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丝巾”军嫂李佳妮:那六秒钟,只知那里有个人,他在那里

2月15日,农历腊月二十七,他在哨所望眼欲穿。

她在途经哨所的火车上,等待张望倏忽而逝的他。

军嫂李佳妮告诉澎湃新闻,“这么些年,我基本就是在等待和盼望中度过的。”

她的丈夫梁培锋是驻守甘肃武威乌鞘岭特长铁路隧道的武警战士,也是中队唯一的卫生员,入伍15年从未回家过年。

中午从兰州出发,列车已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她身边四岁半的儿子已经开始嚷,“看爸爸,让爸爸看丝巾。”

列车上的乘警帮母子俩往下拉窗户,打开了五分之一。下午三点三十分,她把结婚前他送的红丝巾放出窗外,丈夫看到丝巾,便是一年的团聚。

央视新闻联播的报道称,下午三点三十五分,他欢呼看到了红丝巾,高兴得像个孩子。

短短六秒钟的重聚,记录着守望的距离。

可惜的是,这次在疾驰的列车经过哨所时,双方都没见到彼此,连隐约的身影都没有看到,尽管李佳妮穿了衣橱里最鲜艳的衣服。

火车的时速提至一百多公里,归心似箭的人们好像离家近了,他俩却在越来越快的时速中错过彼此。

李佳妮向澎湃新闻说,“以前隐约也有看到过,只是知道他在那里,那地方有个人。过去几年基本都是他能看到我,我看不到他。这次火车更快了。”

算到今年,他俩认识已经11年,但真正相处只有400多天。

儿子两岁那年春节,她曾带着孩子去哨所看他,但海拔3000米的哨所让孩子“上吐下泻,喝水就吐。”结果头天晚上抵达哨所的母子,第二天中午去完医院就打道回府了。

说起恋爱的经历,李佳妮回忆道,2004年他还在兰州偏远县城的驻地,而她每次去看他都是等三四十分钟,聊三四分钟。

末了,澎湃新闻想要一张夫妇和孩子的合照,李佳妮说,“有我和孩子的,也有他和孩子的,也有我们夫妻的,唯独没有全家福。”

所以李佳妮今年的心愿是,一定要拍一张三口之家的照片。

澎湃新闻:今年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相聚吗?

李佳妮:以前也有过。

澎湃新闻:怎么会想到用红丝巾呢?

李佳妮:红丝巾鲜艳一点,他能看清楚。这条丝巾是他结婚前送给我的,我一直保存着。每次见他戴着都已经成为惯例了。

澎湃新闻:那过去几年是怎么见的呢?

李佳妮:他每年都有一次一个月的休假,只是过年的时候请不上假。休假时,他会回一趟老家,他老家在玉门,我老家在庆阳。他就两边跑,在他们家会待时间长一些。

澎湃新闻:你唯一带孩子去哨所看他那次,孩子高原反应了,他是卫生员,难道不会一些应急措施吗?

李佳妮:懂是懂,但他那边设备不太先进,也没有这方面的药。他一直是看大人,遇到小孩他就有些手足无措。他都不知道孩子怎么长大的,没在跟前过,也不知道怎么照顾。

澎湃新闻: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

李佳妮:他当兵15年了,我认识他10年,今年第11年。他是我表哥的战友。我认识他今年都11年了,真正在一起算了下也就400天吧。

澎湃新闻:那还没结婚前,你爸妈怎么看待这门亲事?

李佳妮:我爸妈都是老实的农民,根本没有那么多想法,我也一样,就想着他好,我要和他在一起。

澎湃新闻:他去乌鞘岭之后,你平时都怎么跟他联络呢?

李佳妮:他们有一部公用电话,也是这两年才装上的,专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每次打电话也不会超过三分钟。我没法联络他,只能等他有空闲给我打电话。

他们自己的手机都收起来不让用。有时候会让他们用几天,一遇到节假日或者战备期都不让用。如果他拿到手机,他会给我打电话。

澎湃新闻:总之,还是要等他联络你。

李佳妮:对啊。这么些年,我基本就是在等待和盼望中度过的。这些事情我都不想说,上次(指央视新闻联播的采访)是第一次面对外人说出我的心里话,过去我的亲戚朋友看在眼里,但我自己也不会主动去说。

澎湃新闻:有后悔过吗?

李佳妮:后悔倒没有,但是委屈肯定有。抱怨也有。

澎湃新闻:那你怎么宽慰自己呢?

李佳妮:没有办法,职责所在,他想回来,别人也想回来。他们那边应该有十几个人吧,一个排。

澎湃新闻:那他有安慰过你吗?

李佳妮:他比我还不善言谈,就算他心里很内疚,他嘴上也不会安慰你什么。他只是表现出很内疚,要是回来的话,他尽量会帮我们做些事情,多陪陪孩子。

澎湃新闻:今年他什么时候休假回家?

李佳妮:可能最近会给他调休,还不确定吧。他以往都会挑最忙的时候给两边家里人帮忙干活,或者是选择孩子暑假,也是带着孩子两边跑,我那时要上班,所以一家三口还是不能在一起。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红丝巾”军嫂李佳妮:那六秒钟,只知那里有个人,他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