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红包大作战之前世今生

发红包是春节的传统保留项目,一般只在亲族的封闭小圈子里面对面进行,而且按照风俗,都是长辈发给尚未工作的晚辈。

在更小的范围里,比如说中国的广东,有老板春节后开工日给员工发红包的习俗,叫做“开工利是”。春节前一起聚餐,发红包,这叫“尾牙”。大年初八开工,先发红包再聚餐,这叫“春茗”。广东老板就那么文艺,从头到尾不谈钱。

具体到深圳的腾讯公司,饮春茗这一天,传统风俗是所有领导向员工派发红包,唯一可以豁免的是未婚领导。你可以想象一下,上万员工逐层扫荡领导是怎么一种景象:

上图就是2012年腾讯员工在38层高的腾讯大厦下面排队上电梯的真实场景。这个活动让人联想到游戏里刷Boss,所以,它的高潮部分是组队“刷Pony”,Pony就是马化腾,腾讯CEO。据说Pony在节前要提前好几天去银行领新钱出来,封近万个红包。Pony真是一个体力非常好的人。

从2012年开始,媒体就不断报道这一奇观。你觉得腾讯会怎么想?骄傲?自得?都不是。按照腾讯这家企业的“个性”,只会有两个反应:

1、害怕,被媒体盯上了,这是麻烦事,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炒?
2、兴奋,如果我们喜欢,大家也喜欢,那么这会不会是个机会?能不能借此做出一个全民级的产品来?

于是这里会生长出这么一个逻辑:就我们一家那么大张旗鼓地发红包,人人都盯着。但如果家家都那么发红包,我们就安全了。(这句话是开玩笑,不用当真)

在媒体报道持续报道两年之后,2014年的1月份,腾讯财付通团队和微信团队联合推出了微信红包服务。你可能在2014年春节根本没有用过这个服务,这并不奇怪。因为整个项目在互联网圈和互联网媒体圈引发了极大的震动,但对于数以亿计的普通大众来说,他们根本感受不到,而且也根本不用。

传统的力量依然强大,人们还是坚持使用传统红包。就像是刚有了微信的头两年,短信新春祝福依然是社会主流,用微信拜年太过新锐以至于会被认为是一种失礼。在另外一方面,当时绑定了银行卡的用户大多在一线大城市。即便他们愿意使用微信红包,等他们春节回到二三线小城,会发现自己是汪洋大海中唯一异类。

最后,当时的微信红包在凶残的中国互联网人手里,已经完全变形成为一种近乎抢劫的行为。一般来说,标准的套路是劫匪先拉一个群,然后一把拽一个他们认定的“有钱人”进来,进门就开始讨要红包,恶形恶状,恨不能上手直接撕。老百姓哪儿受得了这个玩法?

虽然如此,2014年的微信红包还是给许多中国互联网公司,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公司指引了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你自己现在看看,发红包的互联网公司岂止腾讯一家?这件事情的尴尬就在于:腾讯首先开了一枪,羊没打到,反而把一帮狼给招来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赞一下鹅厂(腾讯员工自称本公司为鹅厂,腾讯的公司形象是企鹅)的产品能力了。鹅厂厂长马化腾多年来反复用一条宝训教育员工,贴满了所有会议室的墙,曰:要让用户爽!

家家都可以做红包,但最终做出来的活,一定是腾讯家的最简单、最流畅、最方便。没办法,腾讯干的就是伺候数亿用户的活,伺候用户大爷已经伺候惯了。产品能力是腾讯的核心能力,爽不爽是硬标准。

你看看今年的红包,专门分成了两项,一项是普通红包,一项是春节红包。普通红包200封顶,春节红包是一个几块钱的随机数字,还帮你配了吉利话。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普通民众不是互联网土豪,成百上千地撒红包不心痛。上有封顶,下有随机小红包,目的都是为了保护普通民众,让他们玩红包的时候没有心理和经济上的压力。

每个人都玩得心安理得,我不送你1000块的红包是因为最多只到200。我送你1.23元的春节红包,是因为随机分配的金额就那么多,何况红包上面还写着123节节高红包。当然,如果我是土豪,那完全可以面对面转账给你,直接发个一万的大红包。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问:因为产品能力不错,用户用起来很爽,所以今年的微信红包就爆了?错!还需要有钱,有很多钱。即便做了这些功能,如果没有今年春晚上的全民摇红包,微信的红包还有好几年的路要走。如果今年春晚不是摇腾讯红包,那这条路怕是走得更加艰难。

央视春晚需要出新搞互动,企业需要曝光需要吸纳粉丝,腾讯需要推广自己的红包产品,三方的利益点一致,于是有了春晚的合作。但能够说服那么多企业参加,又能提供足够的技术保障能力,在中国大概也找不出几家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来。

瞬间上亿用户摇一摇,这种可怕的同时请求(术语叫:高并发,你不用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可以拿去唬人)会对服务器造成极大压力。连腾讯的小伙伴心里都惴惴不安,所以一早做了这张图以备不时之需:

什么意思?这就是互联网工程师的奇葩幽默感,那坨挂着的黑色东西是服务器。所以,整张图的意思是:服务器挂了。事实上,昨晚最疯狂的时候,一分钟之内全国人民摇了8.1亿次,每秒钟13500000次。别数了,是1350万次。你可以想象一下:有那么一扇门,每秒有1350万人敲门,而门里的人要立即回答5块、10块、18块、代金券一张。。。。。。每个人要求在1秒钟内立即得到回答。这扇门就是服务器,所以,昨晚我9点半发送的烟花照片,一直延迟到了凌晨一点才发布出来。因为微信的服务器已经忙疯了,不断高呼:妈妈,我要挂啦!

还好,阿服最终还是挺住了。今天你就可以在网上看到无数张腾讯红包组成员的熊猫照,不过看起来都神采飞扬,因为刚刚创造了历史。

那么你又要问了,是不是活好钱多身体棒就可以让红包一定火爆?依然不是的,还得有这个叫微信的东西。在文章一开头我曾经说过,传统的中国红包模式是亲族封闭小圈子里的游戏,而且是长辈对晚辈下发。传荣的腾讯红包模式,只是在广东地区流行,而且是员工抢劫上司。

我们说技术改变生活,技术改变世界,在红包这个专项上,说的是因为有了微信,让你的人际关系全部迁移到了手机上。微信的红包玩法,打破了传统的亲族封闭小圈子,可以让朋友同事都加入进来。同时,又能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阻隔,让所有人都能在手机上很方便地参加。如果没有这些人际关系的存在,人们是无法在一款APP里愉快地玩耍红包的。

人际关系的存在,群组的存在,即时通讯能力的存在,使得收发红包变成了一种游戏。你可能不知道,在许多群里,抢红包已经产生了各种规则,按照45分钟一波的频次,在英俊的群主主持下,变成可以让大家乐此不疲玩上一天的游戏。在人际网络里,必要的能力下发了,人们就可以利用这种能力自行演进出不同的游戏来,这就是社交网络的威力。

所以,今年春节红包的实质是腾讯公司用了两年时间,把一种传统民俗做了变革和优化,在一夜之间打包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轻巧地植入了中国人的生活里。从这个除夕夜开始,红包得到了新生,民众得到了新民俗,企业开始了做广告就得配红包的悲催道路。而你我见证了这一刻,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奇妙之处。

注:之所以专门写这篇长文,是想做出一个范例。年初一开始,各家发了红包的公司不断发布各种PR文章,表述的内容都一样---数据是多么多么牛逼,我们是多么多么牛逼。这些牛逼和用户有一毛钱关系么?看看我是怎么写的,请认真学习。

来源:槽边往事

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AzODU2MA==&mid=204630788&idx=1&sn=1582d7b0b95af9caa08eceb8490f228b#r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和菜头:红包大作战之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