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是位华人教授

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是位华人教授

好像是在一夜之间,人们才“恍然大悟”,特斯拉在本周破万亿的市值,以及马斯克打破3000亿美元大关的身价,其实早就间接创造了无数个“特斯拉富翁”——

他们因大量购买特斯拉股票而“发家致富”。甚至彭博怀疑,有不少尚未被发现的亿万富翁。

永远都在坚持“以钱度人”的华尔街,可能早就忘了2016年把马斯克与特斯拉和SpaceX往死里骂的往事。

就在全球最大汽车租赁公司——赫兹控股本周一宣布购入10万辆特斯拉让后者股价大涨13%后,除了不情不愿的褒奖,华尔街也开始关注因特斯拉而“大获全胜”的亿万富翁,后者接连浮出水面。

譬如,除了仅次于马斯克的第二大个人股东、Oracle(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他持有特斯拉超过1500万股股票),据彭博独家报道,仅次于这俩人的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很有可能是一位出生于印尼的美籍华裔商人。

他的名字叫廖凯原。

1

今年9月廖凯原与马斯克的合照。

彭博是从廖凯原从2021年9月便开始分享投资细节的Twitter上找到蛛丝马迹的。

譬如,在他2021年10月29号发的一条推文里,因看好特斯拉,他又增持了这家电动车企大约16万股,现在共有大约700多万股份(下图)。

此外,他向彭博社提供了相关银行记录——截至9月底,他持有631万股特斯拉股票;还持有182万份期权,有权以每股450美元到550美元的价格购买特斯股票。

“他所持有的资产价值在不断飙升:达到40亿美元,50亿美元,现在已经超过70亿美元。”

翻阅这位华裔商人以往的公开资料,可以非常确定的是,他过去几年相对低调,只在最近接受过彭博一家媒体的采访。而他向媒体透露的有价值信息,也仅仅跟特斯拉的投资相关:

作为一个散户,他从2019年才进入股票市场,曾先后把大量的钱注入了百度、英伟达以及蔚来等科技企业与汽车新势力,但后来几乎都清理掉了,最后只留了一个赌注,就是特斯拉。

至于为何一定是特斯拉且仅留特斯拉,他仅透露了两点

特斯拉的投资人Dave Lee与巴伦资本创始人Ron Baron给了他一些启发,让关注新兴电动汽车制造商,用杠杆作用提高赌注。

当然,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有极大风险的,他自己提到,2020年~2021年初遭遇特斯拉股价暴跌,他的股票几乎失去了价值,但他说自己仍然继续买进。

“购买短期价值较高的股票期权,股价上涨时获利回吐;用其中一部分收益购买实际股票,剩下的投入另一个期权投资。换句话说,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加倍下注。” 彭博援引廖凯原的描述。

第二,他是特斯拉粉丝团的忠实粉丝之一。“他相信该公司正走在成为世界最大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单行道上”云云。

在清华大学凯原楼落成典礼上

当然,如果以个人资产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就,那么特斯拉和SpaceX可能就失去了他们的存在价值。他在Linkedin上的身份信息,只有两个。

一个是他与前妻创立的软件转售服务公司SHI International,他仍然是这家年收入可达100亿美元、拥有IBM等客户的IT服务商董事长,持股40%(这个数据可能有变);但实际经营者是他的前妻Thai Lee。

2015年,被福布斯保守估计身价高于18亿美元,56岁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翁之一Thai Lee,曾在接受采访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时,简单透露了跟廖凯原一起创立SHI的背景——

“他们在1989年发现了一个商机,有家名为Lautek的软件公司濒临倒闭,但他们有个专门出售2B软件商业许可证的部门,仍然与IBM等软件供应商关联密切。

她认为这里面蕴藏着一些商业价值。因此他们用存款和贷款把它买了下来,并改名为Software House International(SHI,世界软件屋)。顾名思义,就是给很多企业IT部门提供多类型软件购买、商业许可与支付等繁琐服务的服务商。”

后来,这家公司年收入超过60亿美元,而两人也成为亿万富翁。

很遗憾,当时廖凯原拒绝了福布斯的采访。

Thai Lee,据说是第一个考上美国哈佛商学院的韩裔

而他另一个身份,也许在国内不少人非常熟悉。因为6年前,这个身份曾给中国大众,特别是国内学术界带来不小的震动与争议——

“凯原量子信息动力学”(KoGuan Quantum InfoDynamics ,简称KQID) 时间引擎的创造者。

当然,这个艰深难懂的理论,曾伴随着2015年前后,他在向包括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等中国知名学府捐赠数亿款项修建教学楼后,被作为一门选修课,呈到四家法律学院学生的面前。

而他也被各大高校给予了“校董”与“名誉教授”的头衔,甚至开设了选修课。

而后面引起的轩然大波,都是从他创立的这个学说为源头蔓延开的。

首先,单就这个完全由个人创立的、横跨东西方文化的理论来看,的确超出了常人可以理解的范围

譬如,关于KQID的定义,根据我们在凯原基金会网站查找到的官方资料显示,它更像是一种看似杂糅了“天上地下你能想到的所有学科”的综合体

“结合了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等科学家现有理论,以及中国黄帝内经等传统学说,形成了一个简单的统一理论:整体包含部分,部分包含整体。

KQID认为的‘现实’在本质上是非常矛盾的:虚构但真实。

它描绘了真正令人震惊的现实:“存在”是一个实时全息图,利用量子隧道和纠缠机制进行数字投影,而且来自一个且只有一个的非局部奇点性量子多元宇宙。”

摘自凯原基金会网站主页,大家可自行去翻看

在一份他公开的名为《轩辕召唤》的作品(下图,不太清楚是不是论文)中,作为取得了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事务”学位与纽约大学法学学位的法律专业人士,他这篇将“量子力学”等物理学科与《黄帝四经》《悲惨世界》等中外著作相结合的法治研究,更是晦涩难懂。

当然,在2015年,甚至很多人觉得简直像是“开国际玩笑”,“99%法律人看不懂”。

由于在量子力学与中国古籍研究上都没有积累,我们不能发表过多评论,这个问题还需要归还至学术界的探讨范畴。不过,就我们极为浅显的一些见识来看,其实非常惊讶于他的大胆。

因为历史上绝大多著名数学家、物理学家的名字,都只是被用来命名一个公式、定理,或者是一种研究方法。而“凯源量子信息&动力学”,直接把自己冠名在一个涵盖了无数理论学派与分支的杂糅体之前,这让中国研究了几十年量子科学的那些白发苍苍的物理学家们,可能会感到不快。

当然,这种“大胆”也是他被群起而攻之的最大诱因。

而这种很多人眼中学术理解上的“匪夷所思”,以及对他本人的批评和质疑,延伸到了他为各大高校捐款等慈善事业,以及“大学赞助”等更广泛的视角上。

但实际上,我们不妨从两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他为北大清华甚至上海交大捐款修教学楼,是否给这些法学院学生带来了福利?

答案无疑是肯定的。甚至有部分学生获得了凯原基金会提供的奖学金。

那么这些学校是否应该在获得他的赠款后,赠予头衔,甚至允许开课?或者让学生去听课?

答案就在这篇知乎关于“有人了解廖凯原这个人吗”的一名匿名网友的回答里。这是我们觉得三观最正的答复之一。

来自一位知乎匿名网友的回答

仅靠公开信息能推导出的是,学术机构是否存在问题。而学术上的争议,如果不认同他的理论,可以选择有理有据地辩驳;如果是不强迫的选修课,可以选择不听。

总之,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只要不害人,但需要你有自己的判断(譬如,两年前在商业市场出现的“量子波动速读”骗局,也超出了常人理解的范畴)。

有趣的是,他在接受彭博的采访中,被问及他是否会抛售这些股票,或者兑现自己的部分收益。他的回答大体意思就是“再涨涨”——

“我们的目标是积累1000亿美元或更多财富,用这些钱来实现自己的理念。”

没错,他仍然在Twitter和其他公开场合,不遗余力地推广自己创立的“KQID理论”,并试图用“量子比特”去做计算式解释(头像也是),而且似乎现在也有了一些追随者(但不清楚这是不是马斯克的周边效应)。

红线部分是一位国外网友的回复:教授,有时候我也很难理解你在说什么。但我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倾听他人的声音。并辨别他们是否聪明,是否了解他们所谈论的东西。马斯克就是其中之一。你是另一个。请务必继续讨论下去。

也许,这可能就是实现财富自由的好处吧。

来源:虎嗅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267/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