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张爱玲是不是无病呻吟,你所关心的东西,很可能其他人是完全不关心的

张爱玲是不是无病呻吟,你所关心的东西,很可能其他人是完全不关心的

1

@小约翰可汗:看到有朋友在质疑张爱玲是不是无病呻吟,实际上这也是我在几年前曾经提出过的疑问。

张爱玲写的小说无疑是精彩的,出色的。但是放在她所处的时代里,则确实显得突兀且扎眼。因为她正处于一个战火纷飞,民族国家危在旦夕的年代。而张爱玲的作品几乎完全无视了这一点,战争对于她的作品而言只是一个背景(比如《倾城之恋》),她本人对于国家命运,战争走向几乎毫无关心,如果从行为上看,张爱玲曾经嫁给过胡兰成,而胡兰成是汪伪政权的重要成员,从这一点上讲,哪怕给张爱玲扣一顶通敌的帽子都是不为过的。

我过去就想,这么一个大封建官僚的后代,大资产阶级的女儿,还嫁给了一个汉奸,写的还都是高度布尔乔亚的东西,这要是赶上划成分的念头,这得划成个啥啊?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意识到,给张爱玲定一个政治立场是非常可笑的事情。

无论是在网络上也好,现实中也好,我希望大家都能明白一点——你所关心的东西,很可能其他人是完全不关心的。

在网络上经常有一群键政人艾特我,来啊,出来对线啊,我觉得这纯属神经病,谁要跟你对线,你自己单方面战天斗地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爱玲就是典型的这种人,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小女人。一个天才少女,纠结于上海和香港的豪门故事里,她所注意的是日历本上的电话号,是午夜巷子的叫卖声,是别墅门口的水门汀,是打麻将时香烟产生的氤氲。她的世界里胡兰成是一个爱人,日本侵华是一个背景,她可以去香港去美国任何一个地方生活,你要说她的阶级属性,她毫无疑问是那个年代的反动阶级,可你要给张爱玲本身定一个“屁股”,那确实是一件可笑的事情。这个人对政治毫无兴趣,也没有任何家国情怀,她就是一个封闭的,观人于微的,活在自己天地里的一个小女人。她是个身处于反动阶级而不自知的人,你可以说她享受的条件是当时99%的人享受不到的,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但对她而言这一切是天经地义的,就像大观园里的小姐们不认识当票一样。

对于这种人,我不认同她,但我理解她。

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对路易十六有着精到的描写。路易十六是个什么人呢?他作为法国国王,每天所想的只有打猎,做锁(他喜欢制作锁具),其他的事情根本无法进入他的大脑,就算进入也只是暂时。路易十六有记日记的习惯,在普通人看来,国王的日记无疑是极有史料价值的。而茨威格说,路易十六的日记里“令人惊讶的无视了所有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他的日记里记载的都是眼前的小事,今天打猎收获了什么,昨天衣服破了记得缝补,明天记得要去看病等等。甚至在法国大革命爆发那天,他的日记里写的是“今日无事”。

纵使法国社会矛盾已经如高压锅般,各方政治势力不共戴天,而在路易十六眼里,那一天真的就是“今日无事”。

你要理解地球上有和你活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里的人,这样对任何人都好,否则就是给自己凭添了不少不必要的戾气。

路易十六一生都没有搞明白自己应该负的责任,所以他被砍头了。张爱玲没有,因为她只是反动阶级的一员而不是阶级的领导者,但因为一个已经死去几十年的人的阶级属性而仇恨他的一切实在是一个荒谬的事情。今天的人们如果将《倾城之恋》《第一炉香》看做反动刊物,就像是法国大革命以后法国人仇恨路易十六做的锁一样,实在是大可不必的一件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605/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