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农村的事,论是非黑白太简单

农村的事,论是非黑白太简单

image

@补果君:农村的事,论是非黑白太简单。我曾经处理过一个盖房纠纷,因为房檐长短,天天吵架,每一次来调解,矛盾是肉眼可见的激化。

那时候副镇还在,他主持调解,就跟我说:少说谁对谁错,不敢刺激他们,要闹命的。

新房出檐比邻居多了3厘米,一寸。但房子贴房子,出檐多的会勾水,勾回的雨水,全流到出檐短的那家去,把一面墙阴得剥皮掉肉,岌岌可危。

盖房的水平差,心里自私,但村里房子多了去,是不会改造吗?

不是。

邻居家坟地与盖房这家相邻,梯田,一上一下的关系。人家修坟,没什么钱,背石头自己砌的,没买石厂的圆墓。

某次庆神活动中,神汉说:你最近不顺就是坟地有事,河石结重,压住你家了,你盖房多一寸,就能破解。

气运虽玄,但事关终身。好嘛,你请神汉我请神婆,你房檐多修一寸,我墙根底下养鸡吵你,院墙上放破瓦罐吊破鞋,药渣倒你门前恶心你。

这两家,老辈关系很好,怎么小辈你死我活了呢?

挺复杂,说起来全然没必要。孩子考学校,男人打工,谁家的娃对象好,谁有出息,每一件事都在攀比,都要冷嘲热讽。

谁先开的头,能掰扯到三十年前结婚当天。

有必要吗?人的一辈子困在这种情绪里不可悲吗?

城市也一样,但农村没办法关起门过日子,纠纷更直接。

报过警,打过官司,又旁逸斜出法院吃完原告吃被告,输的一家认死是自己花钱少,开始上访。

打官司两败俱伤,钱花了不少,得到的判决却无法有力执行,房子的问题仍旧没解决。

如果说打官司前是人身攻击,互相还端着,打完官司,钱损失了不老少,自己自愿花的又不得不认,但愤怒和委屈都成倍叠加,矛盾进一步激化。

已经到了“政府不管,我总要讨个公道”的地步。而且已有两次流血械斗。

轮到副镇,已经是三年的老矛盾,不单是房子,还有潜在的集体械斗风险。

副镇又吃了个处分。他看了鸡,看了房檐。又翻阅了大量政策文件,直接雇了个铲车开到两家人院子外。

好嘛,论理,你盖新房的手续呢?你修坟地,多圈多占破坏耕地也没理吧!你们说请人吃饭了,花钱了,名字都说出来,我叫纪委现场办公。

要么,改房檐赔墙,挪鸡圈赔钱。要么立时三刻“整改违规问题”。

铲车轱辘底下躺也没用,铲子又不归车轱辘管,一铲子拍下去,房子塌了,你也可以去告我啊!

问题嘎嘣儿一下解决了。

请人吃饭托关系,自然都是熟人,真不忿,你说。你行贿,吃哑巴亏,咎由自取。村里宅基地盖房向来没手续,细论都属于得了便宜,心知肚明。

副镇事后教我:都心虚,不过是仗着没人管跳脚欺负人。多欺负别人一点儿,自己就觉得赚了。

他们自作聪明,在旁观者看是愚蠢的,可对当事人来说,他们的委屈又切切实实存在。

副镇呢?倒贴600块钱雇铲车,还吃个处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861/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