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枪枪:让胸部自由地发育

转自王枪枪(微信号 ibmwyz)

人们在情人节的余震中尚未苏醒,我却早早起床开始震后重建工作,思聪又惹事了!

2月14日晚,王思聪接受采访时被问到选择女友的标准时表示:只要胸大就好了。作为中国首富的儿子,这是多么简朴和直男的要求。胸,白昼伏蜇,夜展光华,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思聪还是很有见识的人。后来王思聪发微博澄清只是玩笑话:“醉辣!显然说胸大是开玩笑的啊!这都能当真!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嘛。”都能看出是玩笑,但喜欢大胸一点也不肤浅,在小孩子吃不到安全奶粉、人们日益心胸狭隘的时代,择偶选择大胸的背后既有资源选择又有人文考量:有奶便是娘,有容乃大。

但官方媒体显然有不同的观点,新华视点在官微说:某二代情人节放话,“我择偶的标准就是胸大”。从赤裸裸宣扬金钱至上,到对性、暴力顶礼膜拜,时下一些公众人物,不仅没把传播主流价值观、回馈社会作为一己之任,反倒是传播“三俗”肆无忌惮,不以为耻,反以为个性,屡屡挑战社会道德和价值的底线,实属不该。可以休矣!

很明显,新华社这位指导发文的领导火气很大,不知道是不是情人节加班没能陪大胸女友所致。“择偶标准是胸大”怎么就挑战社会道德和价值底线了?这是典型的胸大无脑话语,时下一些公众媒体,不仅没把传播主流价值观、回馈社会作为一己之任,反倒是传播“三俗”肆无忌惮,不以为耻,反以为党性,屡屡挑战社会道德和价值的底线,实属不该。可以休矣!

我记得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老师早年写过《乳房赋》: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与豆蔻,成于二八……,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动时,如兢兢玉兔。 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万物源于性,乳房是性征,假若不是对乳房有如此深刻认识,我想陈独秀老师的党性也不会被激发出来,进而创立中共。

人们的择偶观不管是胸大胸平还是近平,都不应该成为批判的对象,该批判的是依仗权力私藏胸部者,该声讨的是以文艺的名义圈养胸部者,那些谈胸色变的人,往往内心藏了1T的A片。胸部可以激发艺术灵感,博物馆里新石器时代的女体雕像往往乳房肥硕,臀部丰满,敦煌的古曲里也有乳房:“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胸上雪,从君咬。”,一个健康阳光的社会不该谈胸色变,而是让胸部自由的发育,面对胸部要坦荡荡而不该藏鸡鸡,就像唐玄宗和安禄山一样坦荡:杨贵妃有次喝酒,衣服滑落,微露酥胸,唐玄宗摸着她的乳房,形容说:“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一旁联句:“滑腻初凝塞上酥。”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唐玄宗和安禄山打起来了,史称安史之乱,所以,谈论胸部虽然是自由的,但不要随便谈论别人老婆的胸。

以上史料均未考证,只是说新华社如非要把胸部批判一番,得从史书开始,那里的胸比王思聪说的胸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西游记》也别放过,里面孙悟空偷看妖精洗澡:“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

人类社会的发展离不开胸部,除了哺育后代,还能推动经济发展,冯梦龙的小说里卖油郎初见花魁娘子体态婀娜酥胸微耸,心中暗想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若得这等美人,搂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花魁名妓,睡一宿十两,小小卖油郎哪有这么多钱?但卖油郎立定志向,“从明日开始……一日积得一分,一年也有三两六钱之数。只消三年,这事便成。若一日积得二分,只消年半。”男人一个很原始的动机,却激发了体内民营企业家的创造力,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虽然一直在谈论大胸部,但并不是以胸取人,只是新闻事件背景如此,请各位平或近平胸的人不要生气,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地球是圆的,世界却是你们的。不论是圆的,还是平的,让胸部自由发育的社会,才是好的。

今天下午即将返乡,从异乡回到他乡,都快忘了家乡的味道,前天李克强泡了碗面递给返乡农民工说:这是家乡的味道。你家过年才吃泡面呢。另外,北京美国中心在2月17 - 22日将保持关闭,请准备造访的官员注意时间安排。v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枪枪:让胸部自由地发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