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我的母亲炼制了工业糖精

我的母亲炼制了工业糖精

广告

宝子们我又来了,继大家对我母亲的厨艺十分感兴趣之后,我将为大家奉上我母亲的另一个绝世佳品,也可称之为化工产业下的巨作——沥青羊排。

image

羊排就是它

那年我还有一个月高考,我的母亲毅然决然决定暂停工作(本来也不干啥)说要为我准备爱心午餐(本来中午我都是自己热剩饭)让我的营养更均衡(其实并没有),让我的休息时间更充足(其实也没有)。

虽然经过多年的厨艺尝试我的母亲已经学会了包饺子(不包括擀饺子皮和剁肉馅),但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碳基生物连着吃半个月的饺子谁也受不了(如果你可以你就是神仙,非常棒能当饺子神)。

我就和我的母亲说换一个吧,哪怕是白水面条拌香其酱和黄瓜丝呢(这里要表白香其酱,真的是万能酱料,东北小孩儿的童年味道),但母爱爆棚的我妈觉得没有营养连个肉都没有不利于我的考试(其实吃啥都不影响,因为没有比北极更北的地方了),所以要给我炒几个菜试试。(没想到就这一个年少无知的小提议让我差点坠入工业糖精的地狱)

那是一个平静的周五,我中午放学回到家,还在畅享我这难得的(2天半假期)休闲时光该如何度过,带着期待的心情打开了单元门当时就闻到了一股工业糖精的味道(因为我的小学后面有一个糖精小作坊所以我对这个味道再熟悉不过了),想着到底是谁家在私自造糖,被我逮到我一定要去举报。

有这个想法那一刻我胸口的共青团团徽都亮了起来。结果越往上走气味儿越重,一丝丝的不安在我的心中萌芽,不会是我家吧,可千万别是我妈做的啊,结果拿钥匙开门那一刻我确认了,就是我家的散发出的小黑作坊工业糖精的味儿。当我还没有展开我那被呛得紧缩的眉头,我妈欣喜的脸上就已经露出了充满母爱的微笑亲切的对我说“姑娘,今天妈给你做了一个大菜,红烧小羊排”。

听到这个菜的名字,我的心头比我的眉头还要紧,这——小羊排,我只在某口香糖的广告里听过,生活中并不常见,我妈竟然把它做了,还是啥红烧小羊排,但是凭我多年吃饭的经验来说就算是红烧小羊排也不会是工业糖精的味道。

于是我颤抖的边洗手边问我妈“是糊了吗?为啥这羊排味道这么呛”我妈淡定的回复到“一点也不呛,这是小羊排独有的味道,你爸同事从内蒙寄过来的一百多一斤呢,快来尝尝吧!”

说完这句话我妈的骄傲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而我也已经走到了饭桌的前面,我妈一脸兴奋的打开菜罩子,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团沥青,是的没有说错是沥青,沥青夹杂着葱,丝毫看不见羊排的形状,而且是一坨沥青极其团结还闪烁着油亮油亮的光。

我颤抖的拿起我的筷子尝试着夹起来一块尝尝,万万没想到,筷子一戳,哎,没戳动,还差点粘在红烧小羊排(沥青)上,但是我妈就那样带着水汪汪期待的大眼睛看着我,等着我的测评,我要是不吃上一口怕是这个美好的假期就没了。

所以我又重新的把手腕的力量汇集了一下,用力的扎下去,那一刻我和羊排就像针尖对上了麦芒,小媳妇怼上了婆婆娘,不分出个高下是不行了。好在羊排(沥青)被我戳开了,看来还是有希望的,于是我接下来一套连招(戳—拽—夹—拉)成功的夹起了一块羊排,呵——这小羊排真不错,一夹一大块还能拉丝呢!

躲不过的总要来,夹起来的羊排不得不吃,我还是尝试着咬了一口,第一口下去,黏腻的沥青沾满了我的牙齿,工业糖精的味道瞬间沾满了我的口腔,苦中带甜,甜中带膻,比我小时候买的1毛钱2块的工业糖精做的糖还难吃。

可是我妈还看着我呢,我也不能吐啊,这哪是羊排啊,这是母爱啊,瞟了一眼洗碗池高高堆砌的锅碗瓢盆,菜板上的乱糟糟的葱姜蒜,为了做饭而卸了指甲的我妈的手,我心一横又咬了一口果然这口咬到肉了,好在肉没有那么难咬,但是嚼起来很费事,而且羊肉的膻味直钻脑仁儿,我低头一看,羊排的骨头上泛着灿烂的红色,太好了羊排没熟我可以吐了。

但我的表演仍在继续,假装不经意的看向羊排,“哎,妈,这羊排没熟”我妈“快去吐了,没熟的肉不能吃”这一刻我妈的命令就是及时雨、雪中碳、饺中醋。我飞奔到卫生间哕了起来,哕完了嘴里的膻味儿还是打脑子,那一刻我觉得我不是我妈生的,我是羊生的嘴里就是山羊放了个绵羊屁即洋气又骚气,我赶紧刷牙漱口来了一套,洗漱完,哎呀重获新生啊!

从卫生间出来看着我妈失望的拿着羊排端详的样子,我安慰的话也是说不出口,就怕再让我来一口,于是我尝试着问我妈家里还有饺子吗,我又想吃饺子了?我妈兴奋的说有,马上给我煮,可是家里没有锅了,我说没事,用鸳鸯锅倒水煮也一样。于是我们搬出家里的电火锅愉快的烧水煮饺子。

image

那天炖羊排的锅

那天的饺子真好吃,就连不爱吃冻饺子的我都觉得美味无比。而且我还主动承担起了收拾厨房的重任因为电火锅太重了我妈搬不动所以只能我刷,我还默默地收拾了上午我妈制作沥青羊排的残局。

后来通过我爸的讲述了解到,我妈那天的做饭过程是这样的,虽然是按照菜谱做的,但是因为家里没有白糖了就用红糖炒的,又因为忘记化羊排把没冷冻的羊排直接从冰箱拿出来,放到锅里炒,又因为分不清酱油和老抽加了好多的老抽,没有料酒加的红酒,但是又忘了加水,后来又觉得没放葱姜扔了一大把葱进去,最后煮干了觉得熟了就盛出来放在盘子里等我回来吃。

最终母爱的伟大没有打过工业糖精的味道,后来还是吃了半个月的饺子参加的高考,考的不错,去了理想的大学,感谢我妈,感谢我爸,感谢饺子,羊排再见。

来源:豆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752/

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