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挨了职场第一顿毒打后 年轻人的“年薪百万”梦醒了

挨了职场第一顿毒打后 年轻人的“年薪百万”梦醒了

广告

12

离开校园开始找工作的这4个月内,2021届毕业生张恒尽管已经将薪资期望,从月薪7k一路腰斩到3.5k,依然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要他。

大学学制冷专业的张恒,毕业后没跟同学一样去工厂或车间,而是选择了互联网行业。

随着面试被拒次数的增加,张恒逐渐认清自己:既没有互联网相关实习经验,也找不到其他可以赚钱的特长。

回想起刚毕业时“以为找工作很容易”的想法,张恒自嘲:“现在估计会被人笑死吧”。

中国青年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各地大学生发起的就业调查报告显示,00后对自己进入职场后的薪资比较乐观,超过20%的大学生预期自己毕业后月薪过万,67.65%大学生评估自己毕业10年内会年入百万。

但真正进入职场后,如张恒这样找不到如意工作的应届生不在少数。没经验、学历又不占优势的年轻人,进入互联网的美好职场梦,在踏出校门后,就大多破碎了。

互联网大厂年年推高的校招薪酬,让不少大学生对未来产生了盲目乐观。

尽管大厂们年年扩招,今年更是从阿里、腾讯、字节跳动到百度等都打出“史上最大规模校招”的口号,但应届生的数量也在逐年攀升。

据教育部数据统计,2021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达909万人,再创新高。两相对比之下,互联网大厂的offer注定只能被极少数人获得。

更多毕业后开始找工作的年轻人,迎接他们的并非幻想中的鲜花和高薪,而是社会的第一顿毒打。他们中有的人会进入不良公司,有的人会遭遇意想不到的奇葩老板,会遭遇这样那样的挫折,但这些被“毒打”的经历,对走出校门的年轻人来说,也是一针清醒剂,有可能让他们逐渐认清现实,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开始找寻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

当然,社会的“杀威棒”也不会放过那些大厂新鲜人,996欢迎你哦。

字母榜与5位进入职场后遭遇社会“毒打”的年轻人聊了聊,下面是他们的口述实录。

(文中阿秀、张恒、小羊、李云、韩伟皆化名)

A

阿秀,女,23岁

“以为是211高材生,结果老板百般刁难,连试用期都过不了”

我毕业于福建省一所211大学,因为考研耽误了秋招,只能随波逐流,走社招途径找工作。

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好歹是211毕业,应该不会那么难找工作。不过,现实很快给了我一击。

深圳虽然工作机会多,但面试了几十家,心仪的去不了,给offer的,都是不喜欢的公司。

时间长了,大学几千块的存款,交完房租后很快见底。迫于情势,我急匆匆进了一家公司,从短视频导演助理开始做起,单休,底薪5000元+提成,试用期3个月,期间无社保。

单休、薪资低、不交社保这些,我还可以忍受。最令我讨厌的,是老板的言而无信。

一开始向我承诺,只要每天完成规定的剧本量,每周几次外出拍摄,就可以转正,难度不是特别大。我每天勤奋工作,要求都完成了。

结果一个月后,老板找到我,称每天完成工作量只是基础,更重要的是账号涨粉,看我的突破能力是不是够强,才能转正。涨粉量、视频点赞量也被计算成了考核工资提成的一部分。

那段时间公司广告效益不太好,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加大了不少,经常加班。我们没少在公司大肆吐槽老板,不知公司是否存在内鬼,没过多久,老板就在办公室里装上了监控,搞得人心惶惶。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后来,我们几个员工内部建小群,专门吐槽老板。老板甚至还会拿我的学历来PUA我,“你是211毕业的,怎么连一个普通大学的人都比不过?”

公司里我的学历最高,其他要么是二本,要么是专科,但他们工作经验都比我丰富:有的同事运营过几百万的网红账号;有的同事人脉资源强,认识不少网红大V,连麦一次,粉丝量就能涨几千。

而我负责的账号,粉丝只有十几万,总是涨不起来,视频发出去也是不温不火,点赞只有几十几百,甚至个位数。

在KPI的压力下,我开始失眠,整天成魔一样想着怎么做内容。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内误打误撞也终于做出了爆款,点赞过万,账号多了几百个人关注。

三个月后,转正期到了,老板却不给我转正,依然不交社保,但又不直接辞退我,还要延长考察期, 美其名曰看我的进步空间,我实在忍受不了,愤然提出离职。

老板却还不忘PUA我:“你现在能力还不够,离开我们这里,找别的工作也不容易。”

B

张恒,男,22岁

“毕业时觉得找工作很容易,现在找个3.5k的工作就不错了”

我是2021届毕业生,从小出生在广州,学校是二本。因为实习公司的要求降低,我觉得无趣,在5月底提出离职,比同龄人早了一个月出来找工作。

厌倦了校园生活,我就急于想工作赚钱,事实证明还是我太年轻。

大三暑假曾在自己家附近开过剧本杀店,跟朋友合伙投了几万块钱买剧本、租场地。因为我家是在广州郊区,地铁开通以后,年轻人都去了市中心,小店没什么客流,两个月就黄了,这次创业算得上“血本无归”。

还好投入的钱不算太多,创业失败就算是我交学费了,这是我第一次遭受社会毒打。

我没了创业心思,准备老老实实打工挣钱。在我想来,打工跟创业比,难度简直不是一个等级,所以我当时天真得觉得找工作应该会很容易。

尽管大学学的制冷专业,但我还是想进互联网公司。

一开始在招聘软件上,我投递的都是月薪7000元的工作,结果好多都是“已读不回”,连发个简历的机会都没有。

无奈之下我只能放低薪水要求,3000-5000元就可以。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去找自己驾驭不了的工作,可现实是,没见过世面的我,再次遭受了职场的毒打。

因为在大学有过公众号运营经验,所以我选择了互联网运营方向。好不容易有了次面试机会,没想到到了现场,登记个签到表,在我面前都排着十几个人,面试结束,依然是没了下文。

想不到互联网如今这么卷,任何岗位都是优中选优。

找工作到现在差不多4个月,我前前后后简历投了几十家公司,不是在现场直接告诉我不合适,就是后面让我回去等通知,最后杳无音讯。

如果还找不到运营工作,我就打算再退一步做文员。我现在的想法是,能找到3.5k的工作就行了。

C

小羊,女,23岁

“因为CEO终面迟到,本应到手的大公司offer没了”

毕业以后,我的面试还算是顺风顺水。

面试的第一家公司B,一周后给我发了offer,因为不是我最心仪的那家公司,所以我决定再观望,向HR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暂时将offer搁置。

我去心仪公司A,总共面试了三次。第一次是电话面试,因为信号不好几次发生了延误,第二次,因为面试官们临时有个会要开,我在会议室等了半个小时。

虽然开头有点波折,不过好在具体的面试很顺利。因为我在大学时有一些工作经验,现场表现得也很自信,前两轮下来,面试官对我都很满意。

按照招聘流程,只差最后一面,CEO终面。怕我紧张,HR还好心地告诉我,最后一个CEO面试只是走个过场,只要通过了前几轮的部门面试,没人会卡在终面。

听了HR这番话,我以为offer已经稳稳到手。算下来,毕业一个月来,总共面试了5家,有两家不错的公司都向我抛出了橄榄枝,跟很多同龄人比,我算是比较幸运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因为中午错过了一班地铁,我在终面迟到了五六分钟。

面试时CEO就面露不悦,问了我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草草结束。

我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几天后HR打电话通知我,offer取消,解释说CEO觉得我没有时间观念,这是最忌讳的职业修养问题,所以直接给我pass。

HR的语气很惋惜,说部门主管都已经同意给我发offer了,希望我可以加入团队。但拒发offer,这是创始人的意思,谁也不能忤逆。

更雪上加霜的是,我B公司offer也黄了。被心仪公司A拒掉后,我原本打算去B公司,但由于没在给定的答复期限回应,HR冷冰冰地告诉我,offer已被取消。

一天内,我从拥有两个offer的“人生赢家”,一朝回到解放前,重回“一无所有”的北漂起点。

当然,失去这些offer,都是我自己的问题,这是职场残酷的第一课,学习了。

D

李云,男,23岁

“遭遇社会第一次毒打,是在最后离职的时候”

我刚毕业就遇到了疫情。面对不佳的就业形势,我觉得能找到工作就不错了,也没多面试几家,有个offer我就入职了。

抱着“觉得自己还年轻,公司不好可以随时换”的心态,入职工作后发现,小公司的坑实在太多。公司的年终奖、水电费,包括业绩好的同事奖金,都是在我们的提成里面平摊,百般思虑下,我选择辞职。

没想到遭遇社会第一次毒打,是在离职的时候。

我在5月第一周的周五,向直系领导表示想在月末离职,领导同意了,面谈时告诉我,当天就需要把我的账号权限给到新来的同事。

为了离职之后容易接手,老员工离职前把账号交接给新同事,这是公司的基本操作。我没有多想,直接同意了。

但到了月末我才发现,直系领导把我的账号业绩也给了新同事,而且就从我提出离职的那一天开始。我赶紧去找HR,询问对接的这一个月里,账号业绩算谁的,HR当时回复:只要我工作了,就属于我。

结果一天后,她又否认了所有说法,甚至让我直接在周五离开公司。我再去找领导,领导也是百般推辞。

就这样,离职那个月除了3000底薪外,提成基本等同于无,都不够扣社保公积金的。

E

韩伟,男,28岁

“刚毕业被当成免费劳动力,老板欠薪两个月”

我是二本毕业,因学历限制,进不去大厂,只能进小公司,没少遭遇社会的毒打。

入职后,996是常态。尤其是当项目上线之前,我们项目组需要连续熬夜几周,12点到家就是吃外卖,更没时间运动,那段时间我整整胖了20斤,还亚健康。

我入职没几个月,就发现当时公司已经处在业务倒闭边缘,工资开始拖延。我们是10号发工资,有两个月,到了11号晚上才发工资,而且几位高管接连辞职。

尤其是某天,一向神秘的总裁突然出现在公司。我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但也没有多想。

结果那个月没收到工资,我找HR询问,HR让我再等等。到了第二个月还没发工资,我果断辞职,并威胁领导和HR要起诉公司。

我的同事比我还惨。他们很多也是刚毕业的年轻人,工资并不高,甚至有的外国同事已经半年没有收到工资,老板欺负他们不懂中国法律,这些同事也不知道给自己维权。

因为无知,我把社会想得太过于乐观,年纪轻轻就被迫踏上了讨薪这条不归路。最后那两个月还是白干了,公司宣布倒闭,我们几个月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我的教训是遇到公司欠薪,一定要及时离职,别听HR画大饼。好在经过这段磨练,毕业5年后,我现在进入了一家大厂工作,收入稳定,再也没有遇到欠薪问题。

来源:字母榜 微信号:wujicaijing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276/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