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海拾贝 文摘 新360行—美国大使馆门口外的存包“江湖”

新360行—美国大使馆门口外的存包“江湖”

开篇语

新三百六十行,讲述你不知道的职业故事。

职业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社会标签之一,在社会变迁中,一些职业没落、消失,一些则得到重生,有的昙花一现,有的逐步稳定。

新浪新闻正在寻找那些重生或新生的职业,讲述这些职业背后的人物故事,告诉你一段你不熟悉的经历。

门口突然来了5个破坏规则的人

这是一个因为“不方便”而存在的生意。

截至2015年5月,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天择路的美国大使馆非移民签证处门口,约有二十五个提供存包服务的“从业人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二十五个人也是个江湖,特别是在5、6个“新人”加入之后。

美国大使馆签证中心入口处

“操,你他妈有病?”使馆区外,几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小伙子,隔着栏杆冲着约100米长的队伍骂道。

阳光很足,他们眯着眼睛,像是盯着猎物的狮子,紧紧地盯着这条为了办理签证而排起的长龙。

被骂的是个年轻人,在队伍中,他低着脑袋,拎着透明的文件袋,忍受着2米外的辱骂。

1分钟前,他刚刚破坏了一桩存包的生意。

当其中的一个东北小伙,希望他能帮忙传递一个大姐的U盘时,他无动于衷。

“这就是个傻X!”长队重新开始移动后,和他一伙的一人仍在骂骂咧咧。

骚动引起了在附近做生意的小王的注意。在100米外的转角处,他微微探出了身子。“对,就是他们,一共有5个人,是今年春节以后才来的。” 小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他多少有点儿怕他们。

2015年2月末,一伙年轻人来到了美国大使馆外,加入了存包生意。

他们迅速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并改变了生意的规则。

“以前干存包的,都是在使馆对面的马路上等,现在他们已经直接到排队的底下找活干了。”

目前大使馆的存包生意,主要分为两个区域。分别位于天泽路的东、西两侧。

在之前,从事存包生意的人,往往聚集在东侧,即签证处的对面。

他们很少主动与人搭讪。多半站在各自的汽车前,等着没有通过安检的申请人,背着包从马路对面走来。

但这伙人改变了规则。相比于之前的“老人”,他们更喜欢主动出击,甚至直接走到了天泽路的东侧,紧紧地靠着排队的人群。

为了避免有人插队,美国大使馆外竖立了一段半米高,近50米长的绿色围栏。

加上另一侧使馆外墙的铁丝网,使得长队几乎进入了一个,由围栏与铁丝网组成的,1米宽的狭长通道。

新来的小伙子们则干脆攀扶在上面,注视着每一位申请者。

“喂,U盘带不进去。”,“嘿,电子表不行。”他们成为了安检前的第一道把关者。

围栏内的长队和外面的存包生意人

因为新规定诞生的生意

美国大使馆门前的存包人年龄在25—50岁不等。大部分来自河南、山东、和东北。

工作十分简单。当办理签证的人,因为携带了不合规格的私人用品,被安检拒绝后,他们可以提供几个小时的存放、保管服务。

出于安保和场馆改造的考虑,从2011年6月13日起,美国驻华大使馆签证处便禁止申请人携带手机和手包进入。

唯一能携带的,是小型手包和一个装有相关申请文件的塑料袋。

在美国驻华使团官方的网站上曾清晰地注明:“进馆办理签证的市民不能携带,电池供电的设备或电子设备、大号肩包、女士包、旅行包、双肩背包、公文包、手提箱……”

新规无疑为签证办理者带来了不便。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怀抱包裹,不知所措,是在使馆外最常见到的场景。

对此,签证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曾通过媒体建议:“使馆内没有足够的场地和人力支持,因此不会设立存包点。办理签证的人员,可将其他物品放在车内或自行安排。”

“自行安排”让一些嗅觉敏锐的人嗅到了商机。

在新规实行不久后,便有八九个人,开始在使馆外接起了生意。

他们多半拥有自己的小轿车。在闭馆前,后备箱盖始终保持掀起,招呼大家将背包存放在里面。费用大致为20元1位。一个月的收入在5000元上下。

据周围的商贩介绍,这种情况约持续了4年。

一位姓梁的大妈曾经是这里名人。2011年起,她用儿子给她买的Mini Cooper做起了存包生意,并接受过媒体的采访,直到去年被儿子接到美国去生活。

截至到目前,梁大妈也是存包生意的队伍中,唯一一个离开的。

“这生意好做,没有一个走的。但当时秩序还是挺好的,现在有些变味了。”犹豫了一番后,小王说道。

他反复强调不要曝光自己的身份。在距离他100米的地方,排队办理签证的长龙正在缓慢地移动。

“这里几乎每天都会打架。”在小王的眼里,如今的大使馆外充斥着了暴力和欺骗。

如今的生意并不好做

“这可能也因为,最近的买卖的确不如以前好做。”谈到因此引发的问题时,小王说到。

事实上,在新规定实施的4年后,大多数赶来办理签证的人,已很少再携带背包。

昔日堆满背包的小轿车,如今已被改造为微型的照相或打印室。

电脑通常被摆放在驾驶室里,打印机、背景布置于后座。

只要申请人的照片或表格不符合规格,便可以直接在里面找到解决方案。据一位车主表示,他甚至可以在里面传授一些与面试官交谈的技巧。“保证好使。”

但与之前的存包的生意相比,打印、拍照的需求明显降低了不少。在一天的大多数时间里,这位车主只能坐在里面听歌。

据小王猜测,正是因为存包的顾客变少,才促使了这伙新人,走到了马路对面。

“现在他们最主要的生意,就是看对方有没有带U盘、电子表。另外守着出口,第一时间截获不合格的人”小王说道。

出口就设在队伍尾端的铁丝网一侧,是一扇单向旋转的栅栏门。所有签证的申请者,都会在历经2小时的程序后,从这里走出。

于是除了50米长的队伍大军外,队尾的出口处也成为了“风水宝地”。

它同样被这伙人控制。只要看到脸色不好,脚步急切的申请人,他们便会在对方走出旋转门前,进行一番询问。

如果是因为手续问题被拒签,他们会将对方领到马路对面的小汽车里。如果是因为携带了U盘等违禁品,则会直接指挥对方留在旋转门内。

“大姐,你别出来。把U盘给我就行。”跟着铁丝网和长队,一位小伙子对申请人喊到。

“大姐”40来岁,此时正焦急地徘徊在铁丝网内,一脸茫然地向外张望。为了以防万一,她带了存放资料的U盘。却在安检时被拒。

她的确也不想出来。虽然自己的汽车就停在不远处。但走出眼前的旋转门,便意味着在她存放好U盘后,还要重新排起那段50米长的队伍。

“大姐,你相信我,把U盘给我,拿着这个。”小伙子扬着手里的手牌,急切地说道。

那是一个由螺旋状胶绳穿起的手牌。在1元硬币大小的粉色手牌上,上方标记着阿拉伯数字,下方则是一串手机号码。

“你出来以后,就打给我电话。我就把东西给你。”小伙子喊道。

大姐似乎心动了。但交易并不容易。在他们之间,除了铁丝网外,还隔着长长的队伍。

“大哥帮帮忙。”小伙子又一次向排队者请求。

这次他运气不错。一位大叔,右手从栏杆上接过了手牌,左手穿过铁丝网,拿到了大姐的U盘,并分别递给了双方。

签证处平面示意图

一个月约7000左右的收入

“这次算好的,一般就是在这时会出事。”在望见交易达成后,小王收回了身子。

在他的印象里,申请人往往会在铁丝网内,同时接到两三个手牌。“有时,别人已经谈好了,他们会插进来。有时,别人也会抢他们的。”

每到这时,被遗落的几位,便往往怒不可遏。“如果是抢了那伙人,他们就会集体围过来。”

据小王介绍,除了这五个人外,其余的基本都是“单兵作战。”

在使馆外,这伙人彼此相识。甚至都带着白色遮阳帽,统一把双肩背包,反背在胸前。

由于没有大型包裹寄存。这些背包便取代了小轿车,成为了新的存放处。

他们10米一岗,几乎占领着整条围栏及出口。

“但这还不算什么。”小王表示,即便之前一切顺利,在取货时,也经常会出现纠纷。“原来还好,这些人来后,会乱收费。”

“比如你存了U盘和手机两样,以为是30块钱,但出来他向你要100。原来是1件东西,1小时30,你存了3个小时,最少要100。”

“还有就是拍照,一张是50,但他一打印就是两张,管你要100。”

不过类似的纷争,往往也不会引来太大的事故。“上面都有摄像头,他们也不敢怎么样,而且他们也分人,看起来‘太横的’他们也不惹。”小王说到。

在他的印象里,类似的冲突,平均一天会有一起。“有时一天好几起,反正派出所老来。”

小王认识其中的每一个人。据他介绍,凭借着垄断资源和乱收费,他们每个人一月能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但有时“运气好”一天就能有近千元入账。

“七八百的也有,我听说最多的,有一天挣两千的。”小王补充道。

不过在他的回忆里,过去的四年里,只发生过一起顾客丢手机的事情。“也很快就赔了。那次没有打架。”

在使馆外,没有一位存包生意者,愿意谈及自己的“买卖”及收入,甚至听见问询便转身走开。

一位在此卖水的大妈表示,“他们也知道干这个不光彩。怕被曝光。”

大使馆外竖立的围栏已有多年历史

使馆门口外的“江湖”仍在继续

对于如今这种现状,在这里多年的小王有些不能理解。

“你说,这是使馆区,多重要的地方,怎么就没人管这些做存包生意的人呢?”

事实上,短短的3个小时内,便有3对巡警列队走过。大多为9—11个人一队,腰间都别着手枪套。

巡逻的吉普车也不时地穿梭。为了保证视野,吉普车的后半部没有顶棚,荷枪实弹的武警,端坐在后面,随时可以一跃而下。

“还有好多便衣呢?”小王说,在过去的4年里,他曾见过试图闯进使馆内的光着屁股的“老黑”,和一些举牌示威者。

不久前这里进行过一次整治。“那是城管和派出所的联合执法,但也不是针对存包的,是在抓门口那些分发留学、打折机票小广告的。”

小王说,那天曾有1名东北小伙被抓走。“原本是6个人。被抓走的那个本来没事,但发小广告的一跑,他也跟着跑了,就被抓走了。”

直到今天,那个小伙子还没有被放出来。“抓小广告的拘了5天就出来了,但他没有。”

下午4点30分,使馆外的长队,已越来越短。存包的生意也接近尾声。

小王又一次走出了墙角,眺望着一个一个从旋转门走出的申请者。

他听说里面也不是一个十分人性化的地方。“那里只有一个厕所,还是在需要通过安检之后,才能使用。”

2年前,有人告诉他,一位尿频的老太太,曾希望能越过安检,先去上个厕所。结果在被拒绝后,尿了裤子。

“怎么说呢?”小王叹了口气。他有时候觉得,那些出国的人也挺惨的。“穿得那么漂亮,却也要被呼来喝去,和‘小流氓’砍价。”

来源:http://news.sina.com.cn/c/zg/jpm/2015-05-23/17401067.html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ohaishibei.com/post/9904/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Telegram
返回顶部