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看到中间以为要说地理图了,是我格局小了

看到中间以为要说地理图了,是我格局小了

广告

river_6302869_480.jpeg

@河森堡:之前相声里讲过一个段子,说旧社会的时候人分高低贵贱,饭馆里来了客人,小二都得跟爷似地伺候着,要是怠慢了,客人就拿老板是问,老板会当着客人面训斥一顿小二,客人要是还不解气,老板就让小二卷铺盖滚蛋,小二就在大堂里郑重其事地向在座的所有人拱手告别,然后收拾细软走人,其实就是出门绕了个弯,前门出去,后门进来,一转眼上菜的还是同一个人,演这么一出就是为了糊弄客人。

我看到这段子以后,脑子里就情不自禁地冒出个故事。

却说北洋时期,老北京的一茶馆里,某位小二不小心怠慢了客人,这客人轴脾气,非要让老板开了这小二,小二寻思没办法,演一出吧,于是卷了铺盖,和茶馆里的诸位一一拱手告别,从前门走了出去,本来心说绕个弯从后门回去,谁成想,这客人怕老板和小二串通起来糊弄他,于是也转着折扇跟了出来。

小二一看这个,暂时回不去,就说往远了走走吧,结果,这客人也是轴,怕小二绕个大远再回去,于是也一路跟着,这俩人越走越远,就这么出了城。

出了京城以后,小二不知道该往哪去,就说继续往远了走吧,于是就到了天津出海,往广州去,这客人也紧盯着跟着一起上了船,等到了广州以后,小二见国民革命军正在招兵准备北伐,就报名参了军,那客人为了盯紧小二,也跟着一起投了军,后来俩人还在一个战壕里和吴佩孚孙传芳拼过命。

没多久,蒋介石背叛革命,发动了412事件,小二在乱局之中为了自保,先是从上海出发去了日本长崎,又从长崎出海,经檀香山抵达了旧金山,客人自然也是一路随船紧盯。

小二在唐人街找了家中餐馆又当起小二,那客人还是不放心,一边吃着左宗棠鸡块一边监视,生怕小二回去,结果俩人屁股还没坐热,大萧条来了,日子一日紧过一日,小二心说这混不下去了,于是又打点行囊,往南入境墨西哥,历经多年穿越巴拿马到了拉美。

小二心说要不到巴西去,那日本移民多,都是东亚人,当地人应该看不出差别,那客人在旁边点着扇子说不如去阿根廷,那地方还富裕点,而且离北京更远一些,他也放心。

于是,小二就去了阿根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了个中餐馆,给市图书馆馆长博尔赫斯送过饺子和酸辣粉,没几年,贝隆将军执政,小二为了生计给军政府官员做过饭,1955年,贝隆被轰下台,小二也跟着吃了瓜落,饭馆被封,兵荒马乱中亡命于乌拉圭雨林深处,自此,小二和客人终于失散,互相没了下落。

客人怅然若失,心说俩人在外漂泊了几十年,如今已经到了地球的另一端,小二应该是再也回不去北京的茶馆里了,于是,掸了掸衣服,出发回国。

等回到北京以后,已是解放,客人发现当年的茶馆变成了国营的,老板和客人也都换了遍,没人认识自己了,一想到自己为了和小二赌气,自己几十年的青春都耗了进去,物是人非之下,不禁感概万千悲从中来。

就在长吁短叹的时候,客人突然听见一声:“刚沏的菊花,喝吗?” 抬头一看,正是当年的小二,他人不知何时已经从万里之外归国进京,又回到了当年招呼客人的茶馆。

客人嘴唇颤抖:“你从后门进来的?” 一脸沧桑的小二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一同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的故事讲完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390/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