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创始人坑了孙正义,拿走4亿美元,这家公司还能上市?!

创始人坑了孙正义,拿走4亿美元,这家公司还能上市?!

1

不知道,各位差友们还记不记得 WeWork?

这个曾经和 Uber,Airbnb 一起被称为共享经济代表的的公司,曾经一度估值 400 多亿美元,却又因为内部管理,经营不善,冲击上市失败,市值缩水到原来的十分之一。

它的上市失败甚至拖的 “ 投资教父 ” 孙正义的软银业绩巨额亏损,气的孙正义把 WeWork 创始人都扫地出门,自己又垫了一大笔钱,差点倒闭。

但是,就在昨天,WeWork 居然在美国成功上市了?

我记得按照 WeWork 的业绩水平,这巨额的亏损,就算是上市条件相对不那么苛刻的美国,也远远离正常上市的标准差的很远啊。

哦,一查才发现,原来 WeWork 并没有通过常规的方法上市,而是采用了类似 “ 借壳上市 ” 的方法上的市。

这种方法叫做 SPAC(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简单来说,就是先开一个特殊目的的公司,只有现金,没有实业和资产,然后在通过投资并购把这两个公司连接在一起,就能让原公司直接上市了。

当然了,按照美国那种宽松的上市政策,还要采用这种方法进行上市,就说明公司那是真的有点问题了。

那么,为什么当初曾经被捧成共享经济的代表,喊着改变世界的 WeWork 上市会失败呢?又是为什么这么一家公司过了两年之后要选择这种 “ 特殊 ” 的方法上市呢?

要说清楚这一切 “ 闹剧 ” ,还要从十一年前说起。。。

那一年,美国还没能从次贷危机缓过劲来,亚当 · 诺依曼看到了机会,他在纽约创建了 WeWork。

他用低的价格把纽约一些空置的楼层或租或买下来,然后将其分隔成中小型办公室,租给中小型创业公司,赚取差价。

这种本质上是低买高卖收租金的生意,后来幸而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就被形容成了 “ 共享经济 ” 的代表。

互联网让亚当 · 诺依曼的想法迅速膨胀,公司也跟着迅速扩大。

2016 年,公司还只有 1000 名员工,到了 2019 年,公司直接增加到了 1.2 万名员工。

而这种疯狂扩张,也是来源于孙正义和他的 “ 愿景基金 ”。

据说 2017 年,孙正义物理意义地上了诺伊曼的车,在和他聊了 28 分钟之后,他用 iPad 迅速草拟了一份 44 亿美金的投资协议,还和他说 “ 让 WeWork 比你最初的计划大十倍吧 ”。

可能,这也是孙正义最后悔的 28 分钟吧。。。

在孙正义的设想中,Wework 不仅仅是一个 “ 低买高卖 ” 的二道贩子,而是应该成为一个 “ 实体社交网络 ”。具体解释的话,就是一个在现实空间中售卖增值服务的 “ 脸书 ”。

然而,落到实际操作上,其结果就是 WeWork 为了保持数据的高增长,WeWork 开始了自己的 “ 烧钱之旅 ”。

在纽约,它们甚至打出了 “ 推荐转租 WeWork 空间,免除一年租金 ” 的活动。理所当然的,Wework 的数据一路高歌猛进,快速扩张增长,最夸张的时候,一个星期就会增加 100 名员工。

依靠这种扩张,在 2019 年,WeWork 的估值达到了 460 亿美金,成为了美国最大的 “ 共享经济独角兽 ”,远超过了 Uber 和 Airbnb。

不过,风口之下,猪都能飞起来,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巨大的增长伴随着的是巨大的亏损,这逼迫着亚当 · 诺依曼尽快将公司上市筹集更多的钱。

可是,或许他没想到的是,当他真的把 WeWork 的招股书呈现出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WeWork 的 “ 底裤 ” 暴露在了大众面前。

2019 年 8 月 14 日,WeWork 正式递交招股书。

招股书数据显示,WeWork 的亏损规模不断扩大。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 WeWork 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36 亿美元、8.86 亿美元和 18.21 亿美元,但与此同时亏损也在扩大,分别是 4.3 亿美元、9.33 亿美元和 19.27 亿美元。

收入的增长并不能掩盖亏损的扩大,如果两者相等,这种收入的增长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这也就算了, WeWork 在招股书中暴露出的更大问题在于,它完全不像是一家他们所包装出的科技公司。。。

在招股书上,2019 年上半年,WeWork 来自 “ 会员及服务 ” 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 88%,“ 其他 ” 项目收入比例为 12%。

虽然叫做会员服务,其实吧,这个东西就是房租租金。。。

这才是 WeWork 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如果他不像是一家科技公司,那么那 470 亿美金的估值就完全不值这个价钱了,连估值的方式都要改变。

一星期之后,当时正在参与总统竞选的 Andrew Yang 在推特中说 WeWork 470 亿美元的估值是荒谬至极的。

墙倒众人推,在这种趋势之下,WeWork 一系列的内部问题都被揭露了出来,包括企业文化,包括亚当 · 诺依曼套现操作,以及公司的人员变动。

这一切,让 WeWork 不堪重负。

9 月 9 日,WeWork 考虑 IPO 估值下调低于 200 亿美元,这个时候,软银坐不住了,他们直接终止了 WeWork 的 IPO 计划。因为如果真的按照 200 亿美金的估值上市,他们投资的钱就会远低于本金了。。。

软银的举措是正确的,因为在短短 5 天之后,WeWork 的估值已经跌到了 150-180 亿美金,再跌下去,就会跌破融资总额。

之后,亚当 · 诺依曼和他的家人都被踢出了董事会的席位。软银无奈的成为了那个收拾烂摊子的人,WeWork 的 IPO 之路也被无限期延迟。

伴随着 WeWork 的第一次 IPO 折戟,大量的 WeWork 员工被开除,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工作。而讽刺的是,作为 WeWork 的创始人,亚当 · 诺依曼却拿到了大量的和解金。

2021 年 5 月 28 日,软银集团和 WeWork 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达成和解协议,诺伊曼总共获得约 4.45 亿美元的资产。

一场资本的游戏,看起来好像孙正义输了,软银亏了?其实也并没有,他们拿的也是外部投资者的钱,更何况 WeWork 这次的上市让他们也收回了自己的资金,软银的股价从最低点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

亚当 · 诺依曼亏了?算是吧,但他虽然失去了 WeWork,但是拿到了几亿美金的和解金,想必无论是再次创业,还是挥霍无度,都已经一辈子衣食无忧。

那是谁亏了呢?

2019 年底,在 WeWork 拿到了大笔的资金救助的同时,他们也计划裁员 4000 人,三分之一的员工将会离开这个曾经和所有的科技公司都一样说过 “ 要改变世界 ” 的地方。

WeWork 的二次上市之后,股价也在上涨,人们也许会继续相信着 “ 共享经济 ” 的神话,投资大佬们一样会继续拿着钱,寻找下一个独角兽。

就好像 WeWork 从未失败过一样。

来源:差评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298/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