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再给我一个家

再给我一个家

12

五岁被拐,养父母从人贩子手里抢下遍体鳞伤的我并收养我,待我如己出。

十六岁养父恶疾去世。

十八岁养母病重,省内医院束手无策。

当时家里已无积蓄,跟养母商量卖了房子(郊区老破小),去协和寻找一丝希望。

养母:孩啊,房卖了,你以后歇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在养母面前没敢哭,怕她激动,借口去买饭,跑出去,一边跑一边嘶吼一边哭。

一个月后养母去世,办完后事,舅舅拿给我三万块钱。

养母确诊后,就把这笔钱准备好了,留给我读大学的钱。

跟养父共同生活十一年,养母一起生活十三年,直至养父弥留之际才改口为“爸”“妈”。

这是我无法弥补的遗憾。

————————————

一教授慷慨解囊,借钱给我读研。

研一认识我老婆,研三跟老婆第一次回家。

可能太久没感受过家庭氛围的午餐,那顿饭红着眼圈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

饭后丈母娘偷偷问我老婆:这孩子咋跟没吃过饭似的。

知道我的经历后,丈母娘跟我说:以后想吃什么打电话来,我给你做。

语气、神态丝毫没有嫌弃和鄙夷,一瞬间眼泪就下来了。

养父母相继去世后,我看到了太多人自私和现实的一面,看尽白眼,受尽轻视。

跟老婆回家之前,我做好了一切准备。

我想过跟她回家后会因为某些原因再度崩溃,但没想过是这个原因。

————————————————

结婚之前,老婆的堂哥对我一直嗤之以鼻,轻视我,甚至抱有敌意。

领证后,婚礼前在岳父母家跟岳父那边亲戚聚餐,老婆的堂哥借着酒意说:小 X 随便找个有爸有妈的,也不用自己出婚房。

岳父:我就是他爸,婚房我准备了,你有什么意见?

吃完饭,岳父郑重的说:他是我女婿,也是我儿,以后谁再管不住嘴胡说八道,谁再给他使脸色,以后别进我这个家门。

那晚,几乎没睡,抱着我老婆说了一夜的话,说着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

———————————

来源:知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415/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