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修女:深夜出租

昨天晚上跟麦子和答哥吃饭。

散场之后跟麦子告别,

我跟答哥去坐地铁。

到了换乘的地方,

答哥叮嘱了我三遍该咋走。

说,

从这到你朋友家,

转两条线。

你可千万别坐错了。

我说,

放心吧。

没问题。

然后就坐错了。

从一个因为我没戴眼镜所以没看明白叫啥名的地铁站出来,

我决定打个车。

根据我多年混迹北方都市街头的人生经验。

判断一个地方好不好打车,

就看这儿的三蹦子多不多。

而我出来的那个地铁站,

似乎汇聚了朝阳区所有的三蹦子。

该地铁口临着一条八车道大马路。

大马路和人行道间还隔着一条辅道。

汽车刷刷而过没有停靠的意思。

就在我陷入茫然的时候,

前面马路第二条车道驶过一台亮着红灯的出租车。

中间一条辅道,

我们天人两隔。

所以我注视着这个出租车,

放弃了招手。

然后该出租车减速行驶到右前方的拐弯处停下了。

我一路小跑过去了。

开门上车。

落座。

我:师傅,团结湖。

师傅没起步。

我:走吗?

师傅:你坐反了。

我:……啥?

我们还是停在拐弯处。

师傅:你方向反了。

我大概沉默了两秒不知如何应答。

我:师傅,不好意思。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是公交车——咱反了能在前面调个头不?

师傅:啊。哈哈哈哈。啊好。

掉头过程中。

师傅:我刚才看你就是要打车的样。你说你也不招手。

我:我不招手你不也看见我了吗。缘分到了这车不打都不行啊。

师傅笑了。

上了主路。

我艰难地把安全带抽出来卡上。

师傅:哎哟。我车上这安全带还真就没啥人用过。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使。要不咱试试?

我:行啊。

师傅:得嘞。

说着趁前面没车,

一脚油提到八十,

紧跟着一个急刹。

我整个人“嗷”地往前脱了一下,

随后被安全带夺进靠背。

我俩放声同笑。

师傅:好使不好使?

我:好使!

师傅猛一提速“嗷”地又是一个急刹。

师傅:好玩不好玩。

我:好玩!

师傅:嗯!三块钱油钱没了!

我:你们这油钱公司不给报啊?

师傅:谁给报啊。都自个儿掏。

我:那你不能白陪我玩儿啊!我一会儿多给你三块。

师傅:别介。那多不好意思。初次见面的……咱AA吧,一人儿一块五。

我:哈哈哈哈哈哈。

说话间我们开到往北去的另一条主路。

此时寒冬深夜,

路上车少人稀。

前面一辆车钻空子别了我们一下。

师傅往右急打方向一个漂移跑它前面去了。

我:我操!

师傅:牛逼吗。

我:牛逼!

师傅:飘吗?

我:飘!

师傅:你信不信这路上车要是再少点,我能给你开吐喽。

顺着这个话题我们聊了法国电影《TAXI》

我说:你这个玩法就有点像那个电影里的男主。这个人以赛车手的技术无照驾驶出租车。承接各种赶时间业务。人坐人吐。

师傅:我也行啊。这路上就是车多。车要不多,我非给你飘吐了不可。

我:那你就不太了解我了。咱旮点儿啥呗?我指定不吐。

在这个时候,

我觉得这个事儿太他妈有意思了。

开启了手机录音功能。

以下为真实史料。

师傅:现在就是车多。这个路面,要是能比前面这个大一倍,怎么吐怎么来。

我:咱旮三块钱油儿钱的。我指定不吐。随你咋开。一会儿找个车少的地方你试试。

俩人笑。

师傅:那你吐完下回再也不来北京了。

我:我来啊。我还来。待会儿你给我张名片,我来了还打你车。我一下飞机就给你打电话,咱从机场过来,挑个人少的路,晃去呗!

师傅:我告诉你啊!你下回从机场过来,我直接找条路给你拉吐它!

我:行!

师傅:你要不吐,我不要你车费!

我:真的吗?说好了啊!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师傅:那你要吐了呢?

我:吐了我给你双倍!

说着我们下了主道。

我:我看你是没机会了。前面都是小路了。

师傅:你等着。我肯定找机会给你晃吐了。你下回来北京,不管你去哪,你包我车。去哪我都拉你。

我:真的啊?还能包专车啊?哪都去吗?

师傅:哪儿都去!

我:美国走吗?

师傅:哈哈哈哈哈。

我:深圳走不走?一百块钱上深圳。走不走?

师傅:滚!

随后我们进入小路。

开着导航顺利抵达我朋友家。

下车前交换了联系方式。

本次深夜打车结束。

很高兴认识你,

天安出租胡师傅。:)

录音

来源:少林修女

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47825097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少林修女:深夜出租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