒闭了柳州锌品厂、制药厂、皮鞋厂、印染厂、棉纺厂、味精厂、双马电器厂、电机一厂、鱼峰啤酒厂、双力电度表厂、龙城开关厂、都乐冷柜厂、都乐糖果厂、都乐自行车厂、花篮针织厂、钢圈厂、都乐电冰箱、罐头厂等等等等一大批企业,号称“死在柳州的区属国企数量,超过了广西其余13市的总和”,当时五菱卖给了上海,柳特卖给了吉林,凤糖卖给了深圳,立宇卖给了宁波,柳汽卖给了湖北,花红卖给了上海,柳州元气大伤,现在还要被南宁掏空几家重点企业,当然是不干的。

其实南宁也有南宁的苦处,现在全国都在搞强省会(首府)战略,都在抢中高端人才,广西必须也集全省之力,重点建设一座城市,争取留下更多本土高校人才,吸引外来人才,有了优质人才,才留得下好企业,南宁也想搞好新能源产业、智能制造、新材料等领域,既有钢铁消费需求,也有相关配套服务需求,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南宁可发展空间确实大过柳州。

广西选择南宁、放弃柳州也实在是莫得办法。

回头再看一下这张广西的地形图,会发现南宁周边的地形要优于柳州,柳州离云贵高原的余脉太近,南宁更适合城市边界拓展。

受高原余脉影响,柳州那边紧挨着山地,是喀斯特地貌,地下有暗河,石头硬,建房子修地铁成本都比较高。

而南宁属丘陵地带,周围相对平坦,地下没有暗河,修地铁成本也相对便宜。

所以到现在南宁有了四条地铁,而柳州没有一条。

南宁的五象新区,因为是全新建设的,有后发优势,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如果只是从硬件上来看,当我从高处俯瞰,感觉五象新区依稀有了国际大都市的样子。

按照世界各国,以及中国各省的发展趋势,大部分省会都可能聚集全省20-30%的人口,打造一个大南宁,会将广西全省的优质人才都集中在一起,其实也有利于提升市民的生活质量。

不过南宁也为大建设付出了一定代价,南宁现在城市负债率2020年排在全国第11位,达121%,因为负债太高,第五条地铁线也暂时叫停。

伍 工业化

那南宁有没有可能成为广西的工业龙头?能不能带动广西的工业发展?

听完我讲完柳州和南宁,张总掸了掸手中的烟灰,忍不住问。

我想了想说,可能不仅是南宁的工业不会发展得太好,整个广西的工业也不能抱太大的期望。

为什么?

这也得慢慢说了。

阻碍广西发展工业,主要是两大原因。

一是南边各省所谓的工业化,其实本质上就是承接珠三角的制造业转移,珠三角从2008年开始腾笼换鸟,几年时间有7万多家企业搬走,主要是陶瓷、电镀、纺织服装、皮革鞋业等产业,周边当时有湖南、江西、广西三个省准备承接这些企业。

很可惜,在和湖南、江西的竞争中,广西落败了。

广西2004年就做好了准备,搞了一个庞大的党政代表团访问广东,想从广东接手一批工业,广东刚说要腾笼换鸟,广西就在梧 州召开全区承接产业转移工作会议,准备接盘,2010年划出离广东较近的玉林、贵港、梧州、贺州四个市搞了个“桂东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你不能说广西不努力、不争气,实际上广西已经尽力了。

湖南从2011年也开搞产业转移示范区,两年后就接收到了1293个产业转移项目和1528亿资金,瞬间就超过了广西的桂东示范区,到2021年,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投产企业只有43家,还没有郴州经开区一个区多。

江西人更努力,2003年就跑去广州搞推介会,希望能承接部分工业,2005年末粤赣高速通车,2021年年底赣深高铁也将建成(我家就在其中一个站附近,天天看这个高铁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建得热火朝天),极大的推动了江西,尤其是赣州的发展,赣州在2008年,就成功吸引了300多亿资金,161个亿元以上项目,中国五矿、中国中化、中国华星、台湾光宝、王氏港建等企业落户赣州工业园。

人口就能说明问题,第七次人口普查中,湖南的郴州比上次增长了8.54万,永州增长了10.96万,每年都是稳定的微微增长一两万左右,这两座城市是极易被广东吸走人流的,但人口不减反增,说明工业的到来提供了足够的就业机会,大家也不用离乡背井讨生活了。

而广西这边寄予厚望的玉林、贵港、梧州、贺州,2020年2019年分别减少了8.1万、11.45万、25.6万、7.74万,人口出现了负增长,说明广东要转移的工业根本没接住。

中国未来十年的产业链转移大周期里,珠三角主要能辐射到赣州、郴州、贺州、衡阳、邵阳、永州、柳州、南宁、贺州等地,但最近这几年,从我亲自跑过的江西、湖南、广西各市进行对比,发现转移重点已经着落在赣州、衡阳、郴州等地,广西在湖南和江西的强大攻势面前,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未来10年,江西将承接长三角20%的产业,珠三角30%的产业,浙赣粤大运河打通后,江西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

那广西是怎么输掉这场工业承接竞争赛的呢?

一是广西早年对承接广东工业的重视程度,不如“大西南出海通道”这个定位,往广东的高速公路修得较晚,先修了柳州、桂林、南宁、北部湾一带的高速,再修往西南向的邻省高速,往东只在2008年修好了南宁到梧州的南梧高速,交通硬件跟不上发展。

二是广西人去广东发展后,最后从打工仔发育成企业家数量,较其它各省要低,回乡投资的人相对较少,这个才是广西玩不过湖南和江西的重点。

虽然没办法统计广西到底有多少人在广东成了有钱人,但2020年8月,贝壳网发布了大湾区购房人群来源,这两张图,也深深透露出广西人在广东的财力相对较弱。

邵阳人和衡阳人是湖南在深圳、东莞买房的主力

外省人更偏爱深圳和东莞

从大数据上可以看出,来深圳、广州、东莞、佛山、珠海,这五座较富裕城市购买房子的外省人,以湖南、湖北、江西三个省为主,广西所占的比例极低。

但其实广西人在广东的总数并不低,广东省现有总人口1.1亿,其中户籍人口7900万,长住半年以上的流动人口3100万,居住半年以下的流动人口1100万,全广东外来人口里,第一名是湖南人,占460万,第二名是广西人,占355万,第三名四川人,占260万,第四名湖北人,占233万,第五名江西人,占187万,第六名河南人,占176万。

以广西人在广东的数量,和极不相称的购房数据,可以说明广西人发财或成为企业家的相对较少,赚钱完全玩不过湖北人和江西人。

在广东赚不了钱,自然无法带更多的钱回家乡投资,所以广东的工业,自然而然流向了湖南省和江西省。

去广西调研前,我在湖南拜访了几家开发区,咨询了一些企业家的来历,有好大一部分人,确实就是湖南人,在广东从事制造业,湖南这边搞招商大会,一般给两大优惠,一是土地,二是税收,大家一看确实成本降下来不少,人工便宜,生活成本又低,营商环境也变好了,加之思乡心切,就回到了湖南老家。

其实湖南、江西的土地还是贵广西不少的,但这一项优惠,无法抵消大家想回家的冲动。

再深究一下,广西人为什么在广东赚大钱的几率相对较低呢?

我个人认为是一种经济惯性,是广西长年落后于东部省份形成的,是因为不富裕,使大部分广西人接收到的教育资源、信息资源相对要更少,也使他们在外面闯荡时,没有其他省更开阔的视野。

同样的道理,也发生在贵州、云南两省人的身上,湖南、湖北、江西三地的教育资源,使他们在竞争中获得了领先。

这也是我在广西走访时,时常听到广西本地人说,希望广西取消“自治区”,改为省份的重要原因。

对了,广西现在工业难以发展,还有一个客观原因,就是碳排放指标。

做为一个后发地区,广西要引进工业时,碳排放指标成为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比如北方有几家大钢厂,曾想过迁到钦州或防城港,但谈来谈去都谈不下来,就是卡在这个指标上。

一位公务员十分遗憾地对我说,等到我们广西想发展工业时,中国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对环保已十分严格,广西错过了最好的发展工业的年代。

陆 突破宿命

南宁的工业真的这么弱吗?

张总听到这里,有点不敢相信这些数据。

是的,我说,你可以查一下2019年广西各市的工业化率,最高的是传统工业城市柳州,工业化率43%,南宁只有13%,工业化率还是全省最低的。

那南宁GDP主要靠什么?

靠房地产,以2019年举例,房地产占到了全南宁GDP的32.4%,排全国第三,南宁已经深深地依赖房地产在发展。

不过房地产终究走到了尽头,南宁也急需转型,建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首府,2020年8月,五象新区累计完成总部企业的54家,已经有39家企业通过购地建设总部落户在新区,五象新区2019年时可怕的125万平方米甲级写字楼存量,80.2%的空置率,也终于降到了2020年末的47.86%。

我其实不是太担心南宁的发展,毕竟它现在是全广西建设得最现代化的一座城市,五象新区放在国内也是拔尖水平,加上全广西最好的基建,广西人都会愿意到南宁居住,南宁可以通过不断吸食新鲜的人口和产业,来推动南宁的发展。

我担心的是整个广西。

在跟湖南、江西争夺珠三角产业转移的战役中,广西落败了,使广西的工业很难在后期十年得到大发展,在跟云南争夺西南老大的位置上,云南依靠大规模基建投资,生生将广西反超,昆明也以6733亿GDP,压制南宁的4726亿。

贫穷的广西必须正视现实,南宁餐饮店的服务员才三千多一个月(包吃住),普通城市人的收入一般在3500-5000之间,农村如果只靠土地不打工,种点甘蔗什么的日子根本过不下去,广西要自救,除了工业上能拉一点是一点,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是完成农业升级。

这其实不是个好建议,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农业不管怎么折腾,一亩地的产值上限永远只有那么高,搞来搞去也难突破一亩地四五千块钱一年,后生仔不如老老实实去电子厂打工。

广西也不算是农业大省,在全国还排不上前十,但广西适合多种水果、药材、农作物生长,什么沙田柚、荔枝、香蕉、金桔、桂圆、山葡萄、月杮、红枣、猕猴桃、甜茶、薏米、墨米、茯苓等等。

广西只有原料,没有品牌,广西人自己熟悉的梧州六堡茶、富川脐橙、阳朔金桔、平乐沙田柚、桂林三花酒等等,在全国没什么名气,广西只有打造出自己的农产品品牌,才能卖出高价,农业才有利润空间。

像葡萄产业,广西也曾经引进日本的巨峰葡萄,价格比普通葡萄贵几倍,辽宁北镇、河北秦皇岛、山东大泽山、江苏连云港现在都能栽种,但广西一直没搞定大规模种植,种出来的味道不对,价格搞不上去。

广西还从东部承接了桑蚕业,这本来是江浙地区的产业,现在江浙工业发达,桑蚕业转移到了广西,主要集中在河池宜州,还有茉莉花茶产业,本来是在福建,现在转移到了横州,产量占到了全球的60%。

张总听到这里,打断我说:所以你才来我们缫丝厂?你是来看桑蚕业的?

我说:是啊,桑蚕业算是广西农业升级的一部分,你工厂设在这里,农民们的收入比种甘蔗水稻就高出一大截了,如果江浙没有完成工业化,他们也舍不得将这个产业转给广西的。

蚊子肉也是肉啊。

广西的柑桔、沃柑、蔗糖都是百亿级以上,螺蛳粉也形成了原料、店铺、电商三个百亿市场,罗汉果、海产养殖、养猪也有一些代表型企业,但整体上呈现出没有品牌、农业技术落后的现状,广西农业需要技术人才和品牌包装,否则改变不了全国人均GDP倒数第三的困局。

要改变广西宿命的第二条路,是贸易物流。

这个比农业升级要更重要,也更容易见到成效。

2021年6月,《广西日报》发了篇重要新闻:平陆运河将于2022年开工。

这将会和江西的浙赣粤大运河一样,是改变广西命运的一条运河。

广西一直想定位成西南货物的出海大通道,希望西部各省的货走北部湾出海,但是常年以来,这些货都走长江跑上海去了,或者走西江跑广州去了,广西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挣钱。

现在修平陆运河,就是文章前面说过的,将广西从西向东的水道改写,连接南北水路,使广西的江和海连接起来,使广西也能通江达海。

我们都知道,谁通江达海,谁就能一夜暴富。

这条运河其实我们古人也想过,但迫于生产力搞不起来,但是现在,可以搞了。

平陆运河全长140公里,总投资680亿元,从西江干流西津库区南宁横州市平塘江口,跨沙坪河与钦江支流旧州江分水岭,经钦州灵山县陆屋,沿钦江干流南下,进入北部湾钦州港海域。

有了这条河,广西就打通了任督二脉。

2019年中央曾规划2035年展望,旨在打通西部陆海三条新通道,分别是:

重庆至贵阳至南宁至北部湾、重庆至怀化至柳州至北部湾、成都至宜宾至百色至北部湾三大通道。

这条运河就是当中的一个水道节点,将使广西、云南、贵州等省区及西南、中南、西北地区开辟更方便、更经济的出海口。

平陆也会将广西的北部湾、重庆、新疆等13个西部省市串联,连接欧亚铁路,打造广西的国际大格局。

甚至可能再过十年二十年,搞一条湘桂运河,将湖南和广西的水路也连接起来,到时西江和长江都可以贯通。

以我们一向基建狂魔的风格,我觉得我们是下得了这个狠手的。

2020年整个北部湾港口吞吐量仅排在全国第十一名,仅505万标箱,比上海和宁波差距巨大。

但相信平陆运河贯通后,南宁港和北部湾将迎来一个大爆发时期,同时我们也可以预测到,广西的南宁和钦州两市,将会遇到一个极兴盛的历史发展机遇期,而柳州和梧州,因为广西的工业化和水道的改变,历史地位将逐步衰退。

所以,想去广西发财的朋友们,快奔向南宁和钦州吧。

柒 未来

在柳城告别张总后,我又坐了两个半小时的高铁,来到了美丽的海滨小城防城港。

这里有著名的盛隆钢铁、嘉里粮油,也有西部最大的核电站。

当地一位做投资的朋友过来接我,他把我拉到防城港海边,指着正在忙忙碌碌卸货的轮船对我说:这边是六万吨级别的大货轮,远处是十万吨级的。

我点点头说:是的,北部湾会发展得越来越好,货轮会越来越多。

因为这里,就是广西未来,摆脱贫穷的希望。

广西人民将在这里,与宿命,展开对决。

感谢广西一路接受我采访的朋友,感谢《广西楼市》,感谢在广西陪伴我的小伙伴们。

来源:卢克文工作室 微信号:lukewen198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018/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