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的食物

旅行和逃荒,该算是同一宗的师兄妹。出门的原因,统统都是原来呆的地方让人太不痛快,非得出来走走不可。还有一条理由,但凡在路上,不管逃荒者还是旅人,都十分能凑合,特别是对吃。逃荒者一路吃草根啃皮带,旅行者百年前吞咽老娘做的馍馍,百年后泡着二十年不变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朝目的地高歌猛进。

萝卜网

(注: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从来都是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我父亲坐过上百次火车,每逢他上车前,一定会拎两桶这个牌子这个口味的方便面。它就仿佛是所有坐火车旅行的人那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当那股熟悉的味道飘散出来,旅人们的灵魂迅速得到安置,他们终于在陌生的环境中,找到了最安全的味道。而在所有落后国家旅游区的小卖部,哪怕是最最简陋的棚子中,你都可以毫无困难地买到雀巢巧克力,可口可乐。跟方便面一样,属于外国旅行者们踏遍全球都需要的安全食品。以上这些食物,跟美味毫无关系,它所传递出的信号,无疑是旅人最低要求的奢望,它希望自己跟原来的世界还有一丝联系,并没有完全像跳水一样,淹没进陌生的水土。

《寻路中国》的作者何伟,当他开着一辆普桑沿长城自驾时,后备箱里塞满了他所熟悉的垃圾食品,奥利奥饼干,红牛,跟好吃没有一点关系,只为果腹而已。如果你愿意翻开所有旅人的游记,就会发现,他们并非如你想象中,在异国吃香喝辣尝遍各大美食。这些都是正宗观光客的行为,他们的行程最多只有三四天或者一礼拜,塞满一肚子或惊艳或惊悚的食物,马上就能回国调养。对于长期走在路上的旅人,他们向来对食物要求不高,或许一个星期来,吃的都是面包和水罢了。

两年前在埃及,当我每天像摸彩一样寻找当地食物中较可口的种类时,碰到了另外一个中国女人。她比我年长一点,当我问起她每天吃什么时,她毫不犹豫地分享自己的经验,说自己带了一个电热杯,每天在当地菜场买点青菜西红柿,再加个鸡蛋,撒把面条,就是一餐。我完全震惊,更震惊的是,这样干的人还不少。还有一个小女生,满身尘土从印度坐车到尼泊尔,等她洗完澡重生后,说决定出门吃顿大餐。结果她的大餐,不过是上日本餐厅吃了一客人民币不到三十块的鸡肉饭而已。更有人凭着旅馆早餐自助,省下一日三餐。

你或许搞不懂,旅行难道不是为了获得更好的人生体验?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在这些旅行者看来,出门旅行,是给自己一个做粗人的机会,是如斯蒂文森所说:从文明的羽绒床上走下来,以寻见脚下这个由花岗岩构成的,布满刺人砾石的地球。

那些最简陋的食物,每一次都在提醒他们,自己曾经多么索求无度挑肥拣瘦。而当你结束一次艰苦的旅行,回到原来那个最安逸的环境,才会发现原来生活没那么糟糕,甚至有些过度舒适了。(文/毛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旅人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