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在浙江,当个一等大孝子有多难

在浙江,当个一等大孝子有多难

前段时间,一条描述浙江小地方人的孝道金字塔的微博火了。

1

许多浙江人留言感叹其精准无比,并忏悔自己离开了老家,尚未婚育,成为了家族逆子。

当一名浙江孝子既有传统孝道的要求,又带有浙江特色的创新。在现代社会,什么“卧冰求鲤”或者“怀橘遗亲”已经不顶用了,要成为孝子,还是得从以下三个方面达成:工作,买房,婚育。

浙江孝道也正蕴含着这三件人生大事中。

回老家,进体制

对于有些省份,情况是:“混不下去就别回来了!”或者是:“实在撑不下去,就回家吧。”老家是你无奈的归宿。

对于浙江人,不回老家就像不婚不育,一万个理由都不够。

这里的“回老家”需要加上一些限定条件,比如精确到自己出生的县市才算,即使是去省会杭州也如那条热门微博所说,只能是“二等大孝子”。

连宁波代管的县级市慈溪,都需要强调自己的主体性:

而宁波瞧不起杭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即使被温州人嘲笑也要坚持下去:

知乎问题“浙江人都倾向于回家工作么?”底下,有来自诸暨的网友分享了自己室友的经历,称室友妈妈指定要她回诸暨,因为已经有个姐姐在宁波[1]。可见,宁波对于诸暨人来说也算是漂流在外了。

对于回老家工作的孝子,“老家”的范围已经定好,但“工作”也要掰扯掰扯。

回家当个打工人?那等于回家务农。 有新闻报道称,宁波的小宋毕业后回宁波工作,为了热爱而在装修公司上班,家里人没脸告诉别人;宁波陈先生更猛,辞职回家当全职奶爸,父母认为脸都丢光了[2][9]。

孝道金字塔的顶端毫无疑问是考公考编,可以成为“特等大孝子”,甚至有的网友认为值得颁给牌匾。

想当浙江孝子,真的要这么恋家?看看大学生就业数据就十分清楚。

浙江大学2020届毕业生,76.13%选择在华东地区工作,9.61%在华南,5.66%在华北。虽然这个统计口径有点粗,但不用想都知道,华东意味着包邮区,华南即广深,华北即北京,其余城市的数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3]。

你可能觉得,浙江大学毕竟集结了来自全国的学霸,不大能体现浙江人的选择。那么我们看看浙江工商大学的数据,这所大学六成生源来自本省,而最后就业有八成人仍然选择了浙江。浙江生源中,93.66%的毕业生留在省内[4]。

〓 在杭州进行的大学生信用招聘,在浙江大学举办 / 人民视觉

而全国各省生源中,留在本省工作的平均比例是69%,人才外流成问题的湖北省的这一数据是61%——有对比才知道浙江人有多爱留在省内工作[5]。

2017年,ofo发布的八座城市大学生毕业流向数据显示,杭州市的大学生毕业后流向最多的城市是杭州本地,其次是宁波,再次才是上海。而温州、金华的比例能跟北京、南京一拼[6]。

所以,虽然自嘲“小地方”,浙江人的市区和县城实际就是“北上广深”之外的平行宇宙之中心。

老家一套房,孝子的牌坊

在浙江孝道金字塔中,房子是牢固的砖瓦。

正如那条热门微博所说,比起考公,买房更符合浙江人的终极孝道。

为了彰显孝道光辉,浙江各县市的房价也很知趣地抬高。

房价最低的丽水市一平米也要近一万,接近广东的顺德、惠州的均价。而义乌、瑞安这些县级市,以县城超越武汉、郑州等省会城市。

第一梯队的杭州宁波自不用说,第二梯队的义乌、温州均价超过两万,放在广东也仅次于广、深,而第三梯队的金华、瑞安、绍兴到第四梯队的台州、衢州、舟山都超过一万五,佛山如果在浙江,房价只能排到倒数[7][8]。

〓 2016年11月,一名正在带客户去在建楼盘看房的房产销售。仅2016年,他卖了5.5亿,这足以证明杭州的超高房价 / 视觉中国

所以,浙江孝子不好当,回老家买房可不是战略后撤,而是艰难高攀。

在跟随着房价梯队升降的孝道阶梯中,还有一个真正的高手选项,深不可测——那就是浙江村子里的别墅。

在热门微博所提到的在杭州“屋都买起来”的孝道之上,有网友又发挥了老屋改造成欧式别墅的情节,认为是足够在家族牌位上描金边的传奇级别孝道。

只要在网上搜索“浙江 乡村别墅”,就能看到许多欧式洋房,或带院子的、或独栋的、或金碧辉煌的、或追求高雅象牙色的,门口连接着宽敞的水泥路、停着农村人最爱的大轿车或SUV,让人眼红。

比起房价飙升的城里商品房,乡村别墅可以说非常便宜:两三层小洋房整套下来也就是40多万[10][11]。所以,关键不是钱,而是“背后原因令人暖心”——老家建别墅,自然是为父母晚年住得舒服。

即使老人家觉得住在城里更舒服也不要紧,有那么大栋楼在那儿摆着,在村里人看来就是刻着孝心的牌坊,还是欧式的。

嫁娶不出县

在讨论孝道金字塔的豆瓣帖子中,眼尖的网友指出了目前这一排列忽略了生死攸关的婚姻因素。很快,就有另外的网友贴心补充:

乍一看好像跟“回老家工作”的孝道排列类似,但仔细梳理浙江人对婚嫁区域的种种要求,就会发现——终身大事的选择比找地方打份工还要严苛细致得多……

在知乎问题“浙江人在婚姻方面有多排外?”的答案中,一位台州人分享了自己娶了杭州老婆而惨遭岳父母嫌弃的辛酸经历:

这位网友甚至列出了杭州人心中精确的鄙视链:“杭州老城区>杭州市区>余杭萧山等>宁波绍兴嘉兴>上海苏南>温州湖州金华台州舟山>丽水衢州>外省。”[12]

如果你跟一个广州人说从化、增城不属于广州,大家会心一笑,觉得是个好段子;但如果你跟杭州老辈人说别嫁娶余杭、萧山人,对方的反应可能是严肃地想:这个外地人还不傻。

关于浙江人为什么对婚嫁设这么严格的地域限制,解释无非是风俗习惯、语言等的不互通,尤其是方言经常被拉出来背锅。有人在温州调查为何当地人不愿意嫁娶外地人时,“温州话很难学”就成了一个重要解释[13]。

实际上,方言不互通到底是人群不流动的原因还是结果,还很难说。

有学者在杭州三叉社区调验发现,当地有大量独生女,文化程度普遍不高,都在家附近的工厂打工,收入难以自给自足,因此都需要依赖父母生活——这对她们来说并不成问题。父母并不要求她们赚钱养家,唯一的期待就是:“不要嫁出去。”[14]

〓 由于经济发达,浙江乡镇与工厂距离相近的情况十分常见。图为浙江绍兴村庄旁的多家工厂 / 视觉中国

由于不愿意远嫁,招赘婚在浙江非常常见,还成为学术研究的重要课题。

例如上面提到的研究中,许多独生女从小就从父母那里接受了长大后“招上门女婿”的人生设定,从来没想过要嫁人[14]。

这些招赘婚的男方大多不是本地人,即使是也都是社会地位和收入不高的群体。因为去当上门女婿自然算不上孝子——承担不起当孝子的成本,只能成全女方当孝女的愿望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

既然已经谈到了当孝子的成本问题,那么就不得不探究一番:浙江孝子真的只是图个脸上有光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好处吗?

答案是有的。这要从浙江的经济说起。

浙江的省内差异小,从房价、人均GDP等数据都能看得出来。2020年人均GDP最高的杭州为136617元,最低的丽水为61811元,前者是后者的2.21倍。

跟另外一个经济强省广东相比就很清楚:广东2020年人均GDP最高的深圳是最低的梅州的5倍之多。而且,广东21座地级市中有13座的数据要低于丽水。可以说,大半个广东都在浙江的后面[15][16]。

一样是老家,浙江孝子的老家是蓬勃发展的企业工厂、不断攀升的县城房价和增长的就业机会,别省的老家则是破落乡村,想当孝子还得先争取不饿死。

所以,浙江孝子的核心精神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其孝道也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很好地根据城市化的当代经济形势调整策略,可以说做到了古今结合。

例如,学者研究发现,浙江乡村的女儿不远嫁和招赘婚剧增,和“村改居”政策有很大关系。在撤销行政村编制、改为社区居委会的实际规定中,村民可以按人头获得购房指标,以远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买到新建公寓。

〓 气候与地理位置优越,浙江乡村的居住环境相当优美 / 视觉中国

问题在于,谁是村民?在具体规定中,娶进来的媳妇算,入赘的女婿也算,嫁出村的女儿却不算,成了巨额损失。在调查中,有村民就坦言:倒插门都是为了分房子,那些女婿也是看中有房子分才肯入赘[17]。

但赘婿毕竟成不了孝子。为了保全夫妻双方的孝顺——也是为了捍卫大家都殷实的家底,浙江还出现了“两头婚”,在住谁家、跟谁姓的问题上,两个家庭协商一致对半分:两边都住,生二胎冠两姓[18]。

于是,大家都实现了传宗接代的孝道标配,又不用离开自己的老家,可以说是孝到最后。

当然,百变不离其宗,浙江孝道仍然寄托着那些延续至今的情感和经济上的期待。所以,不管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是不是浙江人,请你放下手机反省一下:自己在孝道金字塔的第几层?还是早已经埋进地底,孝不出来了?

来源:凤凰周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037/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