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下班堵在路上,跟出租车司机大哥闲聊

下班堵在路上,跟出租车司机大哥闲聊

image

@汪有:下班堵在路上,跟出租车司机大哥闲聊。
还挺好玩。
非常有拼搏在生活一线人民的豁达和通透。

他看着周边灯火通明,感慨,自己是江西人,二十年来忙着开车,也没眼光在广州买房,到现在老婆孩子也只能留在老家县城。
他随便指了一栋:这当年才三千一平。

我就打趣他:为啥都说你们那彩礼高啊。
他说:“当然高啊,一个个都说要生男孩,赶上独生政策,把女儿都打了。彩礼不高就奇了怪了。
“都说没儿子就是绝了后,现在我们那村里一百个光棍儿子,还不是一样绝后。
“现在放开了,压力这么大,谁敢生?”

他跟我聊起一个亲戚家的女儿。
几年里经历到第三段婚姻,虽然彩礼也高,但男方也没多么靠谱,离了两段,刚结了第三次,前两段孩子都判给男方了,感觉她收了几十万就是给人代孕了。
“我还跟她家里人开玩笑,说再结婚,彩礼要奔着八十万去咯!”

又聊到亲戚家的男孩。
身高算是高,学校是个还不错的二本,一开始找对象还觉得得找个上过大学的,找了一圈,现在觉得小学学历也行了。

我问:那你家儿子还是女儿啊?
他说: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我说:那你可给国家做了大贡献啊!
他说:可不,计生罚款就好几万。

“年轻的时候心态好,那时候开车也挣钱,别人没多少工资,我就能挣一万。五星级酒店接个外商去上中山,一天就是好几百块。
“心想罚就罚呗,大不了多罚一万块,我就当这个月没上班。
“现在不一样啦,五张嘴等着吃饭,我哪敢休息一天,手停口停。有了钱得赶快寄回老家。”
电子支付这么多年了,他说起往家里打钱,还是说的“寄”。

我说:那你家孩子省心嘛?
他说:大儿子上高三了,看看今年考个什么大学吧。我老婆真的很操心,他县城重点班能排十来名吧。考个一本还是可以的吧。
我说:那很好了!
他说:他不听话!
我说:孩子好好学习,不就是为了有天比家长更强,不用再听家长话嘛。
他点点头,笑了。

我说:你不会做出收了女儿的彩礼给儿子交彩礼的事儿吧?
他说:哪儿能呢!那都要被村里人笑话的,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干不出来这事儿。
“现在都给小两口,相当于孩子一结婚就有了几十万,只是老人要辛苦一些就是了。”

我说:那孩子咋规划啊?
他说:给孩子在县城各留了一套房。
“别看我们小县城,一套房一百多平,现在涨了,也要八十万,我还买了车位,一分钱贷款没有。都是我一单一单没日没夜拉出来的。给他们住,不也挺好。要是孩子争气,考来广州,就把县城房子卖了,一百来万,当首付,住市中心是不可能了,但去郊区弄个四百来万的总行吧?这就是咱们农村人的想法。”
他看看我:“你看,爸爸当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也不错了。”

我连忙肯定:“不错不错,那可太不错了!你对他们好,他们也会孝顺你啊!”
他摇摇头:“算啦,不指望他们啦。我出来二十年,对我爸爸,也没尽孝。老头子七十多岁时,还出去看工地,说闲不下来。现在八十多啦,终于不看工地了。”

“人啊,就像一只蜡烛——”
我本以为他要接那句“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老梗。
不过他说的是:

“烧完了,就没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335/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