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她终于等到了重锤

她终于等到了重锤

image

三年前,我们写崔永元系列文章《谁是漏网之鱼》时,说过快鹿老板施建祥的白手起家发家秘籍,关键一招叫小鼠吃大象,小规模的民企参与大型的国企改制。

“1亿元净资产的民企,完全可以收购10亿元的国企。”

这一招在我国近代商业简史中频繁出现。在东北哈尔滨也有这样一段故事,主角是歌星曲婉婷的母亲。

落马前,张明杰任过东北哈尔滨市的副区长、发改委的副主任。据《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2007年到2011年,张明杰任职副区长期间,主管过国企改制。

涉案的小民企,注册资本只有50万,经过改制红利后迅速崛起,成了东北版的施建祥和快鹿。

网友把曲母张明杰比喻成高小琴,稍微了解这段故事的人,都会对此嗤之以鼻。在《人民的名义》中,高小琴是赵家父子赵立春和赵瑞龙的白手套,只是个前台门面,说不好听的就是家奴,哪里能比得上一个实权的副区长。

在曲婉婷家的故事里,曲母张明杰的代名词是强硬和霸道。80年代国人普遍贫穷的时代,小公务员的张明杰就给女儿买了钢琴,早早地和丈夫离了婚,90年代留学潮,她又靠着一己之力送未成年的女儿去加拿大留学。

image

《人民的名义》里,赵家为了吞下了大风厂价值10个亿的地皮,花了5000万,调动了银行系统、司法系统等方方面面。

握有实权的曲母的操作,要简单粗暴且利落得多。她直接换掉公司的会计,新会计将含有价值23亿土地使用权的公司资产,评估成了总资产为1755.15万元,总负债2022.67万元,净资产为-267.53万元,然后以6000多万的价格贱卖给了一家不知名民企。

这家民企后来成了一新公司,请了一任新总经理,是张明杰的同居男友,哈工大的教授王绍玉,公司的副总是张明杰的哥哥,也就是曲婉婷的亲舅舅,负责该项目。而后,新会计辞职跳槽,去了这家民企旗下的另外一家公司任财务总监。
因为这件事情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搞黄了国家在哈尔滨做的国家级小镇试点改革。媒体说,

“总投资50亿的项目烂尾”。

当年曲母张明杰和民企许诺给500多位国企老员工的返聘,大多数人都没有得到。这些下岗职工1000多万的安置费也被贪下。

澎湃新闻说许诺的暖气也没给,职工们买不起蜂窝煤,在零下20多度的哈尔滨,只得烧碎煤度日。还有媒体说,承诺的五险一金也没给,有职工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上吊自杀。

在这个项目中,检察院公诉时说,2010年至2011年间,曲母张明杰和这家民企,又将原先归属国家的土地中的50公顷土地使用权卖给了市土地储备中心和市建投,骗取征地款共计3.5亿元。还和民企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

曲母是把国有资产极低价贱卖给民企,再倒手高价卖给国家一部分,一鱼两吃。

曲婉婷在歌坛走红后,2014年在哈尔滨办演唱会,曲母还干过让开发商承包女儿演唱会票房的事情。

《人民的名义》中,赵家的套路被拆穿,因为不会外语,没有国外生存经验,公子赵瑞龙只能往香港逃。侯亮平们联合香港方面,只一个套路就能把他从香港忽悠回来。

曲婉婷是妈妈落马时,她已在国外生活长达15年之久。当时她还晒过男友加拿大温哥华的市长罗品信,坊间传言她是无缝连接的第三者,两人2017年分手。

而张明杰落马后,涉案赃款消失,曲婉婷直接飞往了加拿大再也没有回来,她很能融入温哥华的生活。
在母亲张明杰入狱后,曲婉婷多次主动谈及母亲。

“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不管她是如何得到。”

这几年,曲婉婷微博和国外社交软件INS上,呈现得也是完全不同的人设,INS上,她常秀幸福美好生活,晒音乐,晒旅游,晒朋友,几乎都是全英文的,朋友也多以当地人为主。偶尔几次说中文,也是讥讽国人。

社交网站上,曲婉婷每年发几条呼吁法院赶紧审理母亲的案子。

曲母涉嫌贪污、受贿及滥用职权三宗罪,此前公开的庭审记录是,检方建议死刑。

上个月,关键证人、涉案民企的实控人魏奇,归国受审。曲婉婷就再也没有发过声。

今天,女明星曲婉婷等到了她一直期盼的重锤。

据新华社消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明杰受贿、滥用职权,同案被告人王绍玉受贿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张明杰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滥用职权罪判处张明杰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来源:深度八卦 微信号:shendubagua00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698/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