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我看着好像是帮助别人,其实是在同情某个未来中的自己

我看着好像是帮助别人,其实是在同情某个未来中的自己

image

@河森堡:刚才去一个写字楼,进门刷健康码时,听旁边传来哭声,我转头看去,见一个外卖小哥正急得跺脚。

我听了听,大概情况就是这小哥要送一外卖给这写字楼里的某位客人,但都到门口了,这客人却死活不接电话,这小哥就问能不能把外卖送进去,写字楼保安说不行,大楼有规定,外卖人员不能进门,小哥又说那把外卖搁门口窗台上行不行,保安摇头,说一转眼保洁就给你收了,你就在这等会吧,那小哥举着手机说等不了,系统死命地催着呢,保安插兜耸肩说那他也没办法,俩人就这么车轱辘话说了好几轮,外卖小哥进不去,走不了,等不及,完全陷入死局,于是情绪崩溃,蹲在地上捂着脑袋大哭了起来。

北京今天风老大,破碎的枯叶在凛冽中吹卷,那小哥咧着嘴大哭,看得人难过,我就过去说:“行了,你给我吧,我帮你在这等会。” 那小哥抬头看我,我说:“你要不放心,我留个手机号给你,回头有情况咱俩联系。” 那小哥马上起来,把外卖袋子递给我,连说谢谢,然后也没要我手机号转身就跑了,我不是外卖人员,所以进写字楼那保安也没拦着,我就拎着塑料袋在玻璃门里面等,没几分钟,那订外卖的客人来了,看着就是个写字楼白领的样子,他在门口正找呢,保安用手一指我,客人回头,见自己的外卖在我手里,就一脸疑惑地走过来,上下打量我。

我把袋子递给那位客人:“我替人等的。” 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拎着袋子走了,我在写字楼便利店买完自己的东西,也出门离开了,一边走我就一边寻思,自己为啥要管这个闲事,后来,冷风一吹,我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应该是出于一种潜意识里的悲观,这天儿要再这么冷下去,指不定自己有一天也得面临类似那外卖小哥的困境。

我看着好像是帮助别人,其实是在同情某个未来中的自己,那种进不去,等不及又走不了的困局,一想起来,就让我又在冷风里打起了哆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789/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