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打工人逃离房地产

打工人逃离房地产

image

地产猎头夏琳正在经历从业5年来最难熬的日子。

“2016年那会,成熟的猎头一年做到100万回款业绩不成问题,行业跳槽、挖人力度非常活跃。”夏琳感叹称,现在回款普遍缩减了1/3,“地产行业彻底变天了”。

休戚相关的地产猎头们嗅觉最为敏锐。哪家房企招聘岗位减少、挖人薪水水准下降、员工简历满天飞,这些都可以成为夏琳们意识到行业下行的切入口。

“审计、风控法务岗位需求增多,意味着开发商们想要省钱了,需要这些人去查内部贪污腐败。”夏琳称。

行业入冬,融资不畅、卖房回款不利、盈利艰难,开发商们为了活下来,借优化组织架构为名,实则裁员降薪,几年前大规模高薪挖人扩张的时光已不复返。

在恒大、华夏幸福、泰禾、蓝光等爆雷房企陆续出现大规模裁员之后,最近的2021年半年财报显示,包括富力、时代中国、新力控股等多数房企,员工规模也开始大幅缩减。

与此同时,随着地产黄金时代甚至白银时代远去,越来越多地产人开始逃离行业,这其中就包括曾手握1500万年薪的前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

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统计,80家上市房企薪酬总量增速连续三年收窄,2020年增速仅4%,创五年新低,人均薪酬同比微降1.2%至21.4万元/年,高管薪酬则同比下降5%。

有公司裁员30%,最大任务是要回款

佟平最近正为裁员的事发愁。这家Top50房企刚发了通知,从集团到城市项目公司,各条业务线裁员30%。身为郑州远郊板块项目营销负责人,算上文案策划、客服、案场销售等岗位,佟平手下有30来号人,现在一下子要裁掉10个人。之前项目一个季度才淘汰2-3人。

入行近7年,这几乎是佟平见过行业最惨的时刻。受暴雨灾害及疫情影响,郑州楼市从7月骤然转冷,他负责的远郊楼盘项目从9月初就用上了各种促销手段,包括降价近15%、首付分期等,但成交量依然惨淡,周边竞品项目也大抵如此。

“即使裁掉30%,对日常工作任务影响也不大,因为现在客户不多,看目前销售速度,年度销售任务肯定完不成,现在最大任务就是争取更多回款。”佟平告诉作者。

惨淡的形势下,裁员早已从遮遮掩掩演变成行业趋势。

2021年半年财报显示,包括富力、时代中国、新力控股等多数房企,员工规模大幅缩减。以富力为例,财报显示,其2019年底员工人数为62305人,2020年底减少至38824人,2021年6月继续减少至35832人。

行业下行,刘欣选择主动跳出地产行业。2016年,他校招入职TOP10地产公司负责投资者关系,趁着疫情后美元超发下中概股上市热潮,他离职去了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

与外部投资者频繁沟通过程中,刘欣愈发认识到,房地产行业正在无限趋近于天花板,增长空间有限,“听过同行一个比喻,地产公司就像骑自行车,快的时候不会跌倒,反倒越慢越容易跌倒。”

他感慨道,地产尤其是住宅模式很简单,投资者只要深入市场调研项目,掌握地价、售价、建造成本等数据,完全可以倒推每一个项目的毛利,模型并不复杂,能对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其实很有限,“去年疫情时,几乎所有机构分析师,或者大型机构投资人,原来看地产股的,都已经把目光转移到了物业上。”

先后经历地产和互联网两大行业,刘欣开始感受到其中的细微变化。

他拿业绩会举例称,除了融创的孙宏斌会很敢讲之外,地产老板们大多都在观点输出上比较低调,相比之下,互联网公司老板更喜欢亲自下场,去对未来几年行业方向变化做出独到判断,从市场在哪里,有多大,公司要通过什么途径去拿下多少市场份额,都有自己完整的逻辑和路径,能让你感觉到企业家的内在热情。

投资岗大幅缩水,猎头告别百万业绩

在猎头夏琳的视角中,地产行业拐点可能发生在2018年。那年之前,继一二线城市楼市火热后,三四五线城市借棚改红利量价齐升。

“华夏幸福2017年底突然停止招聘,当时所有岗位招聘关停,已经发出去的offer被撤销。”夏琳对作者表示,2018年之前,开发商挖人力度、高管员工跳槽频率比较高,回头看,这件事可能就是行业的拐点。

乐居财经统计称,2017年至少有130余位房企高管发生职位变动,至少有69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12位总裁级高管。经济学家任泽平也在那年年底入职恒大。

任泽平的1500万元年薪并不稀奇。受惠于地产红利期的跟投机制,职业经理人获得超额分红,年入过亿也能达成。跟投也成为业界尤其是志在冲击千亿销售规模的中型房企挖人利器。但现在,跟投已经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鸡肋。

“如果入职公司有跟投,他可能压根不会考虑了。”夏琳介绍称,现在市场下行,还强制高管拿着妻儿老小的钱去跟投,他们会担心钱投进去,项目未来售价是否达到预期,现在很多招聘企业也不怎么提跟投了。

另一位资深猎头对作者表示,现在国企央企成了香饽饽,薪资一般,胜在稳定,但相比基层,高管跳槽难度很大,这类岗位多是内部培养加上熬工龄,很少对外开放。此外,相对稳健的民企,比如万科、龙湖现在也更有优势些。

地产行业的人才吸纳能力在减弱。猎聘网数据统计,2021年上半年,行业人才供应继续增长至14.73%,但新增岗位则下降至10.15%,远低于互联网行业的21.18%。

“今年最明显就是投资岗位在大幅缩减,放出来的坑,也是标准特别高,入职率很低。”夏琳透露,销售回款和融资难,房企投资拿地力度大幅减弱,房企也开始对年龄、学历提高门槛。

如果论起吃香的岗位,那么包括能做到快速开发和回款的项目负责人;帮企业省钱、查贪腐的审计、风控和法务;增加产品溢价能力的品牌岗;既能节省猎头费、又能裁员的人力资源岗。

行业下行也直接影响到地产猎头们的收入。上述资深猎头透露,2017年左右,按照占比offer薪水两成的猎头费,除去候选人折损外,一位成熟猎头每年业绩在百万以上,但现在业绩直接缩减了1/3。

地产垂直领域招聘火热,但难抵行业寒冬

传统住宅开发面临增长天花板,人才也内卷严重。为了寻找第二增长曲线,造车、机器人、物流,甚至养猪等多元化业务,一度成为诸多房企破局的方向,也意味着大量的人才需求。

2017年暑假,还在一家证券机构实习的周晖,因为偶然机会去头部房企调研,了解到细分的物流地产蕴藏的巨大商业前景。毕业之后,他直接去了这家房企物流板块做收并购项目。

“与住宅商业动辄百亿地块相比,物流项目体量并不大,几个亿的项目很多,工作两三年就能独立操盘,这对年轻人的成长空间特别大。”周晖告诉作者,这两年物流地产都在扩规模,但行业人才并不多。

物流地产持续扩军,最近跳槽时,物流类投资基金、物流公司、地产商、电商等都给周晖抛来了橄榄枝。最终他选择去了基金公司,薪资也涨幅超过四成。

最近离开凯德集团,跳槽到合生创展担任联席总裁的罗臻毓,也在为找人发愁。

“找投资开发、设计的人很容易,但是想找做商业地产基金、资产管理经验的人才,很可惜,并没有想象中容易,只能靠自己刷脸去说服对方。”罗臻毓告诉作者,从龙湖、华润这类商业地产板块出来的人,在市场很受欢迎,这些年工资跳跃度可能比房价还高,很多房企都在抢这类优秀员工。

但这类“运气”很难眷顾到更多人,行业寒冬仍未见底。

对于近期的职场行情,上述资深猎头总结称,前些年求职者从头部公司跳出来,涨幅五成都很正常,但现在,如果求职者自身所在公司更差,甚至要降薪入职。前不久一位从爆雷的花样年跳去Top房企的求职者,薪水甚至直接降了2/3。“高风险房企员工普遍人心惶惶,外界只要有个机会都会去聊聊,去不去的先不说,起码手上先抓住几个offer,以防被动。”

越是与地产深度绑定的工种,跳槽难度则越大。大易2020年《地产行业招聘管理白皮书》显示,每1000份简历中,门槛较低的置业顾问简历转化offer达到62个,与之相比,投资拓展、土建工程师、工程管理岗位分别仅为16个、7个及7个offer。

地产愈发内卷,宋熙也选择了主动逃离。

她此前所在的某中部城市区域市场,各大房企争相抢地,996加班稀松平常。尽管是投资拿地核心部门员工,但职场上升空间有限,眼看行业江河日下,她最终在年初从这家头部央企开发商离职,转型做一名保险经纪人。大半年时间站稳脚跟后,如今收入已比此前多了三四成。

“做投资拿地和卖保险类似,一是讲究双方信任度,二是专业性。”宋熙告诉作者,地产行业已难有明显反弹,保险则是趋稳并上升,而且自己不想再去公司打工,想灵活安排时间和工作。

(文中夏琳、佟平、刘欣、周晖、宋熙均为化名)

来源:棱镜 微信号:lengjing_qqfinance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882/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