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在北京二环,1000元能租到什么房子?

在北京二环,1000元能租到什么房子?

广告

电视剧《马大帅》里,彪哥和马大帅骑着自行车到铁岭考察,远眺钢筋水泥的人类景观,二人不免发出感叹⬇️

image

而最近,我的同事谢浴缸,在听说房东要给他的合租房涨2600元房租后,他也说了类似的话:

“这租金涨的,果然是个大城市。”

众所周知,在北京租房,涨房租有多容易,找房子就有多难。

但谢浴缸是编辑部唯一的朋克,他坐在合租房的马桶上一夜都没咽下这口气,最后他做了个决定。

“不住好的、不住贵的,要住咱就住最实惠的,你们给我照着1000块的标准找房子。”

北京租房平均价格全国最高,在四九城到五环外的地界儿,真能租到1000元左右的房子吗?

本着一贯的调查经验,我们打算先在通勤30分钟内的范围里找找,即图中的蓝线区域。

整租月租金1000元的房子,我出发前预设的立场是付费体验黑奴船舱般的生活。

但过去看了之后,我发现我错了。

人们都说一分钱一分货,平均月租金4000元的房子,如果要强行砍到1000,那么等于说除了有个能躺平的地,剩下的都没了。

所以说,如果你愿意在寸土寸金的鼓楼东大街整租一套房,那么,所能住上的房子,也是在挑战人类的想象力。

在租房App上,显示这是一套1室0厅0厨0卫的私密住宅,藏身于胡同之中,在舒适感和空间感欠缺的同时,希望在装潢上给你留下一种复古感。

而到了真正的地方后,我发现我确实对住房的认知狭隘了。当中介小哥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五脏俱全的生活区域看花了我的眼。

4.75平方米,1200元一个月,不仅仅只有沙发床,左侧是你私享的盥洗台,紧邻暖气,中部是你舒适的生活区,休闲惬意,整个来看就是一站式居住集装箱。

玫瑰色的沙发彰显着主人的浪漫,粉红的贴纸兜住了墙皮脱落的欲望,而上面那一张手绘的窗,是代表阳光、空气与自由的图腾。

房屋生活区,破碎的镜子反射出你被割裂的身体,能效5级的空调在拨弄你的电费账单。

我试图小憩一会儿,但在这样的房间里,我局促得难以入眠,辗转反侧,像一根翻烤的大香肠。

·我175cm

走出房门,进入杂院。杂院里大概有9户人家,料想在下班的夜晚,这里将人声鼎沸,安全距离的打破将让你不得不再次面对旧时记忆里的人情社会。

邻居将皮鞋放在高压锅上的行为令我费解,直到清瘦的他走出房门,甩了甩长发——他说他是一位后海艺术家。

·里边还有人在打电动

闻声而来的邻居大妈举着晾衣杆,盘问我租房的用途;毕竟1000左右的房租还打量得这么细致,确实像揣着点儿不良动机。

跟随中介走出胡同,一个肤色与发色一键填充的孩子正叼着烟玩手机,他抬起头瞥了我们一眼,随即又投入到紧张刺激的虚拟战场中。

我羡慕他也许只有未成年人实名制的苦恼,不用像我们一样焦虑明日去何处落脚。

很显然,在北京二环内租房,想要极致地省钱和极致地受苦没有区别。

所以我决定租金加码,寻找更加高档的陋室宝居。

与上一套房源不同的是,这套1900的房子,刚进入胡同就能嗅到一股浓郁的资本气息。

墙上张贴满了各种广告海报,猪仔出售、飞天茅台抽奖、伊利低脂牛奶……装点出了一种魔幻感,广告人的敬意就是在最不起眼的地方也要吸引路人的目光。

进入房门,无为而治的装修感处处写满了简约。

依然留有异味的白色油漆喷射过房间内的每个地方,瓷砖冰冷而坚硬,室内唯二的家具除了垃圾桶就是床。一个收容垃圾,一个收容自己。

亲切的架子床会让你回想起在大学宿舍的床上摇摇晃晃的时光,而这是胡同里的低配版Loft。

有一个角度被精细地抠成了生活区,扫帚和撮箕摆得像装置艺术,与远在对面的垃圾桶呈现出一种哲学上的剥离。

而在狭隘的走廊,邻居一双鲜亮的AJ正对着厨房,承载着北漂青年最后的浮华妄想。

这看似荒谬的摆放,背后实则是他生活质量让步给社交的妥协,自己住得四处漏风不打紧,出去社交,一双AJ就是博得认同的筹码。

·阳光掠过他的鞋尾

而在另一个房间里,一个大哥正在刷着短视频,传来了“拉长耳朵,提高警觉~”的BGM以及各种魔性的笑声,抖音笑了,他也跟着笑了。

在这里,居住的人各式各样,有白领、有新媒体作者、还有餐饮服务从业者,基本都是图着胡同离地铁站近。

新一轮北京地下室整治后,这些原本的地下室,大部分都改造成一种叫作懒人仓的空间。

原本存放人的方块,最后用来存放货物。

·懒人仓是一家仓储公司

地上的货物存到了地下,地下的人涌到了地上。狭长的走廊没有留下这次迁徙的痕迹。

空荡荡的懒人仓,或许曾住下许多人异乡的幻想,最早的一批城市建设者们,在这里留下的物理痕迹已不可见。

这些租户如今的去向已不可考,他们舍弃的体面并没能阻止时代的浪潮。

当低价找房报复的欲望退去,租金再往上调调,3000~5000元的区间,就已经到了我大部分朋友选择的租住标准。

在租房App上,三里屯附近最便宜的整租在酒仙桥区域,只要5200元。

在这片遍布着筒子楼的酒仙桥街坊,老旧是它唯一的符号。

这儿的楼道也被人民群众无尽的智慧赋予了各种功能。

它可以是家庭储物空间的延展,彰显着业主随时提桶跑路的心。

也是各路生活服务最直观的广告平台,墙壁打孔、空调加氟,下水道专业疏通,除了涨薪,你在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在墙上找到答案。

·答案在墙上飘荡

这里更是海绵宝宝离开它的大菠萝后,唯一看中的栖息地。

进入屋内,设施非常有20世纪80年代的风格。

时代的旧迹不仅体现在物件身上,也体现在人的大脑功能上。这里之前住的是一位有点阿兹海默症的大爷,他的子女在门口贴下了这样一句话:

在继续看过一些6000~10000元/月的房子后,我发现它们除了装修略有差别,基本条件都差不多。厕所相对简陋,住户年龄也偏大,一般都是生活了很多年的家庭。

当我和朋友从老旧的居民区出来时,已经是夜晚了,穿着光鲜亮丽、五彩斑斓的白领们,潮水般从写字楼林立的城市中心出来,举着光亮的手机走入黑暗的小区。

·图源来自网络

他们的身后就是高档居民楼,整栋楼包裹着一层泛黄的暖光,像是基督教的圣光,让人看得心驰神往。

很有趣的是,有一个穿着十分朴素的房东刚从居民楼出来,跟他的妻子说他身边的朋友都把房租涨了,这套房能涨到9600元,说完后逆着下班的青年们,朝着那温暖的光源走去。

或许也会有更成功的人士从写字楼走到高档居民楼里,但那与我们无关了。

总有人想窥探高档小区的生活。第二天,我以帮老板找房子为由,又联系上了一位中介,将预算定到3W,想看看北京这个价位的房子长啥样。

·这张图,并不是摄影作品,而是你在财富中心住宅窗外的真实影像。

这是一套位于北京财富中心的三室两厅两卫,租金为32000元/月。物业由世界五大房地产咨询机构之一的仲量联行维护,它是唯一连续三年入选福布斯白金400强企业的房地产投资管理及服务公司,在2019年的《财富》500强中排名第189位。

·楼道内景

前台向我介绍,楼内保证全年恒温,电梯间按照SOHO标准建造,安全问题由小区入口、前台管家、电梯准入共同保障,楼道24H配有全程监控。

·客厅全景

如果你坐在书房,你背靠着的,是白领们辛勤忙碌的朝外SOHO。那些格子间里的人看天的时候离你很近,看你的时候离你很远。

只要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头向左边一偏,就能看到中国尊。

看完这套房子后,胡同弄巷的忧伤离我愈发遥远,我太羡慕了,真的,我恨不得马上变出人民币,签下一百年的合约。

而在距国贸不足50米的尊悦光华小区,号称城市CBD里唯一的商业住宅,一套32000元/月的房子,服务无微不至,比如前台小哥就正在拉着快递车穿行而过,帮忙给业主们送快递。

当你步入电梯门,管家优雅地帮你按电梯钮,并专业地介绍室内布局。

它的客厅面积达到了60㎡,假如第一套胡同的房子每4.75㎡能住一个人,四舍五入,这里能住下13个人。然而在这里,它只是一个客厅,是你家的一部分。

厕所当然也是干湿分离的。因为高档的房屋,所有的细节都会指向一个词:体面。

从老旧胡同到市中心平层,一边是破旧颓圮,一边是尽收眼底;一边是坚硬的生活,一边是柔软的梦乡;一边是无序的脏乱,一边是专业的管理。这让我想起了韩国电影《寄生虫》。

较为贫穷者,生活中90%的争吵都与空间有关,比如说“鞋柜放到邻居家门口了”“舍友如厕时间太长了”“隔壁交配声音太大了”“楼上把垃圾扔自己家门口了”……

显而易见,高档居民楼生活,至少不会因为这些“低级”的琐碎而烦恼。

在《格林童话》《穷人和富人》的故事中,富人将上帝赶出家门,穷人却接纳了他,似乎富人的德行与他们的金钱成反比。但现实告诉我,体面处处与金钱挂钩。

这仅仅是3W左右,那10W、20W一个月的房子,就看不了了,需要提供资产证明。

曾有一段时间,各大UP主都热衷于高级探店,向我们展示一些十分遥远的生活,而到后来,他们是被封还是转型我已经不太关心了。

从月租1200元~32000元,从公厕、陋厕到干湿分离,从过去的旧迹、生活的痕迹,到财富的印记,我们可以看到同一个世界不同维度的参差,而中介,就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门。

他们用自己的职业操守串联起破败向体面的迈进,同时也是租房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在看房的那个下午,转累了的我和中介小哥并坐在胡同口,我好奇地问起小哥大学学的专业和年龄。他说他1999年出生,来自河北,学的是编导,毕业时,为了生活选择了中介行业。

但他从未放弃过编导的梦想,他认为中介是生活最好的剧本,有一天,他要写出一部专属于中介们的剧本,就叫《穿行万家》。

临别时,他扶起电动车,从胡同里穿行而去,前轮微微扬起,染上晚霞的酡红,我想那是他锋利的战矛,足以豁开所有生活的骇浪。

这让我想起1999年的电影《美丽新世界》,伍佰对姜武说:“在这个城市,有多少人,没有你这样的希望(即将拥有一所两居室的房子)。”

影片结尾,暴富的姜武拉着小陶虹,指着前方不远的工地说:“就在这里,将会盖起一座高楼,在那上面最高的一层,有我的一栋房子。将来在那里,可以看到上海最美的风景!”

当目光渐远,这城市绵延无尽,恰好容纳一个异乡人的失落。

来源:X博士 微信号:doctorx66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379/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