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性别战争三十年

性别战争三十年

广告

女权,男权,性别对立的话题已经在饭圈问题之后成为互联网舆论的新战场,

很多人应该也逐渐感受到,每天一打开首页就有一大堆新闻和报道以及评论开始互相仇恨对立。并且,这股浪潮,正在开始从线上走向线下。

但大家可能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系列问题的后果远远不止于此。

同样的问题,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就在日本,韩国,以及欧美上演过,分别走向了三个各不相同,但都不算好的结局。

所以,为了尽可能的消解仇恨和对立,为了保卫我国男女平等的良好传统,为了阻止有人顶着道德大旗开倒车,为了保卫我们所有人的现代生活,我在这里完完整整的汇总之前日韩欧美等国性别对立的历史和经验教训,希望大家能够以史为鉴,不要踩进同一个坑中。

1 脱钩躺平的日本

很多人都听过日本性别对立和男性全体躺平女权崩盘的结局,但这个描述其实不太准确,更没有说清背后社会经济层面的原因。

日本的性别对立,要从三十年前的平成时代说起。

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日本韩国女性地位那么低,却没有女权运动呢?

答案是“有过”

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在泡沫破裂前有一轮蓬勃发展期,

图片

伴随着经济收入,就业环境等的全方位提升,日本女权思潮也十分高涨。高涨到什么地步呢?当时的日本女性说法是,一个女性应该有四个男朋友,跑腿男,买单男,礼物男,以及,本命。当时请女性吃饭,都得是5万日元以上的高级餐厅,还要去高级酒店,送昂贵的珠宝首饰。

我是新时代独立优秀的女性,你要追我当然要拿出诚意来。甚至诞生了一个专有名词称呼这种现象— — 恋爱资本主义。
之后,伴随着经济发展,又进一步发展成“平成新女性”。

平成新女性,相比恋爱资本主义的区别是,连恋爱都不要了。

平成新女性的主张是,不结婚,不要理会男人。我们女性很美好,要互相帮助,男人则都是”臭男人“,我们女性要追求”自由“,鼓励女性结婚?那是男人的阴谋,要通过婚姻压榨我们女性。

简单来说,你可以把恋爱资本主义理解为要彩礼的那波女权。

平成新女性理解为反彩礼,强调社会层面职场权益的那波女权。

不过尽管有分歧,但大体还是一致的,共同谴责任何案件里的男犯罪者,共同反对性骚扰,反对职场歧视。
看起来,平成新女性这个发展不是很好吗?

但问题在于,慢慢的,日本女权开始出现了扩大化,或者说,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有了优越感后,往往会走向歧视和对立。

我是高贵的平成新女性,你是普通日本男人,你哪来的资格和我站在一起?

男的只要跟女性有一丝身体接触,那就是强奸猥亵各种罪名扣上, 在地铁上只要男的因为任何原因碰了下女的,都会被骂为痴汉,领导发邮件给女下属,那就是职场性骚扰。甚至办公室同事你看我一眼,我都可以理解为你对我心怀不轨。

无形中,日本女权开始拐到变着法子骂男性,所有男性都是QJ犯这个歪路子上来。或者说,相比之前学术化思辨化的女权思潮,这种直接破口大骂男性的声音,更容易传播也更容易被所有人理解。— — 谁的天国入场券便宜,谁就能拥有更多的信众

各种扩大化,乃至污蔑案,也都是当时舆论日常。这也是为什么女性专用车厢这个发明居然不是先出现在中东等国家而首先出现在日本,当时认为直接物理的隔离能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都物理隔绝开了,女性不用担心痴汉,男的也不用担心社死了,就问你是不是完美?

但问题在于,泡沫年代结束了,失去的20年来到了。很多文章介绍到这里就会给出结论,日本男性躺平,女权诉求失去了买单人后直接崩塌。

但其实社会思潮的变迁不是这么简单的,社会现象的背后,本质还是经济和行业的变迁。日本女权的发展,其实本质是日本经济发展带来的城市化红利,当时的日本公司愿意付出高溢价。男大学生直接毕业给高薪,女大学生毕业也给高薪。

图片

(『每日新聞』1989年,三井公司就职内定式上欢颜的女大学生)

女性脱离过去的生产环境进入大都市,并且获得了经济上的完全自由后,自然会开始对过去传统中可能束缚女性的部分开火。我一个人靠着工资就能在东京生活,享受过了东京的现代化生活和各种丰富的娱乐,你让我回老家结婚?过过去那种生活,遵守过去的规则,怎么可能呢?凭什么呀?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变更带动思潮变化。

事实上,不止女性,当时日本年轻男性也会向过去传统开火,御宅族等也是这个时期出现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日本的年轻男性女性,一起痛斥传统,痛斥原生家庭,开贴怒骂“父母皆祸害”(是不是觉得过于相似?)

为什么女性话语权更强呢?因为男大学生刚好是恋爱结婚的年纪,有大量消费堆在女生身上,叠加下来就是,当时年轻女性的消费能力购买力高的可怕,这是四个钱包传说的来源。强大的购买力必然会带动话语权。时尚杂志的金主都是奢侈品,其主要购买群体又基本是年轻女性,时尚杂志自然是变着花样夸女性。

所以,很多人说女权性别对立等是国外势力推波助澜,怎么说呢?

只有清晰认识到问题本质才能找到答案。

外因当然有,但思潮的土壤也客观存在。女权在城市化大潮中,是新一代都市人群里喊的声音最响的那个,她一度是对抗传统束缚的急先锋。年轻女性年轻男性在反对上代催婚反对传统陋习等方面都是和女权有共同利益诉求的,这才是早年女权得到很多人支持的原因。

道德上的支持是很脆弱很表面的,建立在共同利益诉求上的联合才是最真实的。

理解了这个你才能彻底明白,为什么失去的20年会结束日本女权的思潮,因为经济大环境变化了。泡沫时代日本企业能给出海量的天价offer,可伴随着泡沫破裂,进入崩盘时代,各种企业自己都要担心破产生存的问题,哪里还敢放开招人?

1991年,日本企业求人数和最终录取数比例是2.86(日本的求人数可理解为我们的offer,发出的签约意向书)也就是说,大学毕业生一毕业,有2.86家公司岗位在等着。

而2000年,这个数据跌倒了0.99,也就是说,必然有1%的会失业找不到工作。

考虑到头部人才往往会一个人收获多家公司offer,实际失业人数,你大致就能感受到了。

图片

同时,日本企业也迎来了末路。90年前后,当时世界500强榜单上有150家日本企业,而到了2015年,只有54家日企登上了该榜单。

图片

经济停滞,企业倒闭,公司裁员,岗位减少,总结起来就是,蛋糕不够分了,蛋糕不够分,自然就会引发全员的内卷,此时什么吃相政治正确都失去了意义,职场变成了物竞天择的大逃杀。

在全员内卷的大逃杀中,日本女性是第一个出局的。

抛开政治正确,任何一个人都要明白,践踏环境下,没有规则约束,男性不结婚不恋爱不要命的卷起来,女性其实是很难卷过的。所以我不止一次说过,如果你真心要维护女性就业,那么要做的不是口上说说,而是必须要旗帜鲜明的反对996,因为如果一个公司把工作强度拉满,一个月一天假都不放,你要明白他实际上在驱逐哪个群体。
此外,很多人说日本女性就业率低是源自日本的大男子主义,逼迫女性回归家庭,这个认知也是是浅层的,核心本质是经济下行连带引发的内卷大战,大量女性被卷出局,这才让家庭主妇的传统抬头了。

有调查结果显示,「婚后希望妻子成为家庭主妇」的男性在各年龄段中都不超过16%,更多是不希望妻子成为家庭主妇,过半的人选择了「尊重妻子的决定」。简单来说,日子苦了,什么传统什么主义都是假的,双职工赚钱不香吗?你真觉得日本男性算不来这账?

传统在吃饭面前,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

图片
但当年泡沫的崩塌远超想象,女性出局后,蛋糕还是不够分。

于是,男性中不那么卷的部分也出局,这才是大家熟悉的躺平族群体。

总结就是,蛋糕急速缩小,除了一小部分卷王,剩下的全体出局。这个时代变化,才是日本女权总崩塌的原因。

年轻男性里躺平的那部分,心气崩盘,没有资源,也没有积极性去追求女性了。

“结婚是压榨女性?我太同意了,所以为了不压榨女性,我选择不结婚”

至于职场歧视?好,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我不上班不恋爱不结婚不上班,躺家里咸鱼,米娜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日本女权在极端化后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她们放弃了初始的提升女性自我这个主旨,转而开始向男性开炮,希望男性让渡利益,所以几乎所有的诉求都是建立在男性合作上的,我认为你应该尊重女性,我认为你要学会共情,我认为一个正常男人要提升自我要学会送礼物

(你没看错,当年日本女性提的要求就是这几个)

而躺平族给出的答案是“不不不,我不是正常男性,我就是废物,OK,骂完了我能回去躺着了吗?”面对一个彻彻底底摆烂,连自己人生都躺平的对手,你会发现什么说辞都失去效果了。

那么,卷赢的那部分男性呢?他们总不会也摆烂吧?

他们则表示,不不不,我也不是正常男性,我卷了十八年才终于坐在东京银座的楼顶喝咖啡,你给我提要求?麻烦认清一下状况呀,现在有资格提要求的是我啊,过,下一个。

2016年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的调查问卷显示,希望结婚的男性只占38.7%,妇女则占59%。男性大量躺平,不躺的男性数量稀少,女性在职场上被一轮内卷后,发现在婚恋市场上供求关系也倒挂了。

最终,日本女性的结婚要求从当年高收入高学历高个子的三高,变成了今天大家看到的有工作不家暴就行。

这个现象其实在国内有高度类似的苗头,比如,北京。

图片

但男性这边只是外因,更重要的是女性基本盘的崩塌。
之前说过,日本女权的基础是进入大都市,并拥有经济自由的新都市女性阶层,这曾经是一个有共同诉求的群体。

但经济下行后,这个群体在事实上被撕裂了。

一部分女性必须要和男方结成家庭对抗经济风险了,自然不可能再去支持女权的声音。

尤其是反对结婚的“平成新女性”这部分。

我不想回老家,我需要和丈夫一起省吃俭用对抗东京的高物价高房租了,你还在结婚就是不好,主义能当饭吃吗?

经济上行期,大家很难认识到阶级矛盾问题,此时当然是你好我好姐妹好,可一旦拐点出现,沉重的现实面前,大家立马意识到“姐妹们”并不是同一个阶级。

图片

另一方面,一部分年轻女性开始更加极端化仇视男性,认为女权不够激进她们是学生时代经历了高速发展的一代人,从小接触到的认知都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高薪岗位随便挑选,在毕业时期突然遭遇拐点,原本的期望值瞬间崩塌,社会居然如此残酷,很多人就此把原因归结为男性社会的压迫,“不是我卷不过别人,而是男性社会的压迫”。

那么,经历残酷大逃杀,在职场上活下来的女性呢?作为中流砥柱她们总要扛起日本女权的旗帜吧?

答案是恰恰相反,她们更旗帜鲜明的反对女权。

为什么?因为她们发现,女权思潮,其实增高了自己的职场成本,之前的扩大化时代里,很多公司的态度是走了极端一刀切的

“是是是,我完全赞成大家说的,上司给女下属单独发邮件,就是性骚扰,以后各位都不要给女下属单独发邮件了”

扩大化时代,你不这么极端,就会被攻击,但这其实是增加了女性职员的沟通成本信任危机的。崩盘时代,这点差异可能就会成为被裁员的原因。

所以这时很多职场女性的诉求就是,反对女权,反对任何把自己和男性区分开,对自己特殊化的声音。我明明能正大光明赢下比赛,为什么要去节外生枝?

这一批女性的思潮,又回到了香奈儿时代的女性思路,从强调女性权益方向,变成了强调男女平等。男人能穿裤子干活,我也能穿裤子干活,我坚决反对设置什么女性专用车厢或者对我特殊对待的举措,这是把我当成弱者。

但此时踩刹车已经太晚,女性职场成本高的认知已经被建立,大量女性从职场被驱逐,或者只能担当最低端的临时工派遣工。

所以,一切社会思潮,本质还是经济的映射。任何主义,最后都得给出物质的答案。

日本男性脱钩的脱钩躺平的躺平,要么挣脱婚恋枷锁后变成究极精致利己主义者。

日本女性发现跟着女权热热闹闹折腾了半天,合着既没争取到实际生产力,也没提升就业竞争力,唯一就是带着大家骂男性,但骂了这么多年,对方不但没改,要么躺平要么对立,自己在职场和婚恋上却实实在在受损了,我为什么还跟着你啊?

曾经轰轰烈烈的日本女权至此消散。

图片

有人是这么评价日本女权的,其实日本女权是成功的,只是笑到最后的不是女性,而是吸收了女权思路的那群男性

女权的思潮打破了婚姻和传统的枷锁,一部分男性也大大收益,并很快学到了其思路精髓,不结婚不负责,所有时间精力金钱全部投资自己包装自己,成为了比女权还要女权的“独立女性”,但他又拥有男性的奋斗逼和耐操属性,堪称究极无敌精致利己主义者,成为了这场大逃杀中笑到最后的人。

2 魔怔对轰的韩国

那么,韩国呢?

韩国的性别对立比日本还要严重,如果说日本是靠着佛系躺平以柔克刚,那么韩国就是政治正确对轰的性别战争了。

在前段时间的奥运会上,很多人应该都记得有一个新闻

图片

拿下射箭金牌的女选手因为短发被认为是女权,被网暴要求退还金牌。

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韩国男的为什么能这么魔怔,居然网暴为国争光的奥运冠军。但如果你去注意发言就会发现一个更有意思的事。

男网民网暴的理由是:“她是一个女权”

而所有为她辩解的人,辩解方向都是:“她不是女权”

“留短发是自由,不等于她是女权”“完全没有证据证明她是女权”

而不是“女权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是女权?”

图片

发现没有?不论男女,已经都不会去争论女权好不好了,而是都在争论她是不是女权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女权在韩国成为了这样一个不想被贴上的词?

答案也要从十多年前说起

和日本一样,韩国男女双方也有过花好月圆的时候。伴随着经济发展城市化,时尚,前卫,自由恋爱的思潮在年轻人中广泛传播,世纪初亚洲四小龙韩国的年轻男女们也曾有着共同的美好憧憬。

图片

韩国女权也在此时出现,到这时他们的诉求也是精致独立女性的思路,主张个人主义,和过去传统做切割。并且同样的,韩国女权一度也得到了大部分人不论男女的支持。

但是,和日本一模一样的剧情出现了,新世纪以来中国崛起不断挑战韩国支柱产业,内卷情况大量出现,2008年经济危机更是雪上加霜,失业率爆棚情况下,内卷开始大规模出现。

图片

后面剧情你应该能猜到,内卷大逃杀下,韩国男女双方开始互卷,并且和日本一样,韩国女性也在大逃杀中卷输了。但比日本更严重的在于,韩国这边,极端派的女权占了上风,Megalia等组织出现了。

ps:这其实不是偶然的,韩国社会资本财阀等问题更严重,必然导致这个结局,Megalia出现之前,韩国男女双方对立就已经非常严重了。

Megalia是激进女权组织,于2015年兴起,一开始其实也是聚在一起反性骚扰反就业歧视以及发表各种贬低男性的言论等,但随后越来越激进。

推广堕胎男婴的宣传活动,坚持要完全性别灭绝韩国的男性,

宣传拿刀上街捅陌生男性,用刀架在睡梦中的父亲脖子上自拍

图片

堕胎男婴,对着人流男婴儿的ST诅咒:“再见!滚去地狱吧!我又阻止了一个未来压迫女性的罪犯!”

甚至,连民族英雄也因为男性身份而被攻击。

具体涉及大量血腥暴力词汇和图片,发出来我这文就过不了了,建议大家自己搜索。

顺带一提,那个比划手指的动作,就是他们的logo

图片

而和这个LOGO并列出现的,是纳粹的万字旗变种符号。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韩国网民盯着这个符号不放了。

某种意义上,从激进程度来说,韩国女权是全世界最激进的,不论中国日本还是欧美,都无法比拟。你今天看见的所有性别对立言论和相关案例,在韩国那都不是事。

但问题在于,韩国激进女权的方向犯了同样的错误,她们的力量没有去对准资本家,而是对准了同为无产阶级的男性。

有一个现成的资本家不打,要朝着虚构的“父权”虚空出击,对普通男性放AOE。

其结果自然就是,韩国男权开始反击,并且也越打越激进。

资本欺负你,财阀欺负你,搞性别歧视职场骚扰,那你怼财阀怼资本家去啊!你不骂资本家天天骂我们男性打工人算什么啊?我为什么要为资本家的错误买单啊?

而他们的思路也比日本的躺平流更极端,是用魔法打败魔法,政治正确对轰的思路。

什么意思呢?一张照片,男性比女性多了,韩国女权说这是歧视女性,是社会对女性的压迫。一般人的思路是解释具体情况,没有歧视女性对吧。

但韩国男权的思路是“没错,这就是歧视女性,你们网站方应该全部下架谢罪!”

“但是,如果你们换上来的图片,女性比男性多,那就是歧视男性哦

“来,每张照片,我们一个一个数,男女数目但凡不一样,你们网站就倒霉了哦”

简单来说,用政治正确去打政治正确,

你要公平,我就给你公平,而且比你想的还要公平一万倍。要有一点不公平,那就是歧视,看谁先受不了。

男女平等?OK我完全同意,所以吃饭买单,你要敢说男的应该多付一点钱,那你就是在搞歧视。

综艺节目不能开女性玩笑,好,没问题,

那么,综艺节目也不能开男性玩笑,对吗?你不会反对男女平等吧?

而当双方都拿着放大镜看综艺,把综艺节目制作者搞到自闭时,女性惊奇的发现,这个模式自己是亏的。为什么?因为政治正确对轰氛围下,综艺节目基本没法做,女性发现自己能看的内容少了。

而男性呢?男性本来就不看综艺

再比如女性指责男性发短信骚扰,说韩国男性真恶心。

好,所有异性不许互发短信。

这就出现了传说中的求爱三次算犯罪条例~

(你没看错,真有这么神奇的条例,而且这个里面,求爱标准非常宽泛~邀约见面都能算)

图片

然后有意思的就来了,一开始女性也认为这个条例收益方是女性,所以双方一起推动实施。但很快越来越多女性反应过来这个条例收益方是男性,因为条例等于直接打死了舔狗的存在空间,女性失去了恋爱中的浪漫和议价空间了。

简单来说就是,韩国也遇到了和我们一样的情况,男性都不愿意拉下脸来追女性了,而这个条例的出现,给了男性借口,一旦被拒绝立马走人。

中国还有“为什么现在的男生追到一半不追了?”“追我很久的男生突然去追别人算不算渣男”的疑问

图片

韩国绝对不会有这个疑问,完全就是买菜模式。

追女生?追什么追,上来就是你中不中,你要不答应我直接下家。

别问,问就是我尊重女性绝对不会犯罪,所以麻烦三次以内你给个数。

于是很多女性开始反对,她们认为三次太少,失去了恋爱浪漫,也无法判断对方真心。

但韩国男权立刻反打,“你反对?你想过被骚扰女性们的感受吗!”

于是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韩国男权抢占政治正确高地说不能给男性机会,女性反过来支持要多给男性机会。

这个打法也直接撕裂了韩国女性,因为不管什么层级的男性,都希望追女生过程中省点事,大家都不跪舔大家都省事。

但对于女性来说,顶层女性的困扰是天天被骚扰邀约忙不过来,而普通女性的困扰是男性不够真诚主动,双方在这个议题上存在根本性分歧。

韩国男权发现了原来男性在婚恋上的整体利益这么容易一致,于是立马趁热打铁乘胜追击。

当时韩国女权的话题重心也是在婚姻上,比如指责婚姻是对女性的压迫,还有的诟病离婚冷静期等。对,韩国也有离婚冷静期,不过他们叫“离婚熟虑期”。

然后,有意思的来了,韩国男权的反打思路是

“你居然还想改良这个,你果然还是想结婚吧!”

“婚姻就是对女性的压榨,说的好我完全赞成,所以你们怎么老想着改良这个让女性入坑呢?”

简单来说,韩国男权把这个话题变成了,比赛谁更不想结婚的魔怔大赛。

这一次,韩国女权认为自己肯定赢了,因为一直以来大家的认知都是,女性对婚姻需求低,男性更迫切的想结婚,所以才有了男性应该在恋爱中付出,需要让渡利益的说法。

但最终幕布揭开的时候,女性惊讶的发现,她们居然又输了,大量韩国男性居然真的是更不想结婚的那一方。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只要看了刚刚日本的案例和背后的经济逻辑你就能完全理解韩国的情况。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准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和日本一样,在经济下行性别对立的环境中,韩国男性突然发现,自己才是更强者。单身不结婚对自己更有利,此时唯一的结婚理由,是来自父母传统的压力。

而女权,恰好打掉了传统秩序和责任约束。

当这一层幕布被扯下后,局势立马朝着无比魔怔的社会达尔文方向滑落。

韩国女权指责男性不够温柔体贴,韩国男权立马“赶紧分手!千万不要被压迫啊”

韩国女权指责男性在婚姻中获利,韩国男权立马“赶紧离婚!千万不要被压迫啊”

韩国女权指责现在的男性没有男子气概,韩国男权立马“太棒了!还不开香槟庆祝,多好啊反正你也不会和他结婚的对不对!”

“大家都是不想结婚的,你们废话这么多干嘛?莫非你们是想结婚?天啊你们居然想让女性被婚姻压迫!”

“千万不要给男性提意见,千万不要有能过下去的错觉,大家分开过,谁想结婚谁是狗!”

当韩国男权真的扔掉面具,表示大家就应该彻底分开各自过时候,韩国女权发现自己几乎所有的落脚点,话题点,议题空间,全都被打没了。你给婚姻挑了一堆刺,告诉对方改好这些否则绝不结婚,然后对方回了一句“为什么你居然觉得我会想结婚?”

很多人无法理解韩国男女双方为什么那么魔怔那么极端,其实都是没理解状况,他们双方其实是在进行涉及话语权的魔怔大赛。

这种双方都极端到魔怔的情况下,谁更不想结婚,谁就更有底气提要求,谁真的更需要婚姻,谁真的更需要对方合作,谁更快扛不住,谁输。

然后韩国女权就发现,小丑居然又是自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韩国女权想打,但她们背后的女性群体已经真的打不下去了。

韩国魔怔化的性别对立打碎了年轻男女的同盟,韩国男性发现自己可以和资本完成单赢。

职场女性多,代表着女性优秀,男性弱,要批评男性。

职场女性少,代表着女性被男性社会压迫,更是要批评男性。

既然都要被批评,那我们不如就选后者吧,因为这样我们的职位多了。

“当对方无论如何都要指责你在性别压迫时,你最好真的在性别压迫”

在这个思路下韩国男权直接效仿日本的决赛圈选手,开启不结婚不恋爱,真.无限内卷模式。韩国女性直接被卷得没法玩了

图片

但问题是,如果仅限于此,韩国这还不能叫性别战争,更严重的还在后面。

图片

2018年时,一名39岁企业老板在韩国餐厅吃饭时被指性骚扰一女性,除了受害者证词之外,事件缺乏其他证据,但是最后这名男性被判入狱6个月。这件事为标志算是彻底激起韩国男性群体反对女权的声浪。

后来民调机构Reakmater调查时,发现韩国居然有76%的20多岁男性反对女权,30多岁男性中有66%。而在整个韩国男青年中,反对女权主义的已有58.6%,其中,极端反对的已高达25.9%。韩国妇女发展研究所的一项调查更显示,超过65%的韩国年轻男性表示,他们将女权主义等同于“仇恨男性”。甚至有56.5%的人表示,如果女朋友是女权主义者,他们会立即与她分手。

他们认为女权主义不再是单纯的主张性别平等,而是演变成一种性别歧视和仇恨。这样的趋势从MeToo运动爆发后愈加明显。

注意,这次可不是韩国极端男权观点了,算男性路人大众观点了。也就是说,你觉得韩国男权很魔怔,但现实是他们越打越强,越打群体越大

再然后,一个跌破所有人眼镜的现象出现了,

20-30岁男性,跑去投了保守派。

2021年4月,首尔市长补选,有72.5%的年轻男性投票给了保守派,这一比例甚至高于60岁以上的男性选民。而在2017年,这个群体有90%是支持自由派的。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这个意味着什么,简单来说,不管任何国家,20-30岁这个年龄段的男性,年轻,没有家庭压力,没有生活压力,应该是一个社会中最前卫最革新的力量,各种新技术新产品新思潮的接受者和中坚力量。然后,这样一个左翼的核心基石群体,不但不投左翼,还反向去投了保守派,并且比60岁老人还彻底的保守,直接结果就是自由派爆炸,保守派起飞。

为什么呢?因为保守派反女权~

保守派的李俊锡,他的著名言论是“激进的女权主义和恐怖主义一样有毒。”

你觉得说出这个话后,他应该辞职下台?还是应该向女性道歉?

NO,都没有

靠着坚定的反女权,他在缺乏资金支持、组织派系支持或地区支持的情况下,当选了党代,支持率达43.82%,成为韩国民主化以后最年轻的主要政党党魁(36岁)。目前他们已经是最大在野党了。

图片

而总统文在寅这边,他以女性主义者自居,在2017年的选中,他承诺让自己的内阁成员中,女性占比达到一半。但问题在于,他没有达到曾经的承诺,更致命的问题是,他在自己的部下被metoo时,保持了沉默,直接导致他失去了女性选民的支持。

图片

最终结果就是,目前在野党的支持率压倒了文在寅~

(首尔市长选:国民力量党 57.5% VS 共同民主党 39.2%)

所以,我说其他国家的性别对立相比都小了,韩国这才是真的性别战争。

能打到20岁年轻人跑去投保守派,谁看了能不说一句佩服。

理解了这些后,你可能就明白了,韩国女权为什么最终崩盘,成为大家都要避开的词。

作为一个政治思潮,她们从始至终没有想好,自己的诉求是什么,边界在哪里。更没有思考过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

要职场公平,反对职场歧视,那么应该建立无产阶级同盟对准资本家,但她们将炮火瞄准了其他无产阶级男性。

反对性骚扰,那么应该对准罪犯强调秩序,但她们将炮火瞄准了全体韩国男性“韩国男性全都是XX犯”

文既然支持女性,那就应该力挺,而不是女权不绝对那就是绝对不女权。

既不考虑经济基础也不考虑生产力现状,就看谁口号喊的响喊的出位,最终就是越喊越激进,谁激进谁上台,最终变成空中楼阁。

而韩国男权在这个比赛中,执行的更成熟更坚决,

首先是从始至终盯准极端女权群体核心诉求,以魔怔对魔怔,抢占政治正确高地。

韩国女权大量话题看似是反对婚姻,但本质其实是抬价,是如何优化婚姻,韩国男权在形成了谁结婚谁是狗的共识后,彻底压制了女权的发力点。

其次,韩国男权牢牢记住了,经济基础是一切基石的原则,从始至终抓住生产力,并且和资本合作发动终极内卷,直接卷的女性没法玩。

最后,韩国年轻男性集体放下成见,跑去投了保守派。

(有意思的是,前段时间有人说起欧洲年轻男性投绿,也是这个剧情)

任何国家,传统保守力量,资本力量,主体民族男性,基本都是互相制衡的支柱性力量,但经过韩国女权一顿乱打,这三个力量居然坐到了一张桌子上。资本-主体民族男性-保守秩序这种超越想象力的反女权统一战线建立时,韩国女权的崩盘就已经无法避免了。

而基本盘来说,韩国女权犯了日本女权一样的错误,除了能够大声骂男人,从始至终没有为本国女性争取到真正的利益,反倒是韩国男性在脱离传统束缚后收益更多。

韩国女性在长期性别对立拉锯后发现,按照韩国女权这套玩法,对面男性收益大,女性更不讨好啊?

不打拳男性得利,打拳了,男性更得利,那我还打什么啊

至此,韩国女性也开始反对女权,或者说,反对这套理论机制。

事实上,中国也开始有这个苗头了,越来越多女性表示,上一代虽然大男子主义但好歹有责任心赚钱养家,现在一个个躺平吃软饭见面就是AA钱都不给~一来一回居然还亏了

图片

但和日本一样,广泛的仇恨和对立下,再踩刹车已经晚了。

图片

3 大道何方

三十年性别战争,日韩两国以一地鸡毛结局。纵观日韩两国的经验教训,我们能发现很多东西

首先就是,男女双方差异是非常明显的。

女性整体的要求更为多元化,有的希望男的有钱有的希望男的有颜有的希望男的温柔有的真就觉得自己一个人过挺好。

日韩女权这个旗帜下,女性的诉求其实非常非常分散。大家唯一的共识是向男性施压,觉得男性不够好要改进,但具体希望男性在哪块做改进,其实并没有统一,甚至往往是互斥的。

顶层女性希望职场平等经济平等,底层女性可能更希望对方赚钱养家,双方自己甚至能打一架。

某种意义上,女权激进化最终走上仇视男性的路线不是偶然的,因为各个女性群体唯一的公约数,就是对男性的不满。

而男性这边,几乎所有阶层,不论财富不论年龄,对女性的诉求都是年轻漂亮。

所以男性这边共同利益更明确,更容易形成坚固的统一战线。

反映到现实中就是,女性的共情能力更强,往往能先结成组织发力,但第一波打完后诉求分散,往往找不到重点方向开始四处乱打。你去看女权思潮,会发现提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我们要干什么的核心纲领。

而男性一旦联合后,整体诉求更明确,可以非常坚决的贯彻整体诉求哪怕无比魔怔。

甚至能出现日本这样,一群男的哪怕躺平也不进场,宁缺毋滥,活生生拖死女性的案例。

极端女权发力早,极端男权力量强。

女权第一波打完,往往会在拉锯战中被男权拖死。

其次,我们要注意到,性别战争的整体下,赢的最多的,其实是善于吸收对方理论的个体。

男性这边,不论日韩,最后的优胜者都是学到了女权理论的那群男性,不结婚不负责,所有资金资源压自己,彻底贯彻精致利己主义,笑到最后。

女性这边呢?最终的优胜者恰好也是真正贯彻了男女平等,坚决反对特殊对待的那群女性。

简单来说,千万不要让时代的魔怔,变成你自己的魔怔,任何时候都必须抓牢生产力和经济基础,永远永远不要成为除了抱怨这个仇恨那个,什么都不会的人

最后,我们还要注意到,三十年性别战争看着轰轰烈烈,但最终不论日本还是韩国,西方的女权思潮都没有解决女性权益的问题,反而成为撕裂社会的议题。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认为,西方的女权思潮,能够解决中国的女性问题呢?

日韩女权崩盘的原因,都是只掌握舆论上的政治正确和消费权,却没有掌握生产力和经济基础,最终在互相对立的持久战中一败涂地。这说明了任何思潮,吹的再天花乱坠,最终还是得接受生产力和物质基础的考验。

这也无比明确的证明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优势,我国基于生产力的妇女解放体系的先进性和正确性。

中国的妇女权益,是生产力发展导致女性经济基础状况改变后,相应的上层建筑适应性改变的结果,而不是空中楼阁口号喊出来的结果。这是是实事求是的胜利,也是遵循马克思理论哲学价值观的胜利。张桂梅校长,申纪兰同志,都已经为大家做了最好的示范。

所以我们的学者,不妨是时候抛弃对于西方女权理论的迷信,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回到社会主义以生产力为核心的妇女解放理论体系中来,走自己的路。

最后鉴于篇幅原因,女权理论的核心问题究竟在何处,如何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我们的基于生产力的妇女解放体系又有哪些好的建议?这些内容,将在下篇文章中阐述。

来源:诗翰 微信号:lixingdeqinggan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381/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