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为什么年轻人特别反感老一辈所谓的“规矩”?

为什么年轻人特别反感老一辈所谓的“规矩”?

water-2935779__340

直到我上大学那年,我家乡的老一辈人上火车还没有排队的概念,大叔大妈们一窝蜂往上拥,一个个骁勇异常。我的一个女同学,后来是被挤得没办法,从车窗被我们拽进来的。当时的绿皮火车还能开窗。

后来在上海,乘公交、乘地铁,最怕遇见那些“老叔叔”、“老阿姨”,车门一开,疯狂前涌,我这个平时打篮球很擅长篮板卡位的人也被他们冲得东倒西歪。而且这帮人还喜欢大声喧哗、吆五喝六。

从前,我家乡的一些早餐店,桌上摆的不是抽纸,而是圆筒型卫生纸。老一辈人吃完早餐后,往往把整筒纸全顺走。

公共场所里,最有公德的,恰恰是90后以来的年轻人。

八九十年代时,我跟着叔伯辈下馆子,见他们在饭桌旁地吐痰、随地乱丢鸡骨头……那时回乡下参加婚礼,见那些闹洞房的男人,一脸酒气,逮着新娘又亲又摸,老辈人也不管。可见在他们眼里这不算没规矩。

从前,老一辈人聚会饮馔,划拳猜酒,高声喧哗,满嘴跑火车。没人说他们没规矩。但小辈若是诚惶诚恐发表了点意见,便会被说“没规矩”。

这“规矩”究竟是啥呢?

从前我老家聚餐,讲究座位,亲戚里辈分最高的坐“正位”。但不幸遇见三个辈分相当的长辈在的话,就麻烦了,表面上你推我让,絮叨半天。实则个个觊觎此位。像大的红白喜事之类,没坐上的,有时甚至能心里怀恨好几年。我奶奶那辈,妯娌之间,甚至能因某次酒席的正位问题记恨半辈子。

在我家乡,乡下来客人,按规矩,主人要找人陪酒劝酒,被找来的,要尽力陪、尽力劝,才是有规矩。而客人要尽力推让,尽力不喝,才是客人有规矩。我有一次到乡下作客,受不住劝酒兄弟们想热情,也不懂各种拒绝的套路,结果喝高了。回家后,我妈说我“没规矩”。

取消这样的规矩,让各人自便,不是更好吗?

这是小的方面,大的方面,从前找政府人员或其他单位人员办事,不拎点礼物,那是不好意思,宛如《水浒传》里面的“常例钱”。看看八九十年代私营企业怎么发展起来的,那时跑政府和国企门路,哪个不是茅台、五粮液满天飞?再后来,茅台五粮液不顶用了,信封装钞票才是王道。

“老一辈人”在那些年里,一步步推动着“腐败”,给“反腐”增加着压力和负担。看看落网和没落网的老虎苍蝇,是哪辈人居多?

现在的年轻一辈公务员,行政文明和行政效率,都比过去强多了。从前要办点事,不出点血,是个小鬼都能卡死你。

从行政文明的角度上说,现在总体上比过去强了很多很多,规规矩矩了很多很多,到00后为中坚的时候,相信还会更好。

有朋友说现在办事有时也得送礼,当然,现在也没能彻底根除腐败,但是整体上,已经比三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好太多了。

说完公务员,说说教师,这真是蛮重要的一个群体。

我的读书生涯里,小学、中学上的都是省重点,但说句实在的,那时教师队伍的整体师德师风,无法和现在比。有含蓄要求送礼的,有粗暴打骂侮辱学生的(无权无势加庭的学生),有言语动作调戏女生的。尤其是一个今年大约92岁的老教师,女的,常常觉得我们这些一二年级学生不规矩。谁上课说一句话,她就拿铅笔头撑住那人嘴巴到下课。她还认为上课时学生双手反剪背在身后是规矩,谁偶然把手放在桌上,她便一尺子猛砸上去。还有一个关系户男老师,天天一身酒气进班,他看谁不顺眼了,就揪住那人头发,咚咚的往墙上磕。要是在今天,这些人分分秒秒会被全网声讨,而在当年,学生是有冤无处诉。

到我读大学时,那个男老师总有五十多岁了罢,听说因为作孽过多,被家长群起投诉。其中一个女生家长,因为该女生被他动作猥亵,回家哭诉,家长联系了几个同班家长,冲到学校里,打算抓住他一顿暴打——虽然被校长劝住了,但我感到很快意,因为新一代家长总算进步了,换成我们小时候,回去诉苦的话,只会被父母骂“谁叫你不规矩!”

从前的老教师,也有师德师风较好的,大概占五分之一左右吧。或许正是因为凤毛麟角,想起他们才会特别感动。

“老一辈人”骂年轻人没规矩时,往往既不是出于公德也不是考量私德,而是出于自身的不爽。

回想起当年,80后被骂成“垮掉的一代”,后来90后因为一些玩“非主流”、“火星文”的,又被骂了很久。现在轮到00后、05后了,时代过得真快,而年轻人被骂这点倒没怎么变。

80后独生子女当年被骂的那叫个惨,一个虚构的中日夏令营故事就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如今呢?作为社会中坚的80后独生子女,一对八零后独生子女夫妻,上有四老人,下有子女,房子车子压力一大堆,不还是顶着各种压力顽强奋斗着吗?

90后、00后,现在和将来,何尝不是如此?

杰克·伦敦说过:“青年永远是年轻的,只有老人才会变老。”

现在的不少“老一辈人”,整体上,在公德心、私德、乃至文化学识上都没什么优势,而且青春已过,再进一步充实、提升自己也难了。只剩下骂骂年轻人,以缓解自己内心的失衡。

这样的“老一辈人”,是最没出息的“老一辈人”。

看看人家孔老夫子,那是什么境界: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看到没,孔子最期待年轻人,最鄙视那些没啥出息的四五十岁“老一辈人”。

年轻人遵守法律、具有社会公德心,用知识充实自己,不去害人,尽量公平竞争,这就够了。

管他所谓“老一辈”的鸟规矩呢?更何况,真正符合人性、符合社会文明要求的规矩,年轻人是不会反感的。而且,这些规矩不属于任何一辈人。

只停留在老一辈人嘴里的规矩,那叫陈规陋习。

想想更早的时候,旧社会,自由恋爱结婚那是“放洋屁”,是没规矩。而大人老爷们八姨太九姨太,却很合规矩。

从前,大人打孩子是天经地义,即使孩子没犯任何错,而大人纯属迁怒撒气,也是合规矩的。我从前邻居家的小孩,就是被他的二愣子父亲活活打傻,最后成了小偷。古人提出的原则是“挞无怨”。在今天,我们知道,这是不合理的“家暴”。

从前直到现在,很多地方特别是农村,宴席上女人不准上桌吃饭是规矩。现在慢慢在改变,虽然没能改尽,但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总是好事。

人类文明是在对陈规陋习的突破而非遵从中演进的。

来源:知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8983/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