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又抢了几千个大学生

又抢了几千个大学生

广告

image

中国历史上有个好玩的规律,开国皇帝的第一谋士普遍年纪不大。张良鸿门宴挽救刘邦的时候,大概40岁出头;赵普陈桥驿给赵匡胤穿上黄袍的时候38岁;房玄龄跟着李世民南征北战的时候,36岁……

最出名的,是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出来的诸葛亮,那一年,他:

26岁。

战乱时代年轻人容易出头建立在另一个规律之上——有个身段柔软爱惜人才的老大。比如有人跟李世民告房玄龄谋反,老李说不用问了,直接把原告拉出去喂狗。

前两天大星看了一个节目,小鹏汽车把校招活动做成了一档综艺节目《挑战吧!新鹏友》,他们请来了B站up主Emma和《奇葩说》陈铭,两个人“面试”了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

有体制内教师身份的陈铭是80后,他每次提问都会用敬语:

您。

反倒是90后的Emma,大大方方地称呼何小鹏——你。她的问题也比陈铭犀利一些,比如你有什么缺点?

何小鹏是很直给的人,他在小鹏内部践行扁平企业文化的方式简单粗暴,打招呼叫X总的人罚款5000。

大星给大家总结一下何小鹏现场是怎么描述自己“缺点”的:

我想法很多,梦想很多,技术很深,朋友说我不像一个商人。

何小鹏只有一次面试经历,从华南理工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亚信,属于半分配性质,5年后他就创立了UC,此后再也没给别人打过工,所以难怪他会这么答题。

过去几年里,大星偶尔会和何小鹏聊天,这个理科男思考问题的深度肯定比他的技术深。比如他最早在智能汽车领域提出现金储备作用,最早提出要和传统车企拼单款产品研发人员数量和效率,也是最早提出自动驾驶人才是车企标配。

但这些内容加起来都不如他谈人才问题多。一直疯狂在社会上抢人才的何小鹏丝毫不回避自己有很多短板。面对“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的提问,他最后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不是改变我的缺点,而是找到足够强的人来制衡我。

从去年开始,强人的定义发生了变化。

过去几年,小鹏汽车每年的校招名额都只有几十个,大量的人才来自于社招。去年,小鹏的HR下决心要招100个应届生,宣布的时候,HR发现有人把PPT上的100改成了:

1000

改PPT的是何小鹏,他说赶紧抢人,优秀应届生有多少要多少,晚了就来不及了。结果,去年小鹏汽车的校招人数突破了1200。

今年,小鹏汽车校招人数目标又翻了一倍,蔚小理三家智能车企里,只有何小鹏亲自下场抢起了应届生。

智能汽车行业发展太快,现在大学专业设置跟不上,不如把人抢过来自己培养,这大概就是何小鹏的逻辑。

在《挑战吧!新鹏友》里,也有应届生问了何小鹏一个问题:

怎么样才能快速当上副总裁?

这里讲个古,汉武帝登基的第一年就搞了公开招聘。在众多给汉武帝投简历的人里,东方朔的简历用了3000片竹简,汉武帝光是看完就花了:

两个月。

东方朔说自己13岁开始上学,几年时间已经读完了天下的书,课余还练习了击剑和乐器,“今年我22岁了,身高快两米,长得帅人品还好,绝对是‘副总裁’的好苗子。”

王小波说过,20出头的小伙子们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何小鹏是爱才的,他一脸温柔地看着提问的小伙子说2,30年前,想做副总裁最快的途径是引起老板的重视,今天已经不行了。他解释说,小鹏汽车的“战功文化”决定了如果你做到了足够的战功就可以,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一位长者也说过类似的话,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何小鹏没有给提问者打鸡血,他说他觉得应届生想做到副总裁,应该需要5到10年:

自信将来可以做到,自知今天还差距甚远。

不知道这个5到10年是不是随口说的,历史上的张良、房玄龄等等差不多都是这个时间段功成名就当上“副总裁”的。

生在太平年代的东方朔没有成功,他在《答客难》里总结过,大意是说,想快速当上副总裁,必须是“得士者强,失士者亡”的动荡竞争年代,如果像现在这样天下安定,人才的价值就会迅速贬值。

这大概讲得跟何小鹏是一个意思,青年人的快速崛起,是因为能在剧烈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快速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几年变化最剧烈的行业,肯定是新能源汽车了。就拿小鹏汽车做例子吧,创始团队里最老的就是何小鹏,今年44岁,其他几个人都是80后。

所以“怎么样才能快速当上副总裁”这个问题,既有现实基础,也有现实意义。

5年前,小鹏汽车的G3还没有量产;10年前,特斯拉的Model S还没有量产。短短几年,它们都成为了汽车产业绕不开的话题。

历史的进程已经准备好了,身段柔软爱惜人才的老大也准备好了,不知道应届生们有没有准备好。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10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