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押沙龙:这帮子下三滥

押沙龙:这帮子下三滥

1

这两天翻看《六神磊磊说金庸》,想到了华山派,随便说几句。

01

在《笑傲江湖》里,华山派弟子是最让人奇怪的一群人。很多读者觉得他们面目模糊,其实不是模糊,而是诡异。

最诡异的就是他们对大师兄令狐冲的态度。

小说一开始的时候,这帮弟子在衡山小茶馆里聊天,说来说去,话题都围绕着不在场的“大师哥”。大师哥这样,大师哥那样。大师哥的每段轶事都能引起大家的欢笑,似乎令狐冲是大家真心喜欢爱戴的大师哥。

这个时候,他们确实也关心令狐冲。令狐冲为了救仪琳受伤,师弟不仅“奔进庙来”,还要喜道:“大师哥,你身子安好,听到你受了重伤,大伙儿可真担心得紧。”

这个时候,令狐冲在这个小团体里非常得人心,威望非常高。

可是后来情况一下就变了。

华山派在药王庙全军覆没,大家都成了俎上之肉。最后令狐冲大发神威,击退了来犯之敌,大家才逃出生天。这帮弟子也知道:“幸亏大师哥击败了这批恶徒,否则委实不堪设想。”按理说,这个时候大师哥应该更得人心,威望应该高到了天边。

可是没有。大家居然集体不搭理大师哥了。

令狐冲趴在地上起不来,这次再没有人“担心得紧”了,大家忙着生火做饭、换干净衣服,只有一个五师弟高根明“见令狐冲兀自躺在泥泞之中,过去将他扶起”。大家都“从行李中取出干衣,换了身上湿衣”,可是谁也没想到给大师兄换一换,令狐冲始终一身泥泞。一直到了洛阳,要见客人了,大家才想起来原来令狐冲也该换身干净衣服。

为什么呢?无非是师父不喜欢大师哥了,要斗争大师哥了,所以大家赶紧和大师哥划清界限。

不光大师哥令狐冲一夜之间被唾弃,就连三师哥梁发黑衣人一刀被砍掉脑袋,尸横当场,大家转眼也都忘了。一听说要去福建teambuilding,华山弟子无不兴高采烈。只有令狐冲一个人看不下去,“眼见众师弟、师妹个个笑逐颜开,将梁发惨死一事丢到了九霄云外,更是不愉”。

华山派刚出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生是动活泼、团结紧张,一个和谐友爱的大家庭。其实这完全是假象。在这个团体里,真的是谁也不在乎谁。师父高看谁,大家就忙着和他团结友爱,传颂他的生活轶事,师父要斗争谁,大家就忙着和他划清界限,窥探监视。

最后岳不群把令狐冲开出门墙,侧身向众弟子道:“这人是你们的死敌,哪一个对他再有昔日的同门之情,那便自绝于正教门下。大家听到了没有?”

华山弟子连一个求情的都没有,一个犹豫的都没有,立场都很坚定,齐声应道:“是!”

02

这当然跟岳不群有关。

岳不群是个道德家,不光正邪分明,而且对私生活的道德也非常重视。

令狐冲救仪琳的时候受伤,被送到了妓院躲避。他后来向岳不群解释,说自己并没有真的有淫邪之行。岳不群什么反应呢?

他森然道:“倘若你真在妓院中宿娼,我早已取下你项上人头,焉能容你活到今日?”

弟子宿娼当然不好,作为掌门人肯定应该惩罚。但这毕竟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或责打或面壁,最多开除,何至于就取下项上人头?可是岳不群的道德感就是这么强。

按理说岳不群要求如此严格,弟子们就算对同门冷酷一点,但总该都是洁身自好的小楷模吧?可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我们可以看看蓝凤凰出场的这一段。她为了给令狐冲疗伤,到华山派的船舱里去过一次。她这一去,华山弟子那股下三滥劲儿就暴露出来了。

只见蓝凤凰到令狐冲床前,低声叫道:“令狐公子,令狐公子!”结果,“她这两声一叫,一众男弟子倒有一大半面红过耳,全身微颤。”当然,人家叫的是温柔的一点,是回肠荡气了一点,但何至于就面红过耳,全身还要微颤?

后来,蓝凤凰她们要用水蛭吸血,就卷起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臂,跟着又卷起裤管,直至膝盖以上。华山派一众男弟子又是“无不看得目瞪口呆,怦怦心跳”。

岳不群见大事不好,忙命众弟子退出舱外。

岳不群命众弟子和令狐冲划清界限的时候,大家的回答斩钉截铁、不打折扣,雷霆般的:“是!”可这次岳不群命他们退出舱外,不要看花姑娘雪白的手臂小腿,他们的反应就不一样了。非礼勿视也顾不得了,师父的严令也顾不得了。除了两个岁数最大,身体条件不允许的弟子劳德诺和施戴子以外,其余男弟子“或呆立不动,或退了几步,又再走回。”

这才是个手臂和小腿啊,要是把这帮男弟子扔到群玉院,岳不群估计挨着床去叫都叫不起来。

03

在《笑傲江湖》里,有一个门派和华山派弟子形成了鲜明对照,那就是恒山派。

恒山派戒律规矩也很严,仪琳偷个西瓜给令狐冲吃,都要天人交战大半天。但是恒山派的规矩里有一条是华山派没有的,那就是仁爱。

当初刘正风金盆洗手,被揭发出来和魔教长老来往,费彬让大家站队表态。恒山定逸师太也站在了正派一边,表示与刘正风为敌。可是真当费彬开始动手杀刘正风儿子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表态,只有定逸师太大怒,呼的一掌,向狄修击了过去,骂道:“禽兽!”

这就是任何正邪之分也不能压制泯灭的仁爱之心。

有了这份仁爱之心做支撑、做底线,一切的戒律规则才有意义。这种精神贯穿在整个恒山派的氛围里,所以它内部是最团结最友爱的。

但是仁爱并不是软弱,相反它是真正的刚强。

本来在五岳剑派里对正邪之分看得最淡的,除了衡山派可能就是恒山派了。定逸师太就发过牢骚:“哼,正教中人,就一定比魔教好些吗?”态度看上去并不是很坚定。可是当后来风云突变,形势逆转,五岳剑派一旦覆灭,大家被带到朝阳峰上参见魔教任我行。当年立场如此坚定的各门派弟子都认清形势,乖乖束手,反而恒山派女尼们显得最坚决。鲍大楚让她们给任我行下跪,她们朗然说:“要杀便杀,恒山弟子,不拜凡人!”

当年那些急吼吼地和大师兄划清界限的华山弟子们,可有哪个敢在朝阳峰上说一句:要杀便杀,华山弟子,不拜凡人!

不会的,不会的。

看到药王庙那一段的时候,就知道不会的。

来源:财新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1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