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广告

任麦山(@北农大山)/口述
壹拾柒/撰文

我叫任麦山,1975年出生于河北省大名县,是我们村为数不多走出去的农村娃。

30岁之前,我的命运一直很顺,21岁读完中专就被分配到邯郸市直机关单位,工作六年后下海经商,正赶上房地产行业黄金期。生意最好的时候,我的个人资产达到人民币三千多万,成了大家眼中的成功人士。

但好运气没有一直眷顾我,从2013年开始,我的事业一路下滑。短短几年,我就从身家千万的大老板变成了债务缠身的“负翁”,还因为还不上钱成了失信被执行人,人生大起大落。

1.jpeg

我的近照,过去开奔驰宝马,现在开十年车龄的国产长城。

记不清从几岁开始,我就在心里定下一个目标:长大后一定要多挣钱。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家里的日子一直过得贫苦。

父亲是人民教师,母亲在家务农,因为有四个孩子要养活,父亲的工资常常不够一家人开支,母亲只能边带孩子边干零活。身为大儿子的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我从小听话又懂事,上学读书从没让父母操过心,很给家里争脸。1992年,我考上了邯郸市一所四年制的农业中专,那时候的中专不次于后来的985大学,毕业后国家包分配,而且有机会到机关单位。成绩好的农村孩子大都会走这条路,考不上中专的才去上高中。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初中时期的照片,左一是我,那时还很青涩,每次拍照都表情严肃。

父亲则一直希望我读师范学校,毕业后像他一样教书育人。可当教师挣不到钱呀,想挣钱必须走另一条路。年少轻狂的我坚持己见,最终还是背上行囊去了邯郸市农业学校,我学的是经济作物专业,当时志向远大,想着有朝一日能用上所学知识,让辛苦种地的农民多挣点钱。

但命运的安排总是不如人所愿。1996年中专毕业,同班同学大都被分配到乡镇政府,而我因为在学校表现优异,被分配到邯郸市某市直机关单位,穿上制服,端上了铁饭碗,做着与农业完全不相干的事。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2002年,参加工作后的我重回母校参观。

工作之余,我仍不忘学习。先是自考大专,进修了工商管理课程,后来因为工作岗位调整,又去党校进修了政法专业,把学历提升到本科。我的工资加上各种补贴和奖金每个月有1700块钱,比在乡镇单位工作的同学多700块左右。

我的起点不低,后天也很努力,按理说仕途应该一片光明。但工作之后我才知道,市直机关升迁比乡镇难多了,那些被分配到乡镇工作的同学一个个晋升科级干部,而我一直原地踏步,生活质量也未见起色。

1700元的工资听起来挺多,但在机关单位需要与领导和同事维持好关系,人情往来必不可少,请一顿饭或是婚丧嫁娶送个礼金都是不小的开支。

每个月工资除去房租180元和日常开销后,根本剩不了多少钱。老家的亲友每次见我都羡慕我有份光鲜的工作,只有我自己知道,一个人在邯郸没房没车有多难受。

望着这点儿工资,我犯了难,如果继续干下去,买房买车不知猴年马月了。领死工资,租房住,别说实现挣大钱的愿望,怕是媳妇儿都有可能找不着!当时的我总是在纠结一个问题:到底是该兢兢业业苦等升迁,还是离开体制下海经商呢?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1998年,在机关单位工作时,我利用五一长假去青岛旅游。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挣钱的机会主动找到了我。1999年初秋,我认识的一个建筑公司老板因为赶工期急招抹灰工人。我灵机一动,主动找他把抹灰工程揽了下来。我家在村里还算有威望,在机关单位上班的我也很受村民信任,所以很快就召集了三十多个工人。

完工后一结算,留在我手里的盈余竟然有一万多快两万。尝到甜头之后,我又开始承包小区锅炉工程,从锅炉安装到后期供暖,我提供全套服务,水、电、煤的供应、暖气费的收取也都由我负责。那时候脑子活泛,上手很快。

我夏季接抹灰工程,冬季接供暖工程,除去各项成本,那年一共挣了4万块钱左右,相当于两年的工资总额。

在此期间,春风得意的我还谈了一个女朋友,我们年龄相仿,志趣相投,三观一致,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我在邯郸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恰逢那时邯郸房价只有800-1000元/平米,于是我拿着承包工程所挣的4万元钱全款购买了一套40平米左右的商品房。

签完买卖合同的那一刻,心里无比激动——我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也终于在邯郸市区有家了!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2000年结婚当天的照片,我身着西装,戴着胸花,准备迎娶新娘。

包工程的收入远超在机关单位上班的工资,我慢慢有了辞职的想法。尤其是每次休假回农村老家,这个想法一次次变得更强烈。

每次回村,乡邻们都喊我的小名儿“大刚”,听起来很亲切。他们的生活还是像以前一样简单,每天做做农活,闲暇时三五成群唠唠嗑儿,聊聊家长里短。村里没有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也不用焦虑职位升迁,更不用去讨好奉承。

久居城市的我看了很羡慕,时常望着乡邻们耕种的身影沉思:当初读农校不就是为了干农业?既然机关单位的工作不满意,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呢?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老家的院子,每次从城里回到这里都觉得很自在。

2002年,我终于下定决心辞职,告别了铁饭碗,毅然决然地下海经商。我走的是“曲线救国”的路,理性告诉我,先积累点财富再去干农业,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全职搞工程的前五年,我一直是零零散散地接一些分包工程,直到2007年才正式注册了一家装饰工程公司,主要承接管道安装工程和消防工程。非工程科班出身的我积极参加各类培训,还考取了二级建造师资格证书。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的二级建造师资格证书,专业类别是建筑工程。

恰逢那几年房地产行业景气,可以说不愁没工程包。我的公司越做越大,挣的票子越来越多,车子也有了。

我的第一辆车是捷达,没开几年就换了辆日本进口的尼桑风度,原价37万左右,加上关税和其他附加费花了差不多43万,档次比原来机关单位一把手的车都要好,价格是他的两倍。把车开回邯郸时,我风光无比。

后来随着公司经济效益越来越好,我又陆续换了好几辆车,最贵的两台是宝马730和奔驰G450。

其实我不愿花太多钱在买车上,到底是农村出来的,挣了钱也不爱大手大脚地花。宝马和奔驰还是当时的几位朋友建议我买的,说我毕竟是个当老板的,得有拿得出手的车来撑门面。

除了车,我那段时间还买了第二套房、第三套房,面积分别是70多平和120多平米。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宝马730的照片已经找不到了,这是另一台530。

2009年,我的所有资产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了三千万。公司经营用车十几辆,常驻公司的员工十几名,办公室文员、财务、项目经理一应俱全,还有自己的施工队伍,手下有农民工三十多名。

为了融入更高的商人圈,我尝试收藏古玩、打高尔夫球,宴请重要客户时一顿饭就花费上万。其实我是一个很节俭的人,不喜欢喝酒,也极少抽烟,平时穿的衣服以休闲运动为主,价格都很便宜。

但为了做业务,我不得不陪客户喝酒,还会购买价格四五千的名牌服装,以便出席一些重要场合时有得穿。

朋友有难时想借钱,我一律慷慨解囊相助,当时也没细算借出去多少,都是打个借条了事。后来一算才发现,那些年陆续借出去的钱竟然有一千多万!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身着西装参加某款白酒的品鉴会,这套西装四千块钱左右。

2013年,建筑行业不景气,工程款回款特别难,我承接的多个工程欠款要不回来。反观农业,却有了很大的变革,由于国家扶持政策好,农业成了炙手可热的行业,我好多朋友都在搞农业。他们投资额巨大,几乎都到平原搞大棚种植或是养殖牛羊。参观之后,我的农业梦又开始躁动,心想是时候回去了。

然而,在我回老家了解土地承包价格的时候,乡邻们都劝我不要蹚农业的浑水,他们都不理解,我好不容易才走出农村,干嘛非要回来呢?

我铁了心要转型做农业,说干就干。考虑到老家是平原,土地流转快且承包价格贵,我决定去看看其他地方。那时,距离我老家150公里左右的涉县正在招商引资,承包土地有优惠政策,且涉县在历史上盛产水稻,适宜搞种植业,于是我把目光瞄向了那里。

我多次前往涉县和其他省市的一些农业基地考察,还咨询了我在农校的老师和当地农业部门的专家,在对土壤、气候等都有了一定了解后,我在涉县承包了13800亩山地和1000多亩河边耕地,计划总投资1000万元,打造一个新型农业园区。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这是当年考察农科院长春基地时,我在附近一处景点的留影。

​我当时的想法很具体,园区河边的耕地里种无公害水稻,梯田种植中草药,以柴胡为主,再少量种植射干、知母、木香等,山上的坡地则种植果树,以核桃为主,额外种些梨树、樱桃和山楂树。山上养一些柴鸡,河里养一些鸭子。

2013年9月,我成立了农业公司,先从基建开搞。我把村里的泥泞小路硬化成了可以通车的水泥路,又把河水引到山上,还在山上修了十多个窖井来确保灌溉用水,之后又陆续完成电力铺设和仓库建设。(想看我的农业园区什么样,可以点击关注@北农大山

真正实施起来,我才知道,要把荒山打造成可以搞养殖和种植的园区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仅仅两年时间,我实际投资额就已经接近2000万,早已超过了计划的的1000万。

但我坚信这些投资都会有回报,还试图带动周边村民增收。从园区基建到正式种植,我雇了许多村民帮忙,多的时候有接近150人,少的时候也有几十人,人工费大概是每人每月1500元至1800元,远高于他们种地的收入。

我还免费提供种子,发动村民们在自己的地里种药材,为了让大家安心,收购定金都是提前下发。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雇佣的村民正在预埋饮用泉水管道。

​在我的带动下,园区内种植的无公害水稻、中药材长势喜人,村民们自己种植的中药材也长得不错。保守估计,长成之后预计每年利润可达300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意外打乱了我的所有想象。2016年7月19日,涉县突遭百年难遇的特大暴雨,12小时内最大降雨量达到540毫米。我的园区因为靠山又临河,洪水造成的损失格外严重。

整个园区成了一座孤岛,电、手机信号全部中断,道路损毁严重,梯田被大水冲得露出了地底的岩石,除了大约2000棵核桃树还在,其他农作物全部夭折。我的投资、村民们的劳动,全部付之东流。

最让人可惜的是,那时种的600亩水稻已经结了稻穗,最后颗粒无收。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这是园区里的一处受灾地,水冲走了庄稼,只剩下石头。

​整整三年,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山上,我爱这片大山,哪能轻易放弃?但重建园区又要花钱,此刻的我已经拿不出钱来。

联系朋友还钱,要么说没有,要么直接不接电话,收回来的几百万只是杯水车薪。我也曾通过法律途径讨债,法院判我胜诉,但欠债人拿不出钱还我,我还得自己支付诉讼费,欠款人有点资产也都转移了。

我记得有一个案子,我胜诉了,但欠款人确实还不上钱,他的家人来找我求情,考虑到有案底会影响欠款人终生,我心软地撤了案。

通过这件事,我逐渐清醒,意识到这些债很难要回来了。就算法院强制执行,也需要我自己去摸清欠款人的资产情况,劳神费力不说,还容易给别的家庭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于心不忍。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受灾后,山区村干部前来与我商谈灾后重建事宜。

​看着受灾的园区,我心情沮丧,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调整好情绪。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赚了钱也赔了钱,落得一场空。但做生意哪有稳赚不赔的?想通这点后,我又振作起来。

为了翻身,我走了一条自己最不愿走的路——借钱、贷款,利息高也没办法,我需要用这些钱去重建园区。灾后重建投入之大,超出我预想。除去部分基础设施还完好以外,梯田、山上的耕地要重建,种子也需要重新采购。

我把借来的200万投了进去,还卖了车、卖了房,也全部投资进去。

这期间,为了挣钱,我在朋友新成立的公司帮了四五个月的忙,帮他管理企业,捋顺工作流程,每月一万多块钱工资。我还去做过行业中间人,帮建筑公司介绍可靠的生意,挣点回扣。但这些钱与我的负债相比,实在是九牛一毛。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2017年,我参加京津冀首届中药材产业发展大会 ,寻找翻身机会 。

​考虑到灾后重建成功后,农业回报周期长,我决定再投资一个生意。其实,2016年建筑行业有所回暖,但我已没钱重回行业,因为建筑工程需要垫资,我能接的都是小活儿,而小公司的工程款又很难有保障。

2018年,曾经欠我钱的担保公司愿意去银行给我做担保,我就去涉县一家银行贷款了500万,年利率10%,我希望能靠厂子把欠款还了,让我有更多的钱用于打造农业园区。

但事与愿违。废钢原料竞争大,开工两年来营收一直不太稳定,今年又遭遇新冠疫情,生意非常难做,不仅没挣到钱,还亏损了很多。我背负的外债已经将近一千万,因为有些债务有担保公司共同偿还,实际由我个人承担的部分大概占一半。

今年十月,我因为把资金投入到灾后重建和废钢破损厂,欠银行的80多万剩余本金未还上,被告上法庭,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这是企业信用网站上关于我的信息,名字下面有7条风险提醒。

这个名单威力巨大,公司法人、股东和我的银行账户包括社保卡全部被冻结,我不能坐飞机、高铁,也不能使用车上的ETC,农业项目更无法享受政府扶持政策,生活、工作上都带来极大不便。

我总是会接到追款电话,一天能有几十个,有时会听到很难听的话。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买来的废钢破碎设备,如今已经吃灰很久了。

​从身价千万到负债累累,我内心还是有点落差的。以前豪车出行,有身份有地位,走到哪里都有人笑脸相迎,而今开的却是曾经送给妹妹的车,时常遭人冷脸。最让人唏嘘的是,我因为搞农业,长期在山上,和家人聚少离多,家人对我有些怨言,以前的很多好朋友也都失去了联系。

为了情怀把自己的生活过成这样,真是天不佑人啊!四年前我没有一根白发,现在已经冒出了许多,出于责任感,我每天不得不提醒自己要坚强,给自己加油,想尽各种办法走出困境。

今年,我把废钢破碎厂关闭了,全身心投入到农业园区建设中。为了自救,我在园区山上养了猪,又在地里种植了鲜花。400头猪长得挺不错,因为满山跑,肉质紧实,鲜花的收成也挺好,预计能带来二三十万收入。

​下一步,我打算扩大养猪规模,整合农村资源,以我这个园区作为基地,为村民提供走地鸡、太行黑山羊养殖技术,再统一收购,依靠电商或是通过线下市场销售,预计三年能还清全部外债。
我当过公务员,搞建筑赚了三千万,短短几年赔光,奔驰宝马全卖了

我在山上养的猪,水稻、中草药的废料用来喂猪,猪粪发酵做肥料,循环利用。

如今,和我同一批下乡搞农业的朋友都已经改行了,他们大都因为农业投资额太大、回报周期长而半路下车,只有承包荒山的我还在继续坚持。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虽已两鬓斑白,但我仍想做那个小名叫“大刚”的农村娃。

今年疫情初期,为了防范新冠疫情,我很少出门,有时间就看书、上网,在头条上接触了西瓜视频,看那些发视频的人同时也能直播带货,就琢磨这是一个电商风口行业,也开始记录我的生活,想借助新媒体推动农业园区发展。

我热爱农业,热爱这片大山。希望能尽早还完债,把这里建成一个鲜花遍野、猪羊成群、果树成林的好地方。

来源:今日头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435/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