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小朋友的快乐很简单,最主要是有人一起玩

小朋友的快乐很简单,最主要是有人一起玩

@马伯庸:上周我带着马小烦去郊区玩,同车的还有他的一个好朋友,叫元宝。俩孩子玩了整整一天,高兴的不得了,只是两家大人累得臭死。

在回城的路上,两个妈妈和一个爸爸都昏睡过去,只有我这个次日不用早起上班的可怜人,还得担任起司机的角色。那两个小鬼居然也没睡,在后排哼唧哼唧不知干嘛。

我正握着方向盘全神贯注,忽然听到马小烦忽然说:“元宝,我们来玩一个叫吃鸡的游戏吧。” 我眉头一皱,赶紧吼道:“不许偷着掏妈妈的手机!” 马小烦委屈地说:“我没掏啊,我是和元宝玩口语吃鸡。”

我:“?????”

马小烦不再理我,跟元宝一本正经讲起来:“我们坐在运输机上,每个人现在有100块钱,你可以买手雷、冲锋枪、防弹衣、狙击枪,手雷一个20块钱,冲锋枪一把50……” 元宝也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报出自己的方案。马小烦说你记住自己的装备啊,我们现在跳伞啦,你朝左飘还是右?”

“你现在落地了,你在一座大楼的顶上,我在旁边的树林里,路边有一辆汽车。”

“我下楼去找你。”

“这时你在楼顶看到一个敌人跑过来,你怎么办?”

“用狙击枪打”

“你打中了一枪,但没打死。敌人朝我扔了一个手雷,我翻滚躲开了。你快扔手雷!”

“好,扔一颗。”

“轰!敌人炸死啦。你快下楼,我们上车了。”

两个人就这么一本正经地聊了一路,打了足足三局,第三局还因为选装备的事闹得很不愉快……

把元宝一家送回家之后,我问马小烦:“你是不是在外头偷着打游戏了?” 马小烦委屈地摇头,说从来没有。我说不可能,爸爸不告诉妈妈,但你不能撒谎。马小烦说,这是班级里一个同学跟他们讲的。

他们那个班级,大部分孩子的家长对于手机管得都很严。只有一个孩子,亲自玩过吃鸡——或者是其他类似游戏,我不知道——课间休息时,他就眉飞色舞地给其他人讲。其他人听得眼馋,又没法真的玩到,就求他讲得细点。久而久之,遂演变成了这么一个模拟吃鸡的游戏,甚至推广到了班级之外。他们借用了英语课上学的名词,叫口语吃鸡。(小学生到底没文化,如果是我,会直接起名叫“文吃鸡”。)

由于真正吃鸡的孩子,只有一个。所以这个游戏玩法经过多手传递,信息发生嬗变,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独特规则。比如手雷的伤害判定,负责解说的人,会在游戏进行中突然大喊一声“轰”,玩家要第一时间大喊:“开!” 如果反应及时,就判定躲开;如果喊晚了,就算被手雷炸中。

这些小家伙,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在想象的地图上搏杀驰骋。他们就像是一群虔诚的信徒,从一位自远方归来的贤者口中,听来关于天国的只言片语。他们辗转相传,满怀憧憬,坚信某一天,一定能接近那个如海市蜃楼般神秘的世界。

这场景,让我油然想起《许三观卖血记》里的名场景。于是我回家之后,对他说:“爸爸觉得你们这个玩法很好啊,你要不要以此为题,写篇作文?”

马小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832/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