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杨幂新剧扑街,“古偶女王”失灵

杨幂新剧扑街,“古偶女王”失灵

image

作为腾讯视频的S+项目,杨幂担纲女一号的古装剧《斛珠夫人》自11月16日开播以来,就热搜不断。然而豆瓣开分4.9分,开播一周,集均只有数千万的播放量,堪称惨淡。对比几年前,全网热播量超300亿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杨幂的商业价值似乎正在失灵。

撰文 / 夏安
编辑 / 董雨晴

作为85后女艺人的代表之一,杨幂近一年来鲜少有代表性作品登上荧屏。对于吃青春饭的艺人而言,这其实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对许多艺人而言,曝光度与热度就是他们商业经营的关键筹码。况且杨幂已经35岁了,新生代的女艺人如雨后春笋,她们很快就会接替上一代当红艺人,创造新的流量神话,也一并抢走属于前者的资源。

凭借古装剧走红,更凭借现象级的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杨幂被封为“古装偶像剧女王”。此后,她也成为许多剧集公司和视频网站的座上宾,拿下了多个平台的S级资源项目,吸纳了数以亿计的投资资金。

11月16日,杨幂担纲女主的古装剧《斛珠夫人》在腾讯视频开播,豆瓣开分仅有4.9。目前按照腾讯视频前台显示数据,这部作品的集均播放量刚过5000万,与三年前几乎以同样配置上线腾讯视频的《扶摇》相比,更是相差了数倍。

这恐怕是杨幂出演古装剧以来,交出的最坏成绩单。而作为其在资本层面的支持者之一,腾讯视频为何还在迷信杨幂?

image

“古偶女王”失灵

不出意外,号称腾讯S+级项目的《斛珠夫人》又上了一回热搜。

11月20日早间,随着前一天晚上《斛珠夫人》最新剧情的更新,一则有关剧中男二女二“帝旭缇兰圆房”的话题突然在早晨6点开始发力,用了一个多小时顺利爬上了微博热搜榜。

热搜下,一面是剧粉和明星粉丝们“上头”“坐等追妻火葬场”“我是土狗,我喜欢这种古早狗血剧情”等叫好评论,另一面则是不少网友一头雾水地发问:“这年头,电视剧人物圆房都要买热搜了,还能再离谱点吗?”“这种剧情能上热搜?想宣传什么?”“这搁现在不得上法律频道?”

而就在同一天,该剧又梅开六度,再次以“斛珠夫人”“陈小纭古风舞好美”“帝旭给缇兰反复喝凉药”“杨幂为了避免笑场有多拼”“斛珠夫人外网剧评”等话题挂在了热搜榜上,堪称近期营销做得最锣鼓喧天的电视剧。

image

作为一部典型的“流量明星+大IP”的影视剧,《斛珠夫人》从一开始就自带流量密码,不仅IP属于国内玄幻作品中被改编多次的“九州”系列小说之一,有着强大的原著粉丝群体,去年还一度因《楚乔传》小说涉嫌抄袭《九州·斛珠夫人》的二审判决出过一次圈。

而自从2018年11月8日,一身粉白条纹风衣、内搭纯白T恤的杨幂现身2019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官宣将出演《斛珠夫人》女主后,该剧的营销和造势更是没有停下来过。

先是男主选角在朱亚文、黄晓明、张震、朱一龙、肖战、胡歌等一众男明星中传了个遍,最后才官宣陈伟霆;定角后,又是一番造势,从开拍到杀青,再到官宣定档,还没开播就已经靠着海报、预告、OST、花絮等诸多话题在热搜上狠狠刷了一波又一波存在感。

这些动作其实足以看出,背后出品方腾讯视频起初对这部作品的期待。公开信息显示,《斛珠夫人》的主要投资方是腾讯旗下影视制作公司企鹅影视,而杨幂为联合创始人的影视公司嘉行传媒为独家承制方。也就是说,其作为腾讯视频平台的定制剧,由腾讯承担大部分出资。

2021年11月10日正式播出后,《斛珠夫人》更是像“住”在了微博热搜榜上,经常以一天五六个热搜的频率,敲锣打鼓地进行营销宣传。

不过,费力营销的效果似乎并不算特别好。虽然热搜一个接着一个,但这个“万众期待”的大IP却从一开局就在口碑上跌了个大跟斗,豆瓣开分4.9,连及格线都没有碰到,甚至即使是在评分向来会高上许多的猫眼,也只有6.4分。

为此,“斛珠夫人豆瓣开分4.9合理吗”的话题还一度被顶上微博热搜,引发了不少争议。一部分人夸它好看,称其剧情紧凑不拖沓、画风精致、CP好磕,并以此大声为其分数太低叫屈;另一部分人却吐槽它主线不明、情节老套、剧情过于平淡,被打低分合情合理。

甚至于11月18日早上,《斛珠夫人》豆瓣评分突然上涨到5.0分,也被部分网友质疑买水军,认为其一夜之间突然从原来的3万多人评价上涨到5万多人过于蹊跷,并列出了“电影真心不错”“杨紫漂亮”等诡异的五星评价作为证据。

口碑失利的同时,《斛珠夫人》的播放量也并没有十分亮眼。

作为一部上星剧,《斛珠夫人》虽然被放入了北京卫视黄金档播出,但就目前的收视情况来看,其并未能像曾经的《古剑奇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同样有“古偶女王”杨幂加持的大IP剧一样,掌握中年妈妈们手中的遥控器。

数据显示,该剧播出的整整一周时间内,收视率始终在0.5%以下徘徊,最低一天甚至达到了0.3262%,远低于同期其他卫视播出的《突围》、《和平之舟》、《星辰大海》1%左右的收视率,更不用提曾经在上海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同步播出时收视率双台持续破1、甚至一度突破过2%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而在年轻人聚集的网络播放平台,虽然根据猫眼数据,《斛珠夫人》连续11天位列播放量日冠,并在上线11天后正式突破10亿播放量,达到10.4亿。不过,据AI财经社统计发现,对比起腾讯今年其他一些热播剧,《斛珠夫人》突破10亿播放量所用时间仅仅能位列第5名,前四名分别是《锦心似玉》、《你是我的荣耀》、《扫黑风暴》、《斗罗大陆》,分别用时8天、9天、9天和10天,年初由同为85后小花的赵丽颖和王一博主演的《有翡》则位居第六名,用时12天。

显然,无论从卫视情况还是从网播情况来看,《斛珠夫人》都难以称得上是一部“现象级的大爆剧”,而只算得上是一部普通且评价两极分化的热播剧。

作为85花里的流量代表,“杨幂”两个字,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流量热度和收视的保障。不过,这一次,为什么一向被称作“古偶女王”、“收视灵药”的杨幂似乎也不灵了?

image

“商人”杨幂

杨幂“古偶女王”的收视神话,是从2011年的《宫锁心玉》(下称《宫》)开始的。

那一年,电视还是绝大多数家庭饭后消遣娱乐的主要工具,而湖南卫视光环加身,是当时备受人们欢迎的偶像剧主要观看渠道。

《宫》正是在这个时候登陆湖南卫视春节档,虽然播放时间被安排在了晚上10点以后,收视率却一枝独秀,首日收视就达到了1.99%,之后更是一度突破3%,并在剧播期间始终维持了全国同时段收视率第一的好成绩,网络播放量也达到了上亿次。

凭借该剧,杨幂成功一夜翻红,直接晋级为同年龄段女演员中的顶流,各种资源开始纷至沓来,“古偶女王”的神话也就此开启。

而在此之前,杨幂虽然4岁就已经靠着出演《唐明皇》中软糯可爱的童年咸宜公主,进入了影视圈,长大后更是因为出演《神雕侠侣》中的郭襄、《聊斋志异之小倩》中的聂小倩、《仙剑奇侠传3》中的唐雪见,以及《美人心计》中的莫雪鸢等角色而被不少观众喜欢,逐渐小有名气,但毕竟距离顶流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而在这段从默默无名一步步升级到小有名气的经历中,即使是杨幂也难以不过过苦日子,有过化好妆在山上裹着棉衣瑟瑟发抖等戏等上一天却被告知不用拍的经历,也曾经历过角色中途被投资人女朋友截胡等糟心事。

或许是因为吃过苦头,杨幂对《宫》爆红后带来的机会格外珍惜,很快就以4个月拍5部戏,1年接拍11部电影的“劳模”频率,成为了圈内出名的“轧戏女王”(指艺人在同一时间段接拍多部戏)。

彼时,流量的价值才刚开始凸显,以杨幂为首的“85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一波吃到流量时代红利的人。

这在电影领域尤为明显,2011年,由杨幂主演的小成本惊悚片《孤岛惊魂》上映,豆瓣评分仅仅3.4,却靠着流量的力量斩获了8950万票房,直接破了国内惊悚片的票房纪录;2013年,同样群星云集的《小时代》上映,尽管豆瓣评分仅4.9,却以2350万元成本拿下了4.83亿票房。

流量的价值正在不断被印证,杨幂也成为其中一个关键的符号。2014年7月,杨幂联手李易峰、陈伟霆等一众人气偶像明星强势登陆暑期档,仙侠古偶+大IP+流量明星的模式下,《古剑奇谭》仅用两个月时间,就成功打破《甄嬛传》、《步步惊心》等剧用了一两年才完成的播放总量,火爆全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新一代网络“剧王”。

这一年,被称为“流量明星元年”,同时也是“古偶女王”杨幂跨界资本的一年。

2014年3月,刚刚官宣怀孕不久的杨幂与自己的两位经纪人曾嘉、赵若尧共同出资300万元成立海宁嘉行天下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即如今的嘉行传媒),正式跨入资本行列。其中,杨幂持股18.75%,虽不是大股东,也不是法人,却是公司绝对的“顶梁柱”,地位自然不言而喻,“老板杨幂”的身份也从这个时候开始传出。

杨幂绝对算得上一个成功的商人,不仅充分了解自己所拥有的优势,同时还能及时把握形势,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这一点,从她早期对于自己“少女感”路线和“黑红”路线的把控上就能明显看出。经常以自黑展现耿直、真性情,进而实现圈粉的“黑红”路线,虽然是不少小生小花都曾尝试过的道路,但其中真正玩透了的,大概只有杨幂。

有人编故事说她唱歌不堪入耳,“车祸昏迷3个月,却因收音机里放着《爱的供养》,麻溜爬起来把收音机关了”,她转身回复,“每一天,都希望自己过得有意义,比如没事做的时候,就想唱唱歌、救救人什么的”;有人黑她脚臭,她就在婚礼前发微博称鞋已穿好;有人笑她头秃,她更是直接说:我是一个禁不起批评的人,如果你们批评我,我就去植发。

由此可见,杨幂后来能在《奇葩说》上说出那句“你应该感谢每一个骂你的人,它都是你草船借来的箭,你就等着东风一吹的时候再说吧”,不是没有道理。无论红粉黑粉,好话坏话,都变成了她借来的箭和东风,助其始终保持着超高的关注度,并最终反哺事业,各种代言和影视剧资源拿到手软。

image

擅长经营自己的人,经营起资本这个更大的生意来,同样不在话下。

当然,这其中不可或缺地需要一份独到的眼光和高超的挖宝能力。“商人杨幂”在这一点上颇具天赋,早在2014年前后,她就成功瞄准了刚刚出道的迪丽热巴,一举将其收入麾下,之后更是迅速签下了张云龙、张彬彬、高伟光、祝绪丹等数十名艺人。

而为了尽快将选定的种子选手培养成新的流量明星,赶上流量时代的红利期,嘉行传媒开始大量通过参与出品以及流量明星带新人的模式快速运作,培养新人。

一个典型例子是,2017年初,嘉行传媒主投、杨幂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经播出就成为年度爆款,网络播放量突破300亿。

借此机会,杨幂的“古偶女王”称号进一步稳固。更重要的是,深谙利用自己的作品捧出新人做法的杨幂,这次一次性带上了9位嘉行传媒的艺人,成功让在剧中饰演东华帝君的高伟光、饰演素锦的黄梦莹、饰演玄女的祝绪丹以及饰演胭脂的代斯等新人一炮而红。

而迪丽热巴更是靠着“白凤九”一角一举获得了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奖提名,晋升一线,成为嘉行传媒内部仅次于杨幂的“金牌艺人”。

一名成功的商人不能缺少的还有出色的胆识和敢于拼搏的野心和决心。公司成立后不久,杨幂和曾嘉、赵若尧两位创业伙伴,就拉来了在普华永道北京娱乐媒体组供职的李娟作为军师,开始进行资本市场拓张。一番操作下,2015年9月,嘉行传媒成功借壳西安同大登陆新三板,估值2500万元。

同年10月,嘉行传媒为了获得尚世传媒共计3亿元的投资,签署一项“对赌协议”,承诺在2015-2017年三年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得低于3.1亿元,否则,嘉行传媒将必须以15%的年收益率把卖给尚视传媒的3亿元股票全部买回。

为了完成这个对赌,“老板杨幂”带着嘉行传媒艺人走上了“劳模”之路,化身“工具人”拼命赚钱,接电影、拍广告、上综艺、做代言,来者不拒。到2016年底,嘉行传媒的净利润就已经达到1.27亿元,距离对赌目标只差一个“小目标”。

2017年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火,有数据显示,其最终结算金额高达4.87亿,嘉行传媒从中赚取1.94亿,提前完成对赌任务。

借此,嘉行传媒成功成为了资本眼中的“香饽饽”,不少投资者蜂拥而来,参与认购;2017年3月,A股市场的完美世界甚至发布公告,表示要出资5亿元购买嘉行传媒10%的股份。嘉行传媒的估值也随之涨到了50亿元,仅仅两年时间,估值暴涨200倍,一跃成为新三板的“明星股”,杨幂也因此获得了一个“新三板女神”的称号。

而在同一时间段,嘉行传媒靠着投资、制作和出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烈火如歌》、《亲爱的翻译官》、《漂亮的李慧珍》等热播剧,以及迪丽热巴等流量艺人的持续培养,获得了不菲的收入。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嘉行传媒营收分别为3.33亿元、4.78亿元、10.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9亿元、1.94亿元、4.6亿元。

image

女艺人的商业困境

“古偶女王”杨幂的商业密码为什么不灵了?这可能是大多数女艺人的共同苦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斛珠夫人》没能延续杨幂的收视神话,其实与观众“苦套路化古偶剧久矣”不无相关。

不可否认,《斛珠夫人》在服化道和场景上确实要比近年来的其他一些古偶剧精致不少,但师徒恋、女扮男装、追妻火葬场,实际上全都是已经被用烂了的古偶老梗。甚至于,杨幂本人就不止一次出演过女扮男装的剧情。

这部作品的低完成度,也成为不少观众的槽点。

在一些社交平台,就有网友表示,自己第一时间去追了剧,却发现剧情难以吸引自己往下看,太多“硬套路”,还有人直言,一直看到了第六集,仍旧不知道这部作品在讲一个什么故事。

杨幂难以再让人相信的“少女感”,是被不少网友重点吐槽的另一个问题。这也是每一个中年女明星演少女时都被质疑过的问题。事实上,与其他随着年岁的增长以及古偶的贬值、选择通过电影或现实题材转型的85后小花们一样,杨幂也并非没有尝试过转型。正如她在2017年转发《嘉人》杂志对自己的那篇《流量时代,精准捕手》的封面采访时所说,“我想努力做一个人民艺术女演员”。

2015年,主演《我是证人》时,为了演好盲人角色,杨幂走进了盲人体验馆,向盲人按摩师请教、观察盲人生活,却最终以6.3分豆瓣评分、2.15亿票房匆匆收尾。2017年,在《逆势营救》中饰演单亲妈妈,一人分饰三角,口碑和票房却依旧不佳。

2018年,杨幂又首战文艺片,脱去女明星的光环,全素颜出镜,打扮土气,出演《宝贝儿》,饰演有严重先天缺陷却被父母抛弃的女主角江萌。为了饰演好这个角色,她学了9个月的南京方言,一个镜头能磨上3天,到杀青时,她说:“我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可是,这部影片最终票房和口碑双重惨败,票房只有2000多万、豆瓣评分5.3,更是被内地资深媒体人牛春梅在《北京日报》上公开点评,其在片中的表演进步不大,“就像外地螃蟹不会因为在阳澄湖里泡一泡就变成阳澄湖大闸蟹,文艺片里演一演也不能直接给演技镀金”。

image

自那以后,她依然把“人民艺术女演员”几个字时常挂在嘴边,却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套路中,金句频出,靠着经久不衰的热搜赚足了眼球,同时又绕回了自己一向拿手的偶像剧。

观众却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买账;2019年的《筑梦情缘》评分4.6,平均收视率只有0.96%,系湖南卫视当年黄金档收视率倒数第一;而2021年初的《暴风眼》同样仅有5.6分,在腾讯视频的累计播放量也仅有7.8亿。

为此,2019年9月,有着60多万粉丝的杨幂官方粉丝团,甚至选择直接手撕经纪公司,详细列出了七条要求,包括但不限于不要让杨幂再出演嘉行传媒的自制剧、要慎重挑选适合杨幂的剧本等。义愤填膺的粉丝还一度在杨幂出席商演活动时,举着牌子示威,喊话杨幂要“做个好演员”。

无独有偶,今年11月,杨幂官宣古偶剧《娇藏》女主时,又再次引发了粉丝的新一轮抵制。

毕竟,如今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尤其是近一年来的娱乐圈大整顿,也在牵引着国内影视行业从当初的一切向流量看齐,逐渐转变为向质量看齐。

在这种大背景下,不少明星都在积极尝试转型现实题材。例如同为85后小花的赵丽颖,自从吃了古偶《有翡》的亏后,就开始了迅速转型,待播剧里要么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幸福到万家》,要么是女性创业剧《野蛮生长》,并且还在去年11月独资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开始将业务拓展到商业领域。刘诗诗和唐嫣则相对低调和佛系。

而早早涉足商业的杨幂,目前却似乎仍然在偶像剧里打转,最近播出的《斛珠夫人》如是,搭档许凯主演的都市情感剧《爱的二八定律》,以及最新官宣的《娇藏》亦如是。

当然,杨幂的商业价值依旧高挺。2021年初,杨幂成功斩获2020腾讯娱乐白皮书年度“女明星影响力”和“女明星商业价值榜”双榜TOP1;根据资料显示,2020年,她没有拿出一部作品,却全年包揽了11本杂志20个封面,接了9个代言。2020年11月,为了拓宽自己的商业版图,杨幂还正式入驻了快手,单周涨粉738万。

或许,有一天,人们会发现,一直在偶像剧里打转却再难现当初的收视神话的“古偶女王”杨幂,更适合做个商人。

来源:AI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69803/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