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生活的嘲讽

生活的嘲讽

image

作者:鼹鼠的土豆

在北京的老城区里,有很多的大杂院,分享一个大杂院长大的大爷,给我讲的故事。大爷出生在一个大杂院的西厢房里,年少时父母重病过世。母亲过世前,帮他与住正房一家定下婚约。正房家有个独生女,善良美丽。父母过世后,正房一家对他极好,供他读书,上大学。毕业后他分在了机关工作,这是那个时代人人艳羡的工作。

而正房闺女高中毕业后,在离家不远的国营餐馆里当服务员。机关科长的闺女爱慕着他,说不动心是假的,可他觉得不能当陈世美。碰巧的是,正房闺女在餐馆工作的时候捡了一个女婴,正房一家把他叫回去商量,那个时候刚刚实行计划生育。从正房屋里出来,他站在院里想如果收养了这个孩子,他们如果再要自己的孩子,可是要被开除的呀!又想到科长白天说分楼房的事,他不禁浮现起了科长女儿的脸,第二天他就约了科长的女儿看电影。

科长女儿带他去正房闺女工作的饭馆吃饭,问他是不是认识,他低头解释到“一个院的老街坊,一个院的老街坊。”后来他顺利的娶了科长的女儿,住上了楼房。搬家那天,看着门口一辆装满蜂窝煤的三轮车,正房的闺女正跟一个矮胖子卸煤。后来听说正房闺女嫁给了饭馆的厨子。

他再也没有回过大杂院,就连他的那间小西厢房,都是老婆去处理的。快退休的时候,部门同事决定一起奢侈一把,去一个高级酒楼吃饭。去厕所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正房的闺女,他想了半天,打了招呼。正想说什么,一个小伙子跑过来说“妈您怎么这么慢,我爸和我姐都等您呢!走吧,别误了飞机。”正房闺女给儿子介绍“这是原来住咱们院西屋的你周叔叔!”年轻人赶紧打了招呼,带着正房闺女走了。结账的时候叫来服务员,服务员说“我们董事长说您是他母亲的老邻居,签了您的单子。”同事们笑着说没想到,老周有这么阔气的邻居,这家酒楼可是全国都有店呀!

后来跟老邻居一打听才知道,饭馆厨子后来承包了饭馆,现在他们家的饭馆已经开到全国了,北京就有6家店。女儿、女婿在外国开中餐馆发了大财,每年都要接他们去住半年。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得了病住院,儿子说房贷压力大,不敢请假,老伴在家哄孙子,他一个人躺在医院里,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过去的事。

(本文是原来我做临终关怀志愿者时候听到的故事,已经经过周大爷允许发布,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来源:豆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04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