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哪一刻你发现这届年轻人比你想象中更勇敢?

哪一刻你发现这届年轻人比你想象中更勇敢?

作者 / 医学界

近一周来,甘肃省已经确诊新冠本土病例 51 人,其中兰州市 39 例。兰州大学、西北民族大学、甘肃省中医药大学等多所高校超万名医学生报名请战、奔赴一线。

甘肃中医药大学一名奔赴一线的学生在个人微博上写到:「一天的志愿者工作结束,晚上坐校车回校时,透过车窗看到,昏黄路灯下街道上零零星星的人和车,许多店铺已经歇业,还在营业的店铺里空空荡荡,突然才意识到,原来我的城市真的病了。」

「医学界」联系到兰州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 2018 级(大四在读)的孙天娇同学,请她谈了谈 18 日兰州出现疫情之后,以及 22 日起连续 4 天支援兰州市城关区核酸检测工作的见闻。以下是她的自述。

1

孙天娇

突如其来

这学期开学到 10 月 15 日之前,我们一直都是错峰上下课。比如,大四早上 8 点 20 开始上课,大三早上 8 点 30 开始上课,每个年级依次往后推迟 10 分钟,这样聚集在一起的人就不会那么多。

18 日刚取消错峰上课,兰州就确诊了第一例本土病例。我们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因为兰州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哪怕是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这边也没有多少确诊病例,但没想到这次发展得这么快。

20 日,学校开始封校,出校园需要向辅导员请假。当天,学校里的超市几乎被搬空了,校园里人人都戴上了口罩,氛围相较之前变得比较紧张。赶在封校之前,我们赶紧去校外买了一堆吃的。不过后来我们都去支援一线,水果没来得及吃,现在已经快烂了。

我们是 21 日晚上 11 点,在群里接到辅导员的通知,说学校计划组织医学生抗疫志愿服务预备队,让我们去篮球场做核酸检测,然后分批安排专业培训。其实我 10 点多就听到了「风声」——总有些同学消息比较灵通——然后立刻给我妈妈打了个视频电话。

21 日晚,孙天娇等人在篮球场等待核酸检测中

我妈妈是西安交通大学校医院的一名药师,当时她正在西安交通大学核酸检测的现场,所以也没说什么就挂断了。过一会儿,她打电话来鼓励我,让我注意安全。接着我给爷爷打了电话,他比较担心,怕我没做好防护或者累着了。

23 点 16 分,我们还在篮球场排队等待核酸检测时,辅导员在群里通知大家 0 点去教室里做疫情相关培训,大家都猜测会不会培训完立刻去一线,所以我发了那条朋友圈:「不眠的夜是冷的,我们的心是热的。」

因为兰州现在晚上温度只有几度,站在空旷的篮球场上,即使穿着大衣围着围巾,也有点冷。后来朋友和学弟学妹给我们送了暖宝宝,工作人员煮了姜茶,让我们觉得很温暖。最重要的是,得知可能会上「前线」,大家都很激动。

我几乎从小在医院的环境里长大,从小就想做一名医生,去治病救人。我们宿舍 6 个人对医生职业都很有热情,「不能说一线没有危险,但我们觉得作为医学生,能为兰州出一份力,是我们的光荣」。

孙天娇宿舍 4 人和 2 位护士老师的合影

培训在凌晨 1 点钟开始,内容包括教我们规范穿脱防护服,一些自我防护知识,和如何将信息录入核酸检测系统 3 大块。培训结束后,老师让班长统计自愿报名的人数,我们班 23 个人,除了身体不舒服的,有 20 个人报名。

凌晨 3 点,我回到宿舍,睡了 5 个多小时。8 点 50 分,接到集合的通知,就出发了。

五味杂陈

在我的设想里,我会去到最危险的地方,像个战士一样战斗,然后身边的人都来夸我(笑)。实际没有那么危险,学校和医院都很关心学生的安全,我们老师说,「特别危险的地方是不会派你们学生去的,万一感染了一个人,那就是感染了一大片」。

我对自己的防护能力还挺有信心——为了保证我们的防护能力到位,我们一共接受了 3 轮培训。出发前在学校是一轮,到了街道办又是一轮。24 日,社区还专门请了曾经援鄂的护士长给我们培训了一轮。

毕竟也不是一点危险都没有,我们在兰州市城关区支援核酸检测,全甘肃 5 个中风险地区,3 个都在城关区。我们今天刚被通知,城关区新增了一例病例,就在我们参与采样的检测点里。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惊讶,「真的采出来一例阳性」,之后的心情有点矛盾。一方面,这说明我们去一线起到了一定作用,还是有点成就感,另一方面,也希望大家都是平平安安的,我们派不上用场。

22 日起,我一共去了一线 4 天,感受是「五味陈杂」。首先当然是开心、激动,这毕竟是一次独一无二的经历,我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尤其 25 日凌晨 1 点时,我发现我和 2 个医生 1 个同学当天一共采了 2600 份样品,比其他人都多,「真的满满的成就感」。

25 日快 1 点时的孙天娇,她此时已经工作了 14 小时左右

然后是辛苦。这 4 天里没有轮换我们的人,每天只能睡 5、6 个小时。不过睡眠质量变得很高,像我舍友,之前一直难以入睡的人,这两天也是「沾床秒睡」。早上起床后,每走一步路腿都是疼的,因为要长时间站着工作。

吃饭没有准点,哪怕盒饭送来了,只要还有人排队等着做核酸,也就不好意思去吃饭。23 日下午 2 点多吃午饭时,盒饭已经凉透了,只能一口凉饭菜一口热水这样吃。

但也因为这些,我和舍友们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感情」。在那样的氛围里,辛苦是辛苦,但没人喊累。录入核酸检测系统时,稍一走神,就会弄错,所以精神需要高度集中,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失落也不是没有。第一天我们去一线时,对方没有安排好,那边人手已经很充足了,就派我去做维持秩序等志愿者的工作。午饭也没人管,还是蹭的志愿者的泡面。那天真的很沮丧。

因为担心我们学生手法不到位,检测不出阳性率,我们的工作内容包括站在采样医生旁边扫被采样人的健康码,录入信息,给试管贴标签,处理医疗废物垃圾等。虽然有点琐碎,但还是分担了医护们的一部分工作。

也有过害怕。23 日那天扫健康码时,感觉黄码特别多,隔几个就是黄码,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身处的地方有点危险。傍晚时,工作了一天眼睛有点花,我把一个黄码恍惚看成了红码,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赶紧让舍友帮忙确认健康码的颜色。听她说是黄码的时候,我真的松了一口气。

我们医学生支援一线这件事还是存在一定非议。我有同学在社区被人嘲讽过,说我们在作秀。

但我觉得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对我们这些最终目标是要做医生的学生来说,能在现在参与到抗疫中来,是一个提前体验医生生活的机会,我们很愿意去做这件事。

来源:知乎日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222/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