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作为一位知名互联网博主,我居然中了杀猪盘

作为一位知名互联网博主,我居然中了杀猪盘

广告

@兔撕鸡大老爷:作为一位知名互联网博主,我居然中了杀猪盘。

故事是酱紫开始的,昨天我在soul刷广场,看到有人喊打麻将,我大为震撼,说了一句我可以,马上就被妹子私信要走了我微信,聊天过程中我以为这妹子是ghs的特殊职业,啥“去年刚来的,东莞去了一趟”,还有点像酒推,老夫明确表示了拒绝,挂掉了两次来电,我强大的内心只装得下麻将。

妹子看我不接电话,补了一句:“真的是打麻将,我从来不骗人,放心。”

天真如我,竟然放下怀疑跑去洗澡了,还很娘的打上了护发素。

出发前,我瞅了一眼妹子的soul、微信照片,竟然就不是同一个人,我有亿点惊讶,但那一刻我的内心只有麻将。

等我到了场地楼下,发现妹子跟两种照片都不一样,可以说毫无半点血缘关系,已经不是ps事故了,是诈骗,但我真的很想打麻将。

妹子20多岁,带的两位大妈都在40岁左右,三个人都是我不可能起色心的长相,我以为这是一场牌技上的纯粹较量,会很单纯而快乐,然而我错了。

我就是一颗韭菜。

本来在网上约定的软胡30/硬胡60,因为我形象好气质佳,被对面大妈提高到了50/100,刚打一下子,两个大妈又要加倍还加“漂”,加“漂”的意思是她们赢或者输了,得多收/出100块钱筹码,最终单场输赢大小翻了五倍,飚升至软200/硬300。

来都来了,我就被割了。

她们定的规矩是无花上海敲麻:可以碰不能吃只能自摸,胡牌难度就很高,然而这两位大妈胡牌特别快,两小时让我输了6550块,约每2分钟我就要输出去100,每4分钟两位大妈铁定胡上一把,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搞的我有点怀疑智商了。

就像抖y里科普的那样,她们似乎有一些独门话术和肢体暗号,很快就能碰到想要的牌,我输掉2000后感觉到不对劲了,在想能不能凭智商扳回来一点,立刻开溜。

但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低估了老千们的联动技术和浮夸手速。很快输到3000,我怒了,既然遇到老千,那干脆送她们到违法的大道上签地为牢好了。

妙 啊!

我曾听说,法律规定以盈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渔利达5000以上的,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只好输到了6550这个数上。现金850(我天真的以为只是场卫生麻将)+转账5700(微信转账5000+✓好做报案材料)

完美收工,我妥妥的成了一颗更大的韭菜。

既然我从各种现场细节上,都认定她们是一群诈骗惯犯,那位小老千肯定伪造过了很多个身份,回到家后,我打开soul搜了一下,她用同一篇文案,发了两个账号,都配上了不同妹子的照片,好让一些不同色号的lsp上当受骗,后续在言语中用“东莞”等激情词汇,让lsp遐想万分,增强去打牌的活泼意愿。

WTF,绿茶祖师娘。

当我告诉小老千我要报警时,这两个不同身份账号下的相同文案直接消失了,账号注册时间都极新,是非常明显的杀猪盘。

fine,我继续做技术拆解。

她的soul id叫刘小姐,pyq称自己叫王亚丽,手机号号主是个叫黄定宇的男人,支富宝验证名是何*香,nice,竟没有一处是真实的信息…

OK,杀猪用的手术刀。

如果没有太多反常的点,我也不会去报警,愿赌服输那点脾气我还是有的。

我这个一年多没打上麻将内心里只想竞技一场的纯粹男子,上当受骗后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失望和愤怒!
我这个没起色心,只是想娱乐一下,玩玩卫生麻将的奇男子,竟然被当猪了!!!

钱数大小真还好,主要是被杀猪了好气喔。

好气喔!好气喔!好气喔喔喔喔!

更气的是,在法理上不认为麻将存在杀猪局,有很多那种只是技逊一筹却想要靠报警搏回赌资的赌徒,以及钓鱼执法者,就很难定案,因此一般会划归为赌博罪,报案人与被告人同罪,受到相同的惩罚。

同学们,法考知识点来了!

就算报警,整个赌资也是要被罚没掉的,哪怕是被人合伙骗走滴。还会按情节处以500元罚款、行政拘留、劳动改造等等类型的处罚,毕竟,赌博本来就不是啥好行为,报案人在案件处罚阶段还会背上案底,贴上“赌博罪”的羞耻印记。

所以老千才敢一直祸害别人,诱导别人一步步多输钱,普罗大众们却都不敢报案。

只有我这种烧脑壳的才敢不妥协。

我毅然决定报案,背上一个案底做教训,以后不打麻将了,也要把细节过程好好写下来,警示网友们,就当是花重金做了一笔反诈反赌博宣传,给反诈陈警官下跪啦!

希望我的悲剧,能够令各位愉快的记住:

不要跟陌生人打麻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529/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