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两面故事

Side G,男版,和年轻做个了断

人贩大仙老师早就教导过我们:标准的艳遇,必须同时满足别处、他人、短暂、无痕,四个条件。对此,我非常赞同。

我今天要讲的案例,就是同时满足这四个条件的经典,诸位可当作艳遇的一般等价物来看。 

那是1997年的夏天,香港终于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当时我刚参加工作三年时间。有女朋友,谈了也近三年,但由于她父母的坚决反对,恋爱关系进度条停止了,正是系统即将切变的前夜。

故事发生在一次出差途中,去某滨海城市参加一个客户所在行业的培训,住在某风景如画的海滨度假村。那次是我第一次坐商务舱,尽管是因为巧合被升舱,但猛然间觉得自己很牛逼,甚至冲淡了和女友关系陷入僵局的愁绪。

坐我旁边的是个年龄相仿貌美如花的姑娘,看举手投足是坐商务舱坐惯了的,漫不经心里流露出一丝对这种异于常人出行标准淡淡的厌倦。

我当时尽管年轻气盛也觉得自己很牛逼,但一下子就感觉到这个姑娘超出了我能力范围能踢的那个联赛水平,竟然有些气沮。说实话,这种感觉我当时还是第一次有。

搁今天的话来讲,大概是遇上女神了。

所以我没敢露怯,飞了一路商务舱,扮了一路微软演示版那样的翩翩绅士,我坐过道,她靠窗,我帮着递个毛巾端个餐盘,相视礼貌一笑那种的,没有搭讪。

到了目的地出机场打车,俩人又遇上了,前后脚,这时候我有了点儿胆子,问她去哪儿,她说去的也是那个滨海度假村,这才开始聊起来。

原来这位姑娘在某业内大公司任职,也来参加该次培训,顺便发展客户。看她年纪轻轻,名片上的头衔已经比我高两个段位,我那种踢不了这个级别联赛的挫败感就又来了,把刚刚坐过商务舱的喜悦冲得一干二净,然后和女朋友感情陷入危机的焦虑和郁闷就又出来了。

一路闲扯,到了酒店办理入住。我住标准间,人家住行政楼层。差别又出来了 - 好几年后我才知道该公司全球范围内普通管理人员出差都住行政套坐商务舱,难怪末了倒闭了呢。

总之这个故事的开头阶段我的挫败感贯穿始终。

培训开始,比较自然地,我们俩人就坐在一起了。

说是培训,其实是业内一帮人聚在一起休个短假,授课时间很少,其余时间就是大家交换些业界信息,八卦一下市场行情,人事变动,聊聊生意。我那时候刚入行,认识的人和知道的事儿都不多,所以在这种社交场合显得比较落寞。这位女生则正好相反,左右逢源,呼风唤雨。

到了晚上聚餐,我也和这位姑娘坐一桌。一帮人开始喝酒,我因为和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见,就不敢放开喝,看别人喝。见这个姑娘酒到杯干,量不可测,愈发地佩服。她是带着任务来发展客户的,场面又熟络,所以不停地在喝酒。

饭桌上我看那帮人就是往大了喝去的。饭后卡拉OK,还要接着喝。

本来我想饭后我就撤了的,但没想到姑娘把我拉住了,说要一起去唱歌。

我去了之后才发现,歌厅里就不仅仅是喝酒了,有些大叔会对她动手动脚。

我那会儿图样图森破,看见这种生意加风月场所一帮老男人对着一个姑娘馋涎欲滴随时准备上下其手确实有点儿看不过去。

也许是要排遣自己心中的郁闷,也许想演一把英雄救美,反正洒家突然间决定要放开了和那帮人喝酒,边喝边找姑娘唱歌跳舞,两不耽误,既挡了酒,又挡了驾。

我那会儿啤酒是十六瓶的量,英文歌大概会六百多首,中文歌少一些,但四百多首是没问题的,所以基本上圆满完成了任务。大叔们很扫兴,姑娘却很高兴。

歌厅结束后本来我就要送姑娘回去了,她喝得有点儿多,走路都不大稳当了。但姑娘说先别回去,咱去海边走走醒醒酒吧。

于是我们就去海边走,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手就牵上了。

当时我心理活动比较多,但最主要的其实是想到了一位兄弟说他在海滩上野战的故事。这位兄弟在故事的末尾带着敝业界专业人士特有的严谨告诫我们一帮已经听得欲火中烧的朋友们说:你们这帮人啊……不要妄想借助海浪的力量来让活塞运动更加顺畅!安全和卫生条件不能保证的话,在海滩上联欢是非常操蛋非常危险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除非准备充分且有专业人士指导,否则任何时候都不要搞这种危险动作!

我们俩就是牵着手在海滩上走,聊了很久,从工作到生活。我可能也是因为喝了点儿酒,就把自己感情受挫的事儿和她说了。感觉挺自然的,就好像她是我最值得信赖的老朋友,可以对她无话不谈。

当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吹着海风,慢慢地牵手走了很久,聊了很久,然后一起回酒店,各自回房间睡觉,第二天还有半天培训。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坐一起吃早饭的时候,与会人员看我们的表情就都很怪异,意味深长,一副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感觉。

搞得我很尴尬,上午听课就没好意思和她坐一起。

当天午饭工作餐结束后,就应该是大家鸟兽散,单独有活动的单独约,主办方宣布散会了。 

我本来订了下午的机票回去,都打算结账离店了,姑娘给我房间打来电话,说别回去了,咱们在这里过个周末吧。

那会儿好像还是大周末小周末交替来的呢,那次是大周末,周六不上班。

我当时非常冷静,立刻下楼用公司信用卡结掉了房款,然后拿现金另开了一间。我靠,放到今天我都佩服自己的果断、机智和专业素养。然后打电话给公司行政说帮我改机票我在这儿自费过两天。

至于开的房间,那必须是大床房啊!行政套我开不起,海景大床房还是可以负担的嘛。

当时我的盘算是这样的,该女生超出我的常规联赛范畴,咱不能硬上,再说我们俩也就只是手牵手走了聊了一晚上而已,还有,无论怎么说也还算是有女朋友的人,%#@&*……

这些心理活动在姑娘来到我房间后全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一言以蔽之,就是小头支配了大脑,长达四十八小时之久

当时我已经不是处男了,但可以这样说,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尝到女人的滋味。

从周五下午到周日下午,基本上没闲着,体力消耗比较大,双方队员都表现出了上佳的竞技状态,体现了该级别联赛的真实水平。

周日傍晚在机场道别,我回北京,她要飞另一个地方。

这个时候我感觉非常无助。我是铁了心回北京就和女朋友分了,反正她父母也不同意,还不如早早了断,和这位姑娘在一起Happilyever after

但姑娘这时候已经从情迷状态切换回来了,特别冷静,说咱们以后不要见面了。

我那个伤心啊。强忍着不掉泪。她也没劝我,只是捧着我的脸,轻轻地说以后你就会懂了。然后就走了,没有回头。

回到北京后我表现得特别反常,和女朋友见面时一句话都不想和她说,很快就和平分手了,从此也天各一方。

我和这位姑娘,再也没联系过。

我和姑娘吃的最后一餐,竟然是李连贵熏肉大饼。

别处、他人、短暂、无痕。

我的二十五岁,就这么过去了。

说起来可能有点儿肉麻,我觉得我这个经历,定义了我到底是个什么人,遇到诱惑、挑战,如何直面自己,做真实的自己,善待他人,也不委屈自己。

这个经历也让我明白了什么年龄做什么事儿、尽自己最大努力过好当下、扮演好人生每一个角色、活得坦荡自由,有多么重要。

过了那么多年,望着来路弯弯,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听李宗盛的《山丘》,想起这段艳遇,我落泪了。

我心里也有一首歌,早晚要写出来。

就算是和年轻做个了断,从此只是个中年男人,踏实可靠,沉默稳健。

SideR ,女版,我爱你但永远不会告诉你

在驴友论坛很早就有许多有关艳遇的故事,最有名的纯爱故事叫做《我和小梅的川藏线》,很多年前曾风靡新浪驴坛,讲的是两人被困川藏线互相取暖的事情。

 这些故事,我都读过。

那时候的艳遇可能才算是真的艳遇。

那时候很多有故事的地方并不是现在这副模样。

很多年前发生故事的地方月亮的模样大家也许已经遗忘,但那个时候那个地点遇到的人永远也忘不掉。

这是我的故事。

那时候我刚刚从人生最低的低谷往上爬,处于后来改变我生活的转型阶段。

 工作的原因要去国外某个地方出差,参加行前会时第一次见到了他。

他很早就小有名气,在专业领域有很多人对他评价不错,也有不少粉丝。我有很多朋友认识他,但此前一直没有见过他本人。

在那个会议上他基本就如外界传言的一样,是一个颜值很高但话不多的男人,但并不像有的朋友形容的那样清高,只是不太善于和人交流。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当时整个工作团队的人很多,事情也杂乱。我和他在整个团里属于打酱油的,又都来自上海,出发后就开始用上海话聊。

语言这个东西和生活习惯一样就是天然壁垒,一下子就把外人隔开了,形成一个俩人独有的舒适区域,好像突然间有了默契。

我们聊着聊着发现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他问我:为什么我们没能早点遇见呢?明明活在同一个地方,还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啊。后来很多事情的细节我都记不清楚了,但这个问题我一直记得,因为我没法回答。

 同行的人也有半认识不认识他的,会跑过来说你是那谁谁吧,我看过你的作品,很喜欢。他就会害羞。

他跟我说,如果喜欢作品,那就把作品当成好吃的鸡蛋吧,何必非要认识那只下蛋的鸡呢?

作为一名文学青年兼艺术家,他在很多待人接物的细节上显然是不圆滑的,大概这就是很多人觉得他清高孤寒的原因。而作为一个旅行的人,显然他也是不合格的,各种丢三落四也会让我觉得这人的生活自理能力基本是负值吧这么塔头落盘怎么对得起他的颜啊

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些特性很让我心动。

我一直觉得,男人要打动女人,要么就比她成熟比她有主意给她父兄般的坚实依靠,要么索性就天真烂漫让她母性大发产生保护欲。

在国外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但由于整个行程对时间的要求很精准,领队发现了我和他关系比较好、他又经常搞不清楚时间状况后就偷偷和我说要我紧盯着这位,保证他不误点也不拖拉地完成工作。所以我们的接触也的确比其他人更多,时间更长。

我和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始于我从榻榻米上一脚踩空扭伤了脚腕,被他发现后连夜跑去超市买了冰冻的牛奶给我冷敷。

另一次则是一行人来到温泉酒店,可以换酒店提供的简易和服。他的房间在我隔壁,换好衣服出来敲我的门。我开门就发现他穿错了,而且腰带已经松了,再多走几步大概就会走光了。两个人哈哈大笑之余只好去他的房间帮他重新整理衣服。

那种耳鬓厮磨的穿衣方法,要说一点感觉没有肯定是骗人啊。腰带需要绕来绕去,浴衣也需要贴身整理。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身上的气味,那是非常干净好闻的气味,不是香水。

也许他其实一直不知道,他杀伤力最大的地方在于他跟女生讲话的方式。他专注看人的时候,往往会让人误以为那是含情脉脉。我相信有不少姑娘都会被他莫名电到,他自己还毫不知情。

在国外的工作接近尾声,他因为其他的工作任务会留下来,我则要跟着大部队回国。

道别前的一个夜里,他拿来了一路上别人送的清酒给我。他说他自己不喝酒,听说我是千杯不醉,不如转送给我。我说这么重我也拿不走啊,于是我们就决定一起喝掉。

我一直记得他喝完酒那种脸红红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他说原来偶尔喝点酒也是不错的嘛,就像偶尔出个门也比总呆在家里有意思。

我们当时在海边,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应该是我主动的,吻了他。

我一直记得他的嘴唇是凉凉的,还带着酒精的甜度……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想起来这些就会心悸,就好象坐飞机在万米高空时突然下坠。

离开的时候,他把我抱紧在怀里,面颊贴着面颊,很久很久。

不知道能说什么,好像一开口说什么都是错。

当时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关系。我们既不是恋人也不是朋友,没有往前的可能,后退也不知道往哪里退。

我想,在那个晚上之前我对他只是有好感而已,之后的状态就连自己都说不清了。

我想,我们都对彼此动心,但隐约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事情都像烟花一样只属于那个片刻。

很多年以后我们再见过一次,当然早就是我不是我,你不是你了。

再见面时他很认真的告诉我他已经离婚了。

我们相遇那年,他正处在分居状态。

直到今天,他都是一个没有任何绯闻和谣传的人。我和他的这一小段,更没人知道。

年轻冲动也好,一时乱性也罢,能在彼此低谷的时候遇到也是一种缘分吧。

我们始终没有办法做情人甚至朋友。缘分已尽。

就像他曾问我的,为什么我们没能在另一个时间地点遇见呢?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当年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叫福岛,风景秀丽。后来毁于因海啸导致的核电站事故。

我再也没回去过那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艳遇·两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