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没人能在腾讯干到退休

没人能在腾讯干到退休

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互联网人,有了首个退休方案。

11月5日,腾讯推出了员工退休待遇方案。员工在腾讯法定退休时,享受三项福利。除了定制纪念品听起来比较虚之外,其他两项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一个是6个月固定工资作为感谢金。要知道腾讯2020年的平均年薪是81万元,6个月意味着能拿到超过40万元。

更丰厚的是退休荣誉金:包括服务年限金和50%的未解禁股票期权,两者二选一。虽然这项福利因人而异,但一看到股票期权二字,就知道钱少不了。腾讯成立18周年时,还给全员每人300股股票,持有到现在也价值十几万元了。

然而,在高速发展的互联网企业,熬到法定退休年龄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腾讯在2020年的员工人数超过8.5万人,平均年龄却只有29岁,他们大多数人距离退休还有二三十年。所以,当前的现实就是: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倡导年轻化,能满足退休条件的人寥寥无几;而另一方面,真正能到达退休年龄的基本是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高管。

但问题是,腾讯的高管们还在乎这点退休福利吗?

01

腾讯最早退休的高管是曾李青。

他是第三个加入腾讯的创始人,也是腾讯五虎(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陈一丹和许晨晔)里唯一不是毕业于深圳大学的人。马化腾和张志东、许晨晔都是深大计算机系同学,陈一丹虽然来自化学系,但他和马化腾是深圳中学的同学。而曾李青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深圳电信,和马化腾姐姐是同事。

图/视觉中国

马化腾看中曾李青的市场开拓能力。他们刚创业时,擅长打交道、长相也更加富态的曾李青经常被误认为是大老板,而眉清目秀、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马化腾,则总会被认为是公司助理或者秘书。

不过,曾李青只在腾讯待了8年,2007年,他还只有37岁时就离开腾讯,被迫“退休”了。在他退休前,腾讯已经把懂战略、懂资本、有国际化视野的刘炽平推到了台前。马化腾对刘炽平在腾讯上市时的表现非常满意,认为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很快,刘炽平上位,入职一年就担任了集团总裁。

离开腾讯后,曾李青和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孙彤宇、百度七剑客之一的王啸走的同一条路——做天使投资。曾李青也图省事,投资机构名就叫德迅投资,英文名字只是把“Tecent”改为了“Decent”,到处都是腾讯的影子。

然而,曾李青起初却刻意避开投资与腾讯相似的业务,避免别人的闲言碎语。他投的都是服装、旅游和房地产项目,结果投了差不多三四千万,用曾李青的话说:“有的公司从投资到关门,连一片叶子都没看到。”

很快,曾李青开始把目光放回到他所熟悉的互联网行业。不过,总体而言,相比于孙彤宇和王啸,曾李青的投资生涯并不算太成功,他投资的项目并没有太出色。

他最近一次被舆论关注是2017年,起因是曾李青在朋友圈吐槽了乐视和贾跃亭。他指责贾跃亭是“庞氏骗局”,甚至还愤怒地表示,只要发表过对乐视和贾跃亭好感的人,一律拉黑。“所有买过乐视股票的基金经理、参与乐视其他项目投资的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你们在这个行业的生涯估计也险了。”

1

图/视觉中国

徐小平和傅盛还给他点了赞。结果孙宏斌不信邪,不仅发声力挺贾跃亭,并且扮演了一把白衣骑士,掏出150亿投资乐视,最后输得心服口服。

曾李青对他在腾讯积累的财富相当满意。他一度非常自豪地说:“VC圈子里,真正有过大钱的,只有沈南鹏、何伯权和我,大部分知名基金的GP,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富人。”

这也是事实。这三个人都曾创业成功,沈南鹏创办了携程和如家,何伯权创办了乐百氏。这些人都手握大量真金白银,而不用刻意去讨好出资人。

腾讯早期的股份分配里,马化腾出资最多,占股47.5%。张志东占股20%,曾李青也持有股份12.5%。但等到腾讯2004年在香港上市时,马化腾的股份已经稀释到14.43%,张志东的股份稀释到了6.43%。而曾李青的股份也还有3.7%左右。如果能拿到现在,这笔财富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而,一个更尴尬的事实是,曾李青如果当年不去做天使投资,而是把钱拿去买腾讯股票,或者坚持不套现,他的财富值会远高于做天使投资。从他2007年离开到现在,腾讯的市值至少涨了100多倍。这样的成长速度吊打绝大多数的初创项目。

这也使得曾李青虽然一直在外折腾,但与其他四人的财富差距越来越大。2019年胡润富豪榜上,腾讯五虎都榜上有名。最富有的马化腾以2600亿元排名第二,张志东则是1050亿元。而保持低调多年的许晨晔位列472名,财富只有85亿元,还不到另外两位创始人的零头。

而已经从腾讯退休多年的曾李青比许晨晔还排在后面,以43亿元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968位。甚至后来接替曾李青的刘炽平,也有170亿的财富。

想当年,曾李青的股份可比许晨晔更多,但由于减持套现,最终的财富在五个人当中变成了垫底。对于这些大佬而言,不折腾才是最佳的理财手段。

图/视觉中国

腾讯五虎里的陈一丹和张志东都是始于2010年的“3Q大战”(奇虎360与腾讯之间的一次著名大战)前后离开腾讯的,但他们都和腾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2011年,陈一丹给总办发了一封希望卸任的邮件。几个小时后,腾讯的几个高管聚集到香港的利苑酒家,极力挽留他。当天聊到次日凌晨,陈一丹心意已决。经历了“3Q大战”的陈一丹身心俱疲,萌生退意,对江湖早已不再眷恋。

他后来在给全员邮件中解释:“我不是一个能力全面的人,领导力不是我的强项,在一家过两万人的企业里任职管理层,我有很多不足之处。加上近几年来,身体状况不太好,体力和精力成为一个大瓶颈。”

陈一丹和曾李青的兴趣不同,他对天使投资不感兴趣,而是热衷于教育和公益。第一件事是投资20亿元,创办了民办大学武汉学院。现在整个学校到处是腾讯元素,比如里面有马化腾教学楼、陈一丹图书馆、晨晔实验楼和企鹅广场。

光靠着腾讯这些大佬们的捐赠,武汉学院在《2019中国大学社会捐赠排行榜100强》中,以25.04亿排在第十位。不知情者还以为榜单写错了,误将武汉大学写成了武汉学院,但两者的实力差的其实还很远。

后来,陈一丹还成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慈善奖项“一丹奖”,背靠着腾讯这棵大树,到处做慈善和公益,偶尔也带着马化腾捐款行善。2017年,陈一丹以年度捐赠23.7亿元,成为中国首善。

张志东选择从腾讯功成身退时,不过43岁。但张志东说:“互联网这个行当,需要足够的激情和体力,不能倚老卖老。”

尽管名义上退休了,他算是这些年与腾讯走得最近的元老。除了依然是腾讯学院荣誉院长和专职讲师外,他继续在腾讯发光发热,而没有像曾李青和陈一丹那样,开拓新的事业。

图/视觉中国

几年前,张志东受邀参加微信事业群的年度管理团队领导力大会,他还指出微信存在“人际过载”和“内容过载”的问题。按照传统的行事规矩,元老退休后基本不会干预和评价现任。但张志东作为大师兄的角色已经深入人心,指点指点也未尝不可。

腾讯2018年的“930”改革后,张志东还以腾讯主要创办人的身份罕见地接受了媒体采访,坦率地指出腾讯改革的难点,为企业改革进入深水区加油打气。

除了马化腾这个领导核心,腾讯五虎里只有许晨晔还没有正式退休。许晨晔虽然还留在腾讯,一直担任首席信息官(CIO),但几乎没有他的新闻。一方面是性格如此,在外界的描述中,许晨晔非常随和,爱捣腾古玩,爱与人聊天,是有名的“好好先生”;另一方面,他负责的事务也偏内部和后台,不需要抛头露面、争名夺利。

腾讯的创始人和高管,大多在50岁上下,他们离法定退休年龄最为接近。而他们即便退休了,待遇也是异于普通人的。腾讯似乎想得很周到,已经“功成身退”的三个人都还是腾讯的终身荣誉顾问,在腾讯大厦38层,也给他们保留了办公室。

不仅仅是腾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大厂都是如此,差不多到了退休年龄的创始人和高管早已经财务自由,退休只是一种仪式。

02

2019年教师节,杭州奥体中心开了一场演唱会,这里成了全杭州乃至全国的焦点。一首《怒放的生命》点燃了现场的热情,将整个会场推到高潮。

台上的主角不是汪峰,而是“多财多亿”的马老师。他梳着脏辫,一身朋克造型,在千万级调音师的努力下,彻底放飞自我,一展歌喉。台下是6万名阿里巴巴的员工,响起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和掌声。

这是阿里巴巴的20周年庆典,也是马云的退休仪式。他用如此高调的方式向世人宣告自己退休了。典礼前两天,杭州市还专门授予了他“功勋杭州人”荣誉。

他的前半生确实绚烂多彩。退休这一年,阿里巴巴的股价也创下了新高,马云蝉联了中国首富,功成身退,时间点堪称完美。至于马云后来的遭遇和阿里的曲折,这些都是后话。

其实马云也算是互联网三巨头BAT里,隐退最早的创始人,他在退休时55岁,还有5年才到法定退休年龄。此时的马化腾和李彦宏都还在企业一线。

而在马云退休同一年,与他关系亲密、被称为中国企业家教父的柳传志也退休了。柳老爷子已经75了,早该退了。但因为联想的问题,不得不再次出山拯救公司于水火。

图/视觉中国

联想和杨元庆这些年没少让他操心。在柳传志退休的前一年,联想还因为5G投票事件,被网友莫名其妙地扣上了美国企业和卖国贼的帽子。本来这些年,联想就不太争气,作为曾经的民族之光,后来没能满足人民群众对它的美好期待,甚至被羞辱为“美帝良心”。

老爷子大为光火,罕见发声:“行动起来,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柳传志不仅将这封信放在了联想园区大屏上,还发动任正非、马云、李彦宏等一百多位企业家,发声支持。

所以,当他退休时,没有像马云那样高调风光,而是保持刻意低调,只是发了一份公告,挥挥袖子,风轻云淡。

古往今来,把退休仪式办得像马云这么隆重的企业家,确实不多。曾李青、张志东、陈一丹退休时,也基本都是发一份上市公司公告和一封内部邮件,并没有大张旗鼓。

但不管高调与否,他们都有着退休的自由。

马云、柳传志等人退休,外界都在意料之中,毕竟年龄摆在那里,得给年轻人腾出成长空间。而黄峥和张一鸣的退休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

2021年3月,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宣布退休。两个月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非常默契地宣布退休。黄峥和张一鸣是典型的少壮派,两人都是80后,各自的企业势头凶猛。

不到40岁,手握数千亿的财富就开始退休了,多少有些突然。而他们也没有办仪式,只是写了一封公开信,对外说辞听起来都冠冕堂皇,都说要去搞生命科学,都说要去寻找更广阔的星辰和大海。正如张一鸣说:“大家更容易关注商业模式的变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很少注意到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只有少数人能够洞察未来,创造趋势。”

而事实上,除了柳传志,上述企业家中没有一个人熬到法定退休年龄,但他们都选择了提前退休。

马化腾尽管还没有退,但这些年,他公开露面的时间和次数越来越少。从缺席公司内部的年会,到缺席重大的两会,到连续三年缺席乌镇峰会。或许,马化腾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宣布退休。

在退休这件事情上,大佬们有着自己的考量和自由。或许真的是厌倦了商海争斗的高强度生活,或许是有更远大的追求,又或许是激流勇退、明哲保身,但不管哪种原因,他们的退休不受年龄的限制。

而打工人只能祈祷不被优化。两年前,阿里巴巴一度传言要清除35岁以上的P8员工。后来官方辟谣了,但关于优化裁员的风吹草动都最容易撩拨这些老员工的心弦。

03

互联网和科技行业有个不好的风气,35岁成了职业分水岭,35岁以上还在基础岗,就容易成为被淘汰的对象。这是一件让人非常糟心的事,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变得人嫌狗厌。

脉脉统计过19家热门互联网公司的年龄数据,2020年这些公司的员工平均年龄仅为29.6岁。最年轻的是拼多多和字节跳动,平均年龄只有27岁,从高管到基层员工都是年轻人。

最近被元宇宙吹上风口的扎克伯格,曾在22岁时留下一句名言:年轻人更聪明。

一方面整个行业都在讨好年轻人,他们要钱少、能加班,而且还学得快,互联网大厂恨不得源源不断地招聘年轻人。而另一方面,稍微老一点的人都被淘汰了。

2017年,华为劝退34岁的交付与工程维护人员。同一年,53岁的百度总裁张亚勤退休,李彦宏明确表示要“抓住公司干部年轻化的历史机遇”。连习惯以“兄弟”相称的刘强东,也开始对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动刀,搞末位淘汰制度。

腾讯的近现代史里,最知名的一次变革发生在2018年9月30日,也就是前面提到的“930变革”。当时,腾讯副总裁级别的管理层都统一收到了一封主题为“诊断腾讯”的邮件。

在发出这份邮件前,马化腾和刘炽平几个腾讯总办成员刚在香港召开了一次特别的会议。据硬核故事报道,在那次会上,马化腾主张打开尺度,讲一讲腾讯的核心问题,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30岁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个。

马化腾一听,满脸沉重。虽然不能像百度那样,招一个25岁的人担任副总裁,但腾讯当下的人才机制肯定出了问题。

他说每个中层干部一定要培养副手,“否则我认为你有问题,忍你半年可以,但半年后你还这样,那我就帮你配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刘炽平说得更直白:“腾讯不可以把干部变成终身制”,鼓励“能上能下”,把位置留给后起之秀,每年淘汰10%的管理干部。

图/视觉中国

这样的说辞让腾讯上下人心惶惶。人们没想到,即便是员工关怀做得最好、最有钱的腾讯,也开始对老员工动刀了。而且下手也狠,2018年12月,腾讯高层们在内部又召开了一次员工大会,就把裁撤一批中层干部这事给宣布了,裁撤的对象都是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级别。

中年人因此被看成了负担,面临被放弃的命运。不过当时的腾讯也实在没有办法,在产业互联网这类新战场行军打仗的过程中,负责充当肉盾开路的中层坦克们,能打的没有几个。这也是腾讯中层普遍被外界诟病的重要原因,说“腾讯没有帅才”,这些中层不退,哪有机会留给那些优秀的年轻人。就像刘炽平后来在大会上说的,“一个公司要年轻,一定要有很强的新陈代谢能力,也代表人员要不断的流动。”

再后来,组织架构调整就成了腾讯的家常便饭,比如人员最为冗余的平台与内容事业部,业务该合并的合并,该裁撤的一点也不含糊。失去“铁饭碗”的中年高层们也不搞诸侯化那套了,开始脚踏实地干活,生怕不一小心就被公司要求提前“退休”。

2007年,深圳的另一家知名企业华为搞过一个争议非常大的骚操作:在华为工作满8年的员工要先办理主动辞职,再与公司签订1-3年的劳动合同。

一进一出,华为这么做看起来多此一举,但其实是为了规避即将在2008年实施的新《劳动合同法》。新法规定:劳动者在满足“已在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或“连续订立二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等条件后,便可以与用人单位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成为永久员工。

这就意味着,华为先离职再签合同的做法,相当于在与员工签订永久合同前,把员工的工龄清零,避免给企业发展带来过重的负担。

腾讯此时推出退休政策的初衷无疑是良好的,让体制外的互联网人也能有归属感,也能充分享受到作为劳动者的权益。用当下的时髦话说,这就是共同富裕。

然而,真正深究,一切又还非常遥远。在大小周、996一度还非常盛行的互联网公司,在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互联网公司,腾讯也算是给各互联网大厂打了一个样。只不过年轻的打工人也得自己努力争气,强健体魄,为公司再工作30年,只怕很少人能在腾讯干到退休。

如今,风在一阵一阵吹来,互联网野蛮生长、加班内卷的文化开始松动。先是“996”被抨击、被指违法,然后是大小周陆续被取消,加班变成了各家互联网大厂的制度,要加班必须得到批准。

对于打工人而言,互联网大厂的退休政策和待遇目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机会干到退休。大佬们可以挥挥衣袖,功成身退,对打工人来说,退休还是奢望,不被优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来源:AI财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418/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