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中的赵本山:住在根据地 出门带港币

离开春晚两年,没有逗乐的小品,赵本山的名字依然牢牢霸占着娱乐新闻的头条。缺席三场文艺座谈会,“家里挖出20吨黄金”,朋友圈里的魏俊星落马……不论新闻还是谣言只要和赵本山贴边,总能格外引人注意。而不久前,赵本山接到两会邀请,徒弟们重登辽视春晚彩排现场的消息又不断涌现,使得整个事件越发扑朔迷离、事态亦有瞬息万变之势。不管赵本山到底有事儿没事儿,辽沈媒体已然风声鹤唳,地方官员也启动“割席”程序。似乎一夜之间,全民拥戴、官商皆爱的本山大叔变成了一位身陷舆论旋涡、等待“审判”的孤家寡人。近日,本刊特派记者深入沈阳、铁岭、开原、莲花等地历时半个月时间探访,并联合驻京驻粤港记者协力调查,还原媒体,官员、高校、乡亲、朋友对赵本山态度的转变,以及从大亨到大叔,在他们眼里赵本山究竟是怎样的人。

 赵本山此时在哪里?

 住在根据地,出门带港币

距沈阳市区30公里,去往本溪市的路上,坐落着赵本山的根据地——本山传媒集团影视基地。车子行驶到大门口,记者被保安拦下,以“我不认识你”为由谢绝入内。记者微信本山传媒艺术总监刘双平请求一见,得到的回复是,“我近期不在沈阳,真是抱歉,以后找机会一定聚”,充满情谊地回绝了一切采访要求。保安小刘说,之前要说是朋友进去看看还是可以的,但是最近严起来了,如果有陌生人进去,他会被罚款1000元,弄不好工作也丢了。

就在记者探访时,小刘的对讲机响了,他回复:“没见董事长往这边来啊,估计是吃饭去了。”“董事长就是赵本山,他就在里面。”小刘一挥手,“看见没,那栋小白楼后身,董事长就在那溜达呢。”如今赵本山的两个孩子妞妞牛牛都在国外上学,妻子马丽娟陪读。“如果在沈阳,他一般都住基地。最近他经常早起锻炼身体,到中午准时去食堂吃饭。楼房也不住,基地里有几间平房,他就乐意住那里头。”

对于赵本山,小刘印象不错。去年过年他收到了赵本山的红包,打开一看是一千元港币。

“董事长平时出门很少带钱,没地方花,只随身带点港币。”他的猜测:“港币小,好拿。”为了留纪念,小刘一直没舍得花。另外一位保安,他的一个兄弟,当天就去银行兑换了人民币花了。那时候他才知道一千元港币才兑换到800多人民币,因为这事小刘多少有点郁闷。

老乡们关心他吗?

“你们希望他有啥事啊?!”

赵本山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1月12日在铁岭市迎新春音乐会上。这也是本山民族乐团今年的首场汇报演出。“看我瘦了一点,一段时间最大的收获是我身体好,因为我每天都锻炼。”面对家乡人赵本山很坦诚,但是他也很难解释,消瘦是因为锻炼身体,还是被越演越烈的“出事”传闻所累。

22日,记者去铁岭时正赶上本山民乐团排练,当时他们正在演奏拿手曲目电视剧《刘老根》的片尾曲《圆梦》,后面的LED屏幕上还出现了“中国梦”的标语和习近平主席的肖像。

老郭是民乐团的一员,三十年前,他给赵本山的《摔三弦》伴奏。三十年后,赵本山把当年的老战友组织起来,成立了民乐团,也没忘拉上给他伴过奏的老郭。

老郭说,现在团里演出节目必须得正能量。因为赵本山在12日的讲话中也表明心意:“十八大以来,习主席这个新领导班子,惩治腐败,倡导文明,换了一种新常态,我们都要跟上国家的脚步。”

为此赵本山还特意学习了京胡,拜以《杜鹃山》享誉全国的燕守平为师。赵本山够聪明,还有二胡的基础。“别人得学两三年的京胡,他三个月就能上台拉《夜深沉》了。”老郭说。

熟悉赵本山的朋友分析,如果上面觉得二人转那玩意低俗,那民乐团就是赵本山在舞台上的最后阵地了。

去年12月29日,赵本山带着本山民乐团的70多位成员赴沪录制视崔永元主持的《东方眼》,这也是赵本山“20吨黄金”传言后的首次露面。老郭说:“那天本山民乐团的演出非常成功,赵本山很高兴。之后,崔永元和赵本山俩人单独在小屋子里进行了访谈。具体说得啥不知道。听说唠的是关于二人转发展的事。”

让乐团里张阿姨感觉遗憾的是,本来说录制完两三天就能播出,后来因为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节目延期到15日。“我还发了朋友圈,让大家15日一定看我表演,可是到现在都20多日也没有播。”

从上海回铁岭后,很多街坊邻居觉得老郭知道内幕,总问他,赵本山到底出啥事儿了?

老郭说“不知道”,大家就更觉得有隐情。老郭回答得没好气儿:“你们希望他有啥事啊?!”

与地方电视台关系是否僵化?

 辽台和本山,割席不是第一次

比上海媒体更谨慎的是东北当地媒体。

一位铁岭电视台工作人员说:“迎新春音乐会当天邀请了不少东北媒体,只有发行量极少的《铁岭广播电视报》就做了题为《本山回家了》的大篇幅报道。可编辑刚把文章放在网上时就被上级单位责令删掉了。”而官方媒体《铁岭日报》《铁岭晚报》只做了几百字的短消息,还有意将“赵本山”三个字隐藏在正文之中。

这种风声鹤唳之势也蔓延到了整个东北媒体圈。很多和赵本山有交集的东北记者都推说“不方便”拒绝了本刊采访。记者在致电《辽宁日报》的一名记者时,她也委婉地表示:“现在北方很少有媒体敢去碰这个话题,原来我们这跑本山线的记者发稿量是排名第一的,现在已经倒数第二了。”

态度转变最大的是辽宁电视台。每年到过年前,辽台节目播出模式基本是:上午《乡村爱情》四集连播,午间新闻过后便是由赵本山徒弟们打造的《新笑林》。下午赵本山历年春晚小品什锦大联播,晚上《本山带谁上春晚》。

如今“本山台”没有了赵本山的身影。一档档带有赵本山符号的节目悄然撤下。辽台最看重的《本山带谁上春晚》变成了《百姓组团上春晚》。辽台节目编导王明说:“台本都没变,只是不给赵本山和他的徒弟们演了。”“但是台里没有发文件说不让赵本山上节目,领导也没有明确授意,大家都是心照不宣。赵本山这个名字,简直就像伏地魔一样,在台里谁也不敢再提了。”事实上,辽台和赵本山割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明说:“我们都觉得赵本山可能习以为常了,以前一有点风吹草动,辽台就马上和赵本山撇清关系。上次一位曾经在当地工作的官员出事,辽台和赵本山的合作明显变淡,等风声过后再赶紧把合作捡起来。”因为赵本山给辽宁卫视带来了最可观的收视率。尤其是辽视春晚有赵本山亮相时,收视率能直接破10。谈到此前传闻中的赵本山及其弟子与辽宁卫视有着深刻渊源,甚至之间还有霸王条款,王明说:“只要有赵本山,收视率就会好,没有赵本山收视率马上就下来。这也是反复验证过的。”王明说,“所以就是有霸王条款也是愿打愿挨的事儿。”

而辽台也有对付赵本山的杀手锏,合作款项基本都是押一年的。“本山集团来要钱,辽台就说,还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什么时候达到了,款项自然也就到。到现在,辽台还欠着赵本山的钱呢。”王明说。

 三地刘老根大舞台有无变化?

大舞台,领导合影不见了

与辽宁媒体的紧张相比,赵本山的刘老根大舞台还是一片祥和。1月14日,沈阳中街的刘老根大舞台比往常更热闹。《乡村爱情》里饰演王小蒙的毕畅正坐在大厅签字售书,买一本就能免费和毕畅合影。虽然买书的人不多,但是大家都举起手机给“王小蒙”拍照。当晚的“转星”有,刘能(王小利)、赵四(刘小光)、李大国(王小虎)、胖丫,都是赵本山徒弟里第一梯队的。一位沈阳观众说:“这种级别的徒弟平时能有一个压场就不错了,赵本山‘出事’后,大舞台上的‘名徒’变多了。”

大舞台里600个座位没能坐满,但上座率也能达到九成。反串演员“花姐”(赵本山徒弟张希永)正调动着观众的气氛:“外地来的观众都举手,让姐看看,晚上好请你们吃饭,大家都从哪过来的啊?”“云南的!”“广州的!”下面观众热情回应。“哎妈呀,那么远啊,东北菜能吃得惯吗?”花姐继续调侃。

大舞台工作人员说,一般来沈阳旅游的都得到大舞台看看。“今天是周四,你要是赶上周末来人更多。”和记者同去观看的是沈阳本地人,她还是三年前来过刘老根大舞台。“节目和以前看的差别不大,段子也都是老的,就像《飞天》这个节目至少演了三四年了。小沈阳有一次在北京还演过。”虽然都是老把戏,可当赵四抽着脸走上台时,记者的沈阳朋友还是笑得前仰后合。“你说咋整,东北人就得意他。”

与此同时,北京刘老根大舞台那里前来观看的观众并不少。徒弟历小峰还在为师父赵本山吆喝着:“请大家大年初三,关注我师父执导的《乡村爱情8》。”这似乎和网上所说的《乡8》将于大年初三在黑龙江卫视上星卫视播出的消息不谋而合。据悉,该剧已经拿到了发行许可证,并已经由黑龙江卫视购得,并计划于大年初三播出。另据了解,该剧目前仍在广电总局上星审查中,能否按档期播出,一切还在等审查结果。对此黑龙江卫视方面表现的颇为谨慎,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方便透露具体的信息。

而深圳刘老根大舞台是本山传媒集团南下所建的第一个二人转连锁剧场,并于2014年4月17日正式营业,开业时虽然走简约风,但是装修不含糊,以红色和金色为主色调,外墙有百家姓的镂空浮雕,正中巨大的红色走马灯十分明亮,带着浓重东北味的精致感。进入剧场后发现,只有前排和正中央的区域稀稀拉拉大概坐了近百人,大部分集中在票价380元以上的座位,VIP坐席也有一些观众,看来大都出手颇阔绰,但场面并不算热闹。内部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自东北,由本山传媒集团统一派来深圳工作,对于上座率,现场的一位员工称刚开业时剧场的确比较火爆,但过阵子就淡了下来,就一直维持在像今晚这样的水平,没有太大的起伏。至于剧场人气是否会受到赵本山相关新闻影响的问题,他连连摆手,称剧场的日常工作都很正常,“都是假的,观众谁信啊。”随后便以不能私自回答问题为由拒绝了记者的提问。

不论是“大本营”沈阳中街刘老根大舞台,还是北京深圳,都没有明显受到赵本山风波的影响。刘老根大舞台唯一的变化是,此前有媒体报道,沈阳中街刘老根大舞台“大厅里有一面墙摆放着十五位各级领导人和赵本山或赵家班演员的合影”。

而记者探访沈阳和北京刘老根大舞台时发现,这些照片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乡村爱情》的一幅幅剧照。

 赵本山与当地官员关系的变化

从主动上楼敬酒到全部缺席

消失的照片似乎也暗示了赵本山和官员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参加铁岭市迎新春音乐会的铁岭某报记者说:“以前赵本山回铁岭难说没有不可一世的感觉。可是12号那天回家乡,觉得他把自己拉低了很多,在外面遇到难处的人应该更希望在家乡得到温暖。”遗憾的是家乡的领导们大概是让赵本山心寒了。从缺席文艺座谈会到今天半年多时间里,就连本山民乐团的普通一员老郭也感受到了当地官员对赵本山态度180度的大转变。

老郭回忆,去年6月,首届东北二人转研讨会在铁岭召开,赵本山、姜昆、白岩松、朱军都来了。当时铁岭市委领导把赵本山团团围住。“我记得我们在三楼吃饭,铁岭市委领导在一楼,他们特地端着酒杯走上来,给我们这帮民乐团的敬酒。本山还和领导说,你们在这老朋友都放不开,可是劝了几次领导们也不走。”而今年的新年音乐会,一向热情的市委领导全部缺席,出席领导降格为文化局局长副局长。民乐团一位负责外联的工作人员说:“这次的活动,是他主动请市委领导参加的,请得相当费劲。”

赵本山到底和官员联系多紧密?人们才会把前开原官员“魏俊星”的落马,当成赵本山也要出事儿的前奏。熟悉辽宁官场的记者张文举说:“赵本山在辽宁二十多年,风头太劲,辽宁有头有脸的官员都以和赵本山交好为荣。在辽宁随便抓起来一个官儿,都可以说是本山朋友圈的。”

另一位长期采访赵本山的辽宁某报记者说:“赵本山喜欢认识那些对他态度好的官员,如果对他态度不好,他也就敬而远之了。尤其是见到大官,赵本山也是非常紧张的。”

前几年张文举在辽宁文化口工作,据他回忆,2001年“赵本山杯”二人转大奖赛颁奖晚会上,当时的一位省领导也出席了,可是看了一会儿就走出去了。当时赵本山非常紧张,马上跟了出去。现在网上仍然能查到公开报道,这位领导如是和赵本山说:“没事,二人转演得很好,里面有点热,我出去透透风,一会儿就回去。”

在很多人眼里赵本山非常聪明,情商很高。这些聪明又披上了农民特有的朴实外衣,让人觉得舒服。张文举就亲眼看见,一位中央官员的老母亲带着孙男娣女参观沈阳棋盘山的本山影视基地(关东影视城)时,赵本山全程陪同,还说:“到时候我带着我徒弟给您唱唱二人转。”

靠近政治一直是赵本山坚持的艺术方向。像《三鞭子》中的县长深入农村,《拜年》里范伟不以权谋私,逗乐间也默默地歌颂了政府官员。可是一位与赵本山共事多年的朋友看来,这次风波中,赵本山做错的恰恰就是太习惯性地参与政治生活。“文艺座谈会,张艺谋也没去,为什么就他闹出这么大动静,就是他表现得太高调了,太着急表态,又是连夜组织开会学习,又是强调自己睡不着觉。其实他应该沉默的。现在他倒是沉默了,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了,各种负面新闻都来了。”

莲花乡乡亲眼中的赵本山是啥样?

“莲花人对赵本山不咋地,他对莲花也有气”

滚滚而来的负面新闻也传到了距离铁岭50公里的赵本山老家—莲花乡南沟村。这里因走出了赵本山而小有名气。

记者前往时几乎大雪封山,车子在山路颠簸而行,路边时而闪过一个个摇摇欲坠的土房。铁岭来的司机师傅感叹,二十多年了这里还这么穷,也惊讶赵本山能从这走出去。

67岁的赵德发斜坐在炕沿上,他是赵本山的老叔。

虽然最近赵本山风波不断,但是他坚信:“本山没事。我都听说了,人家给本山留余地了,没准儿春晚还能上呢。”

赵本山不能有事儿,因为赵德发还指望着侄儿。“大光也没借上,小光还能借上点。起码领导啥的认识,提一提(本山)都好使。”

2012年4月15日,赵本山捐助修缮的开原莲花中学更名为本山中学。

前年赵本山到开原市举行一场演出,一位站长想和赵本山合影。赵德发二话不说把这任务包了,“我直接上二楼把赵本山找下来了和站长照了个相。从那以后(找站长)办事方便多了。”

借光的除了赵德发,还有乡里的中学。

和周围低矮平房对比鲜明的是,车子一驶入莲花乡中心,一座五层高的楼房马上闯入视线,楼顶上海立着“本山中学”四个大字。主楼一旁的配楼是食堂、宿舍,还有和大城市学校一样的健身器材和自动大门。如此现代化的学校还和四周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王传新是莲花的老户、赵德发的同学,他也在这所学校工作过。最近赵本山的负面新闻他也有所耳闻。他担心,“要是赵本山真有点啥事,楼顶上这俩字肯定得摘下去。”

赵本山虽然也给老家莲花乡做了不少贡献,但赵本山叔叔辈儿的王传新看来,如果当初莲花乡的人能对赵本山好一点,现在会从赵本山那里更加受益。

三年前赵本山投资200万扩建了原来莲花中学。从此学校的名字变成了本山中学。赵德发说:“投了150万,就差学校跑道没铺。没成想学校给‘本山’俩字去掉了。我专门去沈阳找了赵本山,劝他150万都投了,还差个跑道钱么。”不久赵本山派人又给送了50万。这样牌子才给重新立起来。“那时候莲花人看不上他。赵本山对莲花也有气。”王传新说。电视上宣传赵本山吃百家饭长大,可“百家饭不是那么好吃的,他5岁没了妈,他爹在生产队干活,也没空管他。和瞎二叔相依为命,那会儿谁把他当人看啊,他过得那是流浪生活,也挺可怜的。”

“要是当年莲花人对赵本山好点,现在何止一个学校啊,进村的路早就修好了,说不定现在家家都能借上光。”王传新有些遗憾,“只有他干妈和二叔对他挺好,现在最能借光了。”

1月21日,记者在开原市养老院见到了赵本山双目失明的二叔赵德明。三年前,赵本山把无儿无女的二叔送到这里,饮食起居有人料理。赵本山好久没来了,他很惦记侄子。“我现在打一个电话本山就能到,但是他太忙了,我不能老打扰。”说这句话时候,赵德明颇有几分自豪。赵德明最爱回忆的就是和赵本山同台演出的事。“前一阵,我还和本山同台拉二胡了,场面可大了。”一旁的护工姑娘笑着订正他:“二叔,这都是前年的事儿了。”

小时候太穷,被人看不起,“现在都想找补回来,赵本山每次回乡排场都特别大。”王传新说:“去年清明,赵本山回家上坟,谁去捧场他就给50元钱,全村老少爷们基本都出来了。”

本山学院脱离辽大?

可能性很大

当然王传新也猜不到,当年因为不爱干农活,在生产队挣不到公分,只知道“扯淡逗贫”的赵本山,有朝一日竟然成立了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还能自任二人转教授。

作为本山传媒的一部分,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一直有人才输出基地的美名。本山学院就设置在辽大校园里。走进“艺馨楼”还能能听得见锣鼓声和学生们的练唱声,这里是本山学院的同学们上课的地方。大家更习惯把这里叫成“本山楼”。学院有影视表演专业、民间艺术表演专业(二人转表演)、导演专业和戏剧影视文学专业。

学生小马是去年刚刚考入民艺专业的大一学生。他不喜欢“本山艺术学院”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民办学院,但其实是辽大正规的第一批本科。”最近赵本山的负面消息,让本并无近忧的他也开始焦虑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本山学院要和辽大脱离的传闻。“之前的师哥师姐拿到都是辽大艺术类一本的毕业证书,可别到我这拿不到毕业证。”

记者向辽大对外发言人宣传部长杨志安询问本山学院的传闻时,他回答:“有消息时,辽大会统一对外发布。”事实上,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一位对辽大颇有了解的沈阳媒体人向本刊爆料,他确实听说辽大内部讨论本山学院的去留问题,有一种提议就是,把本山艺术学院变成辽大艺术学院,取消目前的民艺专业。该爆料人还透露,这十年里辽大因为本山学院得到多少实际利益,又培养出多少人才,其实是不尽如人意的。

小马觉得,能从这里走向本山传媒,成为赵本山的后备军,是极小概率事件。“只有第一届学生,像赵海燕(赵本山徒弟),本来就演过了《乡村爱情》,后来又来本山学院学习。普通的学生想要签约本山集团,成为赵家班的一员,十年里也就出那么一个两个。”记者和本山学院学生聊天时候,其他学生也说,他们的老师,二人转大拿马力对大家的教育方向是:“做一位社会文艺工作者,并不是让你去当二人转演员。”

但是,辽大本山学院的学生还是会成为沈阳刘老根大舞台重要的劳动力。学院里优秀的学生,会被选拔去大舞台跳暖场秧歌。小马强调:“不是进大舞台表演,只是开场之前在大舞台外面扭秧歌踩高跷。如果能当让高跷队队长,就是最厉害的了。一个月可以有1600元的工资。“

辽大一位要求匿名的教师也佐证,“辽大和本山学院十年的合同即将到期,未来怎么继续,还没有明确定论。但是分出去的可能性很大。就是赵本山没事儿,民间艺术适不适合在高校办学,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本山集团和辽大的合作要追溯到2004年。十年前和已经退休的校长程伟和赵本山一同建立了本山学院。根据该教师透露,其中的很多具体事宜都是老校长和赵本山谈成的。据说当时赵本山非常会谈,程伟让节节败退。辽大里很多老师对此事不满,觉得辽大对赵本山让利太多。当时辽大圈里一直流行这么一句玩笑,一见到本山,程伟就变范伟了。足可见,赵本山在和辽大合作中的强势和聪明。

师徒关系到底怎样?

貌合神离还是永记师恩

而赵本山的过分聪明也体现在和其他搭档的合作中。和赵本山有关经济往来的知情人士透露,赵本山当年经常拿房子给合作者抵账。房子一般都是在宽甸这种比较偏远的三四线城市,尤其是别墅类的,造价很低,虽然说出去值好几百万,但低处偏远,要兑成钱的时候却有价无市。而对待现在的徒弟,赵本山给他们发固定工资,去大舞台演出,参演电视剧,都没有额外片酬只有补助。高德江的弟弟是赵本山的徒弟。他说:“(他弟弟)不算最火的徒弟,一个月固定工资15000元,日常工作就是到全国的刘老根大舞台巡回演出。”而对于家里有困难的徒弟,赵本山还会有体谅。比如赵本山的徒弟红孩,他的父亲双目失明,红孩就只需要在沈阳本地演出,不用全国跑,方便照顾家里人。

徒弟的大头收入是商演。本山集团有固定的人员管理演员,徒弟的商演都要通过张经纪(张晓伟)安排。一场商演八万,给公司四万,剩下四万自己留下。“也不向外面说的那么黑。”高德江说。演员吃住都可以在本山传媒大院里解决。食堂一天五餐,“相当可以了。”

高德江还说:“(他弟弟)也不和别的明星比,就和自己以前比,觉得挺幸福的,之前唱二人转的没人把你当人看。现在赵老师把大家拢在一起了,都有了正规单位,每个月还有15000的底薪,比沈阳市一般白领挣的多多了。这得感谢本山老师。”他还记得,弟弟正式拜赵本山为徒的誓词,后面几句是“遵纪守法、德艺双馨、报答社会、永记师恩。”

(为保护采访对象,文中小刘,老郭,王明,高德江,王传新均为化名)

盘点赵本山2014年1月—至今

2014

2月 赵本山缺席2014年春晚节目,转为担任副总导演兼语言类节目总监。

3月3日 赵本山参加第十二届全国政协二次会议。

4月3日 赵本山携弟子参加辽宁卫视《明星转起来》节目。

4月8日 赵本山出席成龙生日宴。

4月18日 赵本山率领徒弟亮相深圳,为“刘老根大舞台”落户南方的首家剧场揭幕。

6月 传出赵本山死亡消息,被辟谣。

6月9日 “中国美丽乡村快乐行”第三季启动仪式,赵本山与谭晶现身合唱。

7月 传出赵本山被抓消息,被辟谣。

9月 北京前门的“刘老根会所”关门。

9月23日 赵本山参演、本山传媒集团出品的电视剧《爹妈满院》在播出前一晚被当局紧急叫停。

10月15日 22日 29日 赵本山连续缺席了中共中央、辽宁省、铁岭市三个级别的文艺工作座谈会。

11月 新加坡媒体报道称,赵本山的妻子马丽娟于四年前与龙凤胎子女移居新加坡后,与助手因处理保时捷休旅车发生纠纷。

11月6日 有新闻传赵本山全家移民新加坡,当晚赵本少接受采访时表示全家户口都在辽宁,自己不可能移民。

11月7日 中美政治学者牛白羽发表评论:没人敢再请赵本山登上央视或者地方重要舞台。并引述内部消息称,赵本山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11月27日 北京卫视的真人秀栏目《造梦者》宣布:原定的导师赵本山被替换为洪晃。

12月2日 网上有传言称赵家班多位二人转演员与赵本山脱离师徒关系,小沈阳的微博介绍从“赵本少徒弟”改为“艺人”。

12月27日 “赵本山被抓,家中搜出20吨黄金”的新闻席卷整个微博,后被证实为谣言。

12月28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微信发文《各类谣言传满地本山能否挺过去?》,称赵本山脱离主流文化。

12月29日 赵本山前往上海录制崔永元新节目《东方眼》。事后,该节目组表示这期内容在送审中,播出时间未定。

2015

元旦 赵本山在沈阳刘老根大舞台登台表演﹔对于之前“20吨黄金”的传闻,他调侃说:“我自己都信了,早上起来就挨屋(每个屋子)翻。”

1月4日 辽宁卫视暂停了《本山选谁上春晚》的录制计划,原先反复播出的赵本山小品合辑消失。

1月12日 赵本山亮相铁岭本山民族乐团“迎新春·弘扬孝道音乐会”,表演前对家乡人表示:“请大家放心,我就是一个演员,没有任何事儿。”

1月16日 赵本山好友、辽宁省镇府副秘书长魏俊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

1月28日 华西都市报报道称赵本山将参加3月初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

1月29日 辽宁卫视《第一时间》栏目官方微博更新的一条微博显示,小沈阳、宋小宝等赵本山弟子参加了2015辽宁卫视春晚录制。

2月 预计在2015年2月播出的《乡村爱情故事8》至今无音讯,各电视台在2015年度广告招商会上均未提及该剧。已确定赵本山在中央、地方的春晚皆无节目。

采访手记

记者在辽宁探访十四天,多数当地百姓对赵本山的种种负面传闻是相信大过疑惑,奇怪的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赵本山的喜爱。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我活到现在大概有十分之一的笑声都是因为赵本山。”而另一位搞了半辈子新闻的媒体人,每天早上依然要看一遍《不差钱》才能上班。

赵本山雄霸春晚近二十年,有人说因为他财大气粗,也有人暗示他与当时央视领导交好,但是这其中更大的原因还是北方观众对他的热情。赵本山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却“不学有术”。以自己对人性最朴素最直接的理解和把握,在文艺和商业上同时获得了成功。采访中,不论朋友还是敌人,对赵本山最大的评价就是“聪明”,这里有他作为艺人的天赋,同时也包含了这位农民大叔的狡黠和局限。

如今,赵本山已很久没有力作问世,这场风波不论最终结局如何,属于他的垄断春晚舞台的年代也必将纵身离去。但是看到本山大叔,人们的脸上还会习惯性浮现笑容。也许对于赵本山的同情,也是人们对于过去日子的一种留恋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漩涡中的赵本山:住在根据地 出门带港币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