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县的QQ诈骗生意

从2012年开始,宾阳县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把打击QQ诈骗作为重点工作列入其中。

“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除了香港、澳门、台湾的警察没来过宾阳,其他都来过了。”

从2008年开始,QQ诈骗开始在宾阳县城周边的村庄里展开,然后师傅带徒弟、徒弟又传徒弟,像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到更多村子。

“这家酒店里面,住的全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好朋友,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了一起。”一名点评师在去哪儿网站上这样点评花园大酒店。

花园大酒店位于广西南宁市下辖的宾阳县,是这个县城里唯一一家挂有三星标识的酒店,一共9层楼,下面是餐饮,6楼以上是装饰陈旧的客房。很多客人选择它的理由是靠近宾阳县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安大队,直线距离不超过300米,走路只要几分钟。

一名网友在宾阳当地网络社区“宾阳吧”上感叹,“全国34个省(注:指省级行政区),除了香港、澳门、台湾的警察没来过宾阳,其他都来过了。”

警察们来了宾阳,都喜欢住在花园大酒店。网警肖山最久的一次在这里住了两个月。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你在酒店里听,只要是外地口音的,基本都是来这里办案的便衣警察。”

从2008年开始,全国各地公安陆续发现在即时通讯工具QQ上实施的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嫌疑人的登陆IP和赃款的流向,集中指向了位于广西南宁市东北方向70公里处的宾阳县。

宾阳曾经以假货闻名。新中国成立以前有“宾阳小日本”之说,指当地手工业发达;1980年代后期开始,“宾阳假货”的说法流传开了,低质低价出售各种“仿制品”,甚至还以讹传讹传出了“纸皮烧鸭”“纸皮鞋”。

2002年,宾阳还出现过多起“美元诈骗案”,诈骗者以国民党时期遗留下来的“美元”为诱饵,以低价兑换给外来客商,要求对方交定金做“法事”,接着半路开溜。

当时,这类诈骗案判处的刑罚比较重,一般都在6年以上,可是QQ诈骗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暴富的年轻人

开着宝马、奥迪、保时捷等豪车的年轻人们从县城周边的乡镇驶入,停在霓虹灯闪烁的酒吧、KTV门外。夜晚10点以后,宾阳县城的热闹才刚刚开始,90后们是宾阳县城夜场最主要的消费群体。

宾阳县城里服务员的月工资大约是1500元。但就是这样一个正常收入水平并不高的地方,七八个人去酒吧,一晚上得消费三四千元。

在宾阳县新桥镇造纸厂的老板张进业看来,这样大笔开销,缘于宾阳人敢消费的习惯——如果兜里有100块,要花掉80才舒服,哪怕一晚上都花完了,过两天喝白粥吃青菜都乐意,就这么个活法。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年轻人靠QQ诈骗赚到了钱。

一接到QQ诈骗的案件,网警肖山首先想到的就是宾阳这个地方。

关于宾阳QQ诈骗的起源,有着不同说法,一说是从福建传来的,一说是有人从广东学习然后带回宾阳。从2008年开始,QQ诈骗开始在宾阳县城周边的村庄里展开,然后师傅带徒弟、徒弟又传徒弟,一传十、十传百,像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到更多村子。

一开始,这类QQ诈骗是通过木马盗QQ号,然后让QQ好友代为帮忙充电话费;2010年左右,逐渐进化为QQ视频诈骗,基本流程是:加QQ好友,视频聊天并截取视频,然后借口网络不好下线,接着盗取该QQ号,骗QQ上的好友,以视频确认身份,要求打款;2013年,视频诈骗升级为针对留学生家人的诈骗,借口要做手术、缴费等要求父母打款,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人民币不等。

2014年初开始,一种更为复杂的、专门针对公司财务人员的诈骗开始流行,犯罪嫌疑人先是以个人身份加入一些财务人员QQ群,观察、揣摩群里的各种身份,然后以“会计资格考试大纲文件”为诱饵在群里发送木马病毒,盗取财务人员使用的QQ号,并分析研判出财务人员领导的QQ号,接着再以一模一样的头像、昵称等资料添加财务为好友,在QQ聊天对话框中以领导身份要求财务人员转账到某个账户,不少人一时大意就转了。

在目前公开破获的这类“财务诈骗”案例中,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例发生在2014年8月5日,黑龙江绥化某企业一次被骗走1200万元。

2015年1月,宾阳吧网友在论坛贴出柳州市公安局向辖区内各企事业单位发出的警示函,针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财务人员重点开展防范电信诈骗案件,特别提到了这类诈骗,被调侃为“防火防盗防Q仔”。

“Q仔”,是宾阳当地人对那些做QQ诈骗的年轻人的统称,也有称“QQ弟”“QQ哥”。这其中,最出名的要数“廖寨哥”。

廖寨是距离宾阳县城4公里左右的一个自然村,是当地QQ诈骗的发源地,用肖山的话说,“廖寨的基本都可以做师傅了”。

《宾阳县志》记载,廖寨村除了种田,在1980年代还生产犁、耙、锹、锄、柴刀等铁器农具,现在的廖寨村,村里已经看不到铁具生产痕迹,在宾阳吧中被调侃为“宾阳QQ产业带头村”“宾阳第一富村”“发财致富卫星村”“QQ产业的领头龙”。

廖寨村就这样在宾阳县下辖的1800多个自然村中“脱颖而出”。2015年3月7日,南方周末记者在廖寨村看到,村里有不少3到5层的楼房,外墙上贴着浅黄色瓷砖和金色装饰,有些楼下停着汽车,其中就有捷豹这样的豪车。

石村则是另一个有名的地方——用出租车司机廖师傅的话说,廖寨村只是做得早而已,石村才是后起之秀,石村人胆子更大,赚得更多,村里的高楼、豪车更多。

石村距宾阳县城不远,生产鱼钩的历史有一百多年,《宾阳县志》记载,1983年村民人均收入就有726元,早在1985年,村里就盖起了10栋三层楼房。

石村在1960年代开始尝试鱼苗养殖,现在村子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鱼塘。进村道路左右两边都是楼房,中间也有低矮的老平房,其中有几户建成了别墅,用不锈钢围墙围起来,甚至还装了通常是办公场所才会见到的不锈钢电动门,村里的单车道水泥路面上,装了公路上那种黄黑色的减震带。

无论是石村还是廖寨,几乎每一辆陌生汽车的进入都会引来村民的注目礼。廖师傅进村前反复提醒,有人的地方绝对不能拍照,“否则我们的车就出不去了”。

没有人知道宾阳到底有多少人从事QQ诈骗。2013年6月,在宾阳QQ诈骗猖獗的时候,公安部应各地公安反馈的信息,在南宁成立了网警工作站,从各地抽调警员驻地办公,当时锁定了宾阳五十多个重点村。

2014年,据《南宁晚报》报道,从2009年算起至2014年10月,6年来,宾阳警方已经协助外地警方抓获嫌犯1050名,破案2200多起,协助追缴赃款1000多万元。

买车、盖楼、夜场消费,成为诈骗所得最主要的三个去向,也促成了宾阳县城消费的繁荣。宾阳没有汽车4S店,一群QQ诈骗的年轻人前年一起去南宁团购了20辆奥迪A6汽车,轰动了整个县城。

宾阳县政府网站公开的《宾阳县2013年社会消费品市场运行分析》指出,2013年,该县住宿业实现零售额1900.5万元,增长5.65%;餐饮业实现零售额11.2亿元,增长20.85%。

宾阳县的旅游资源并不多,但在去哪儿网站上,可供查询预订的宾阳县宾馆就有70家。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宾阳的宾馆主要为当地人消费,很多从周边乡镇来宾阳县城夜场消费的年轻人,喝了酒就直接到宾馆开房。

“不懂这些年轻人”

“像我们这种辛苦过来的人,看到他们那样花钱,很痛心,我们看了都很害怕。”造纸厂老板张进业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宾阳,张进业也算是有钱人。他原是新桥镇农民,1990年代,靠着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在农闲时候做竹编完成资金积累后,在新桥镇江边开了一间造纸厂。2013年宾阳淘汰落后产能、关停造纸厂的时候,他4亩多地的厂房里,一共有3条生产线、4台机器。

张进业回忆说,宾阳是在改革开放以后,1980年代正式开始发展起来的,从传统手工业传承到小五金、制革、造纸等技术,从私人小打小闹开始做,当时也算是走在全国前面,可惜一直没有做大。

从宾阳起家的最大企业,应该是永凯集团,它由宾阳县民政局干部赖可宾1993年下海创办,从投资、收购糖企起家,扩展多元化经营。“2007年中国富豪榜”上,赖可宾以10亿元财富荣登广西首富,排名中国富豪榜第654名。2013年,赖可宾在胡润百富榜上排名790位,财富25亿元。不过,永凯集团在2014年陷入了一场债务漩涡,受资金困扰,甚至拖欠蔗农蔗款。

宾阳另一个大企业是宾阳城建集团,一家成立于1996年的房地产公司,是宾阳最主要的开发商,迄今开发了近十多个项目。目前宾阳县城新房均价约为3500元,高出周边其他县城。

皮革、造纸,这两项原本让很多宾阳人骄傲的产业,却一直没有出现大型企业,并分别在2012、2013年被政府关停、淘汰,像宾阳的竹编、织锦等传统手工业一样,逐渐消失。

“你家做你的,我家做我的,都是开放、散养式发展,家庭小作坊,没有统一规划和管理,赚了钱想要扩大发展却没有地皮。”张进业的4亩地厂房,是靠着在河堤边因地制宜,一点点跟别人买地才得以扩大,但是在平均每人三分地、家家户户都造纸的情况下,再发展的空间几乎没有。

在本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宾阳人没有像温州人那样抱团出去发展。关停皮革、造纸企业,对宾阳民生的影响还是很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原本五大银行在新桥镇都设有网点,现在只剩下了一家;新桥镇原本每天能够卖1000碗粉的饭店,今天能够卖150碗粉,就算很不错了。

张进业感叹,以前家庭作坊式生产还是让一些人有些家底,再过几年,慢慢消耗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唉,所谓坐吃山空就是这样子了,没有后续转型企业,老一代个体老板、民营企业慢慢也会消失了,就跟宾阳传统手工业一样。”

“在广西,宾阳在每一个年代,思想都比其他地方先进一点。宾阳人如果不聪明,怎么在1980年代就是全国百强县了呢?现在为什么发展不了?”张进业说,他尤其不懂那些年轻人。张进业的纸厂开业的时候,请的工人多数是40岁以上,那些90后年轻人根本就不愿意干活。老工人退一个就少一个,补不上来。这也是让他放弃继续开工厂的原因之一。

这也是“电子商务”

宾阳曾有意发展电子商务,盘活那些即将消失的传统手工业、土特产。2015年初,宾阳县政府邀请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来宾阳考察,一位曾陪同参观的公务员事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来访的代表开玩笑说,(QQ诈骗)也是“电子商务”啊,宾阳还是很有基础的,如果能够加以引导,就能发展起来了。

做QQ诈骗不需要太高深技术。据《南宁晚报》报道,2014年9月1日,宾阳警方出动警力对摸排出的重点区域宾州镇北街涉嫌网络诈骗的窝点进行突击检查,共查处窝点4个,查扣作案电脑137台,银行卡、U盾以及无线接收器一批。

电脑、银行卡、上网卡、网线,就是他们的全部作案装备。宾阳QQ诈骗者,并不是什么技术高手,围绕QQ诈骗的产业链相当成熟,分工也十分明确:木马制造者——木马、信封交易平台(马商)——诈骗者——取款公司(人)。只要有引路人,诈骗者很快就知道如何将产业链各个环节打通。

“每天坐在家里玩电脑还可以赚钱,怎么会不做呢?看到这个人赚了还没被抓,或者抓了也不会怎么样,于是也想跟着做,犯罪成本太低了。”尽管自己现在的学生没有做QQ诈骗的,但宾阳县武陵乡中学卢老师不敢保证那些毕业了的学生是不是在做,因为它已经从宾阳周边的村子蔓延开了。

2014年6月,卢老师带的班级一共毕业了45名学生,其中8人选择继续读高中,17人去了中专技术院校,其他人都去广东打工了,这还不包括平均每个学期都要流失掉的四五个——这些学生往往在新年过后就跟着家里的堂兄堂姐去广东了。

2015年3月初,新学期开学,卢老师班上又有几个学生没有回来,打电话去问,果然已经跟着亲戚到了外地。“你知道吗?家长都觉得孩子读不读书都无所谓,那些搞QQ诈骗的,都不用中学毕业,赚的钱比大学生还多,这些都影响到了家长们的心态。”卢老师说。

卢老师有时候觉得很痛心。一些家庭父母都外出打工赚钱,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宾阳的学生从小学到初中几乎不花什么钱,只要一点伙食费,每个期末大部分人都可以拿到600多元的贫困补助,每天可以拿到3.5元的午饭补贴,已经很幸福了。可是很多学生根本不想学。

据网警肖山所知,宾阳籍年龄最小的QQ诈骗犯罪嫌疑人是13岁。这本应该是上初中的年龄,这个孩子却不愿意再上学,和兄弟一起做QQ诈骗。

即使只有13岁、社会经验很少,也并没有妨碍这个孩子诈骗得手。这些都得益于QQ诈骗已经有了现成的版本,具体怎么操作都有了攻略,与什么样的人聊天,内容都已经准备好,只要复制粘贴就行。

“打怪游戏”

从2012年开始,宾阳县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把打击QQ诈骗作为重点工作列入其中。但QQ诈骗却变得越来越猖獗。

公安对诈骗者的抓捕行动,就像是一场场打怪升级的游戏,每次被打击、抓捕之后,诈骗者会反思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在几进宫的过程中,不断“技能升级”,然后找到他们认为最安全的方式,反侦查意识越来也强。

网警赵罗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QQ诈骗案件的真实破案率,其实不到1%。从这个比例反推,破案417起,立案至少5万起,通常诈骗金额2000元以上才会立案,一年发生的QQ诈骗案件大概有8万到10万起。

相对于传统诈骗,抓捕这类“非接触式”诈骗者的难度要高很多,办案成本也要高很多。公安机关唯一能够实施侦查的,只有网安部门,“即使我们全年不停出差,也没法应付这么多的案件量。”赵罗说。

而且,QQ诈骗已经升级,他们已经在找专业取款公司负责转款,不仅在银行,还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进行。在追踪资金过程中,肖山发现,一家取款公司是在用菲律宾的IP登陆,这意味着,新的QQ诈骗案中,洗钱取款有向海外转移的可能。这类案件侦破将更加麻烦。

赵罗说,“每次去宾阳要抽调至少两个人去当地,租车、协调当地各种警力一起才行,有时候办案成本比诈骗金额还要高!”

QQ诈骗用的黑卡(银行卡)是在淘宝上买的,牵网线的身份证也是假的,3G上网卡都是外地买来的,甚至在宾阳本地有一个看不见的灰色交易市场,3G网卡互租,二手电脑流转,方便大家交流资源作案。

即使锁定了IP,进村也找不到人。首先村口就有人放哨,发现情况异常会通风报信;其次,登记的人和实际作案的人根本不是一个人;实际上,在2014年组织的三次大型抓捕行动中,公安进村被围攻了两次,即使抓住了人,还是被村民上来把人抢走。

赵罗说,除非有扎实证据,这类人即使是抓了,也很难起诉,有时候人在火车上还没回到案发地呢,取保候审的律师电话就来了。“抓人只是时间和决心的问题,问题是,动用了很多资源,最后处理不了,放回去之后,他下次又知道改进了。”

网络线索,很容易走死了。只好从资金链突破。在各地公安实际办案过程中,能够抓到的只是取款人,诈骗者反而是安全的。“你去宾阳县城柜员机附近观察,只要是戴着鸭舌帽、头盔、面纱来取款的,肯定就是‘车手’!”“车手”是对取款人的叫法,他们负责诈骗取现,风险最大,通常会分到诈骗款10%-30%不等。

(应被访者要求,肖山、赵罗、张进业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个县的QQ诈骗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